教協理事方景樂參選港區人大選舉

教協理事方景樂參選港區人大選舉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

新聞稿 2012年12月4日

我的參選宣言

本人方景樂現職中學教師,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決定參選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民代表選舉(下稱「港區人大選舉」)。

「港區人大選舉」是一次封建的選舉,從選舉會議組成的小圈子結構及強制全票投選的形式,充分反映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所謂「民主」本質。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絕大多數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國公民被剝奪參與港區人大選舉的權利,因此,這次選舉只不過是事先已預設結局的一場競逐遊戲。本人卻身為選舉會議內一千六百多位成員之一,擁有七百萬香港人都被剝奪了的提名權、參選權和選舉權等等權利,內心是羞愧而矛盾的。

嚮往民主和追求自由的人本應唾棄的虛偽造作的假選舉,以及不屑行使選舉特權。然而,身處香港的選舉會議成員卻有著免受制約的點點自由,這正是中國大地上其他地區人民大代表大會獨立參選人所難以享有:透過參選向公眾發表政見的空間。經過反覆思量,本人決定善用這一點自由,本著教育工作者的良知、知識分子的承擔,表達對國家民主自由發展的真摰期盼。

本人並不奢望在中國共產黨專政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可以產生任何根本的改變。但是,當看見內地獨立人士,要參選地方人大選舉、要宣揚其政見政綱時,竟遭受當局威逼打壓甚至武力拘禁,相比起身處資訊仍然開放、新聞仍算自主、集會結社仍有自由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該責無旁貸,為內地受壓迫的人民發聲,更必須具體清晰地填補人大選舉在中國政治民主化政綱上的空白。為此,本人決定參選港區人大選舉。

在小圈子、同質化、封閉式提名和全票捆綁投選形式,以及統戰幹部重重監控下,本人當然知道根本沒有可能當選;但是,本人希望藉著參選宣言和政綱內容,讓香港人以至全國人民同樣聽到內地人民代表大會獨立參選人被打壓的渴求聲音。令人痛心和遺憾的是:這可能是中國大地上唯一享有自由的人民代表大會參選人的微弱呼聲。

本人的參選政綱簡明扼要,旨在明確宣示訊息,立此存照:
(一) 平反八九民運,彰顯國家良心
(二) 實現公平正義,推進司法獨立
(三) 推動政治改革,擴展各級人大直選

 詳細政綱如下:

一、 平反八九民運,彰顯國家良心

廿三年前,我只是個就讀中二的小伙子,記得六四那天,老師們全都上不了課,都在失聲哀哭!廿三年來,鮮紅的畫面凝成思念,槍聲化成不可磨滅的記憶。有太多的人要求調查真相,要我抹去這些思念記憶,可是,這段歷史尚未結束,也未終結。

自八九後,國家集中發展經濟以面對社會對民主的需求,可是,單單經濟成果無法叫人得以中國人自豪,一個偉大的國家應當有勇氣面對自己做錯的事,撫平這道歷史傷痕,才能實現真正的和諧社會。

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不需要鎮壓,不是靠公安武警、網絡警察、控制輿論、拘捕軟禁、監獄酷刑、文字獄。當中國選擇了自由世界的經濟,便意味著要切實執行政治改革,必須與世界文明同步,接納人類的普世價值,再也不能以中國的主權壓制人權。

八九民運已是廿三年了,香港人沒有忘記,相反,年年六四晚上,我看到越來越多年青人參與,爭取平反六四一直是香港人的堅持,也會傳承下去。我參選人大,有責任向國家要求從速平反六四,還死難同胞的清名,正視當年學生要求民主的訴求;向痛失兒女的天安門母親賠償道歉;回應廣大香港市民年復年良心的呼喊;實現公平正義仁愛的國家!

二、 實現公平正義,推進司法獨立

中國憲法第五條寫明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國家」,而要落實依法治國,必須建設一個健全和獨立的司法制度,使司法真正成為社會正義的底線,要給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民找到說理的地方。

我國憲法規定了法院獨立審判,獨立審判應始於法官必須忠於法律和良心,獨立審判。然而,希望司法獨立得到落實,實有賴各種的法治制度建設,例如對法官選任、彈劾、薪酬、留任制度、公開審判、上訴制度及專業註冊制度及培訓制度等。

令人可惜的是,從實際執行的情況來看,中國要落實依法治國,實踐司法獨立,實在長路遙遙,例如,中國的法官的選任及薪酬是來自同級的政府,而且還有各級負責協調公檢法的政法委員會,上述兩者都大大剝削了司法獨立性,導致人民之間的矛盾,人民和政府之間的衝突也無法正當地解決,致使社會不公,道德價值也失去了最後底線,國家整體認受性也因而下降。

推進司法獨立的進程遠遠落後於社會需要,我希望國家能重視及加快司法建設,並撤銷「政法委員會」,消除現時公安體制人員透過政法委干預司法檢察,亦消除「黨大法大」的爭議,實現法治與公義。

三、 推動政治改革,擴展各級人大直選

中國憲法第二條寫明,「權力屬於人民」,更明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可惜現時連城市的區及縣、鄉鎮級的人大代表,名義上是選舉產生,大部份實際上遠遠未是真正普選產生,在自由提名、競選宣傳、政策辯論、嚴謹投票等等各個環節,都諸多限制。至於國家級、省、市級的人大更只由下一級層層間接選舉產生,民主程度非常低,未能如實反映民意,人民監督的力量極低,更遑論行使影響國策的權力,因而未能實踐憲法精神。

事實上,經過超過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不少城市不論在人均收入、教育程度、資訊流通的速度等等,已及發達地區的水平,因此,實在有充份的條件,落實公民都可以用選票挑選人大代表,甚至是政府首長的權利。各級政府和議員透過定期、直接、自由、公開、公正的投票選舉,由人民授權產生,是構成人民共和國的必要過程,任何一個國家都不例外。我希望,國家應該果斷地推進政治改革,就從落實省、市人大直選開始,進而推展至全國人大代表直接選舉,有序地層層落實直選,以確保人民有真正的選擇,真正行使監督政府的權力。

在香港,不論經濟、公民社會、民主的發展程度、法治制度早已屬全國首屈一指,既然國家政治改革刻不容緩,更應在香港實行人大直選,一人一票選出港區人大,垂範全國,踏出實踐中國「權力屬於人民」的第一步!

【方景樂簡歷】
中學教師,教齡十二年,任教通識科,2010年加入教協成為理事,公職包括,考評局通識科科目委員會委員,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委員,津貼學校公積金管理委員會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