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警方在10/6/2012「追究李旺陽死亡真相」遊行過程中打壓公民權利,以及在中聯辦外的「戒嚴式警隊佈防」

新聞稿 2012年6月13日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稱「本會」)響應「民間人權陣線」呼籲,於10/6/2012(日)參與「追究李旺陽死亡真相」遊行,由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步行至西環中聯辦大樓。本會多名理事和監事參與遊行,目睹和親歷警方處理過程,深感茲事體大,特此發表聲明,譴責警方的拙劣處理手法。

(一)阻撓港人遊行集會自由,造成警民不必要的矛盾,威脅遊行人士的安全

當日下午遊行隊伍起行時,明顯出席人數十分眾多,超乎主辦單位預計之外。為此,負責人早已在隊伍進入皇后大道西而未到達西邊街時,明確向警方分析情況,並要求警方開放中聯辦大樓對開干諾道西一段,好讓遊行人士不用堵塞在整條西邊街斜路上,迅速行進而避免嚴重影響交通。可是警方高層執意孤行,未有適時調度,始終不允許主辦單位所請,令大堆人群滯礙不前,耗時甚久,引起群眾鼓噪情緒。幾經交涉未果,遊行人士逼不得已在每段擁擠不堪的路口向警方申訴和施壓,要求開路疏導人流。可是警方一直未有採取適當應變措施,一拖再拖才逐步開放西邊街及干諾道西,結果遊行人士在皇后大道西西營盤段、西邊街、電車路及干諾道西,於五時至七時這個時段期間,斷斷續續的遭阻滯而停留超過一小時。

從保安專業的嚴格要求來說,警方若果能夠審時度勢,採取有效處理辦法,一早同意主辦單位的合理要求,作出適當部署,一眾遊行人士便可暢順而快捷到達中聯辦表達訴求,之後便和平離去,對交通的影響肯定大大減低。可是,當天的事實至少顯示,警方竟然未能發揮其有效的應變能力,以確保合法遊行人士的人身安全,置成千上萬人於危險處境。警方只是不斷以消極手法窒礙和堵塞和平遊行隊伍暢順行進,令遊行人士滯留在擠逼的街道上,增加他們安全的風險,實屬失職、低效能和毫不專業的表現。

(二)警方必須尊重市民遊行集會權利,停止中聯辦大門外「戒嚴式佈防」

更嚴重的是,在遊行人士行進的過程中,警方三番四次重重設限,牽動以至挑撥起遊行人士的不安和不滿情緒,客觀上是煽起警民衝突。而且,警方在西環中聯辦大樓外的「戒嚴式佈防」手法更使人十分擔心。中聯辦屢屢公然違反《基本法》,干擾(國防和外交以外的)香港內務,實在不得不令人質疑警隊是否已受到政治壓力,被逼製造警民矛盾,主動釀成激烈的群眾衝擊場面,因而達致抹黑和平遊行和集會活動的企圖。無論警方的表現是否在專業上舉棋不定和進退失據,還是逼不得已執行非專業的政治考慮措施,我們強烈要求警方必須正視這個問題,發揮其專業保安能力,致力維護港人合法的和平遊行和集會權利。

眾所周知,西環中聯辦是內地政府的代表機關,其象徵意義明顯。長久以來,本港的遊行或集會人士都會前往中聯辦大樓進行向內地政府表達訴求,請願和抗議的不同形式活動。香港警方完全有責任與以配合,在人手調動、場地設計、人流路線以及群眾聚集的安排上深思熟慮,務求和平遊行和集會能夠安全進行。過去在西環中聯辦大樓前發生的警民衝突不少,可惜警方未有汲取經驗和教訓,一直以來只是以設卡佈關的阻擋手法,收緊,限制以至壓制遊行和集會人士的合法活動,只不過是揚湯止沸的消極態度,未有從實效而長遠角度考慮,以釜底抽薪的積極方法解決問題。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中聯辦大樓前面佔地甚廣的擴建花槽,直接收窄了活動空間,令人有理由懷疑這是當局有意製造客觀上的局限條件和封閉環境,為難遊行和集會人士,陷他們於不便以至不義,直接轉化為警民對峙,以至衝突的潛在誘因,處理不當便後果堪虞。

不必諱言,西環中聯辦大樓地位特殊,香港警方必須以特事特辦的務實態度,認真思考,好好處理有關在大樓外遊行和集會的種種安排,讓這些活動在法治和保障人權的原則下,可以和平而安全的暢順完成。 撤除中聯辦大樓外鐵馬陣和「戒嚴式警隊佈防」,以及拆除大花槽,是尊重市民合法遊行和集會權利的正確做法,警方責無旁貸。

(三)市民關注「李旺陽死亡事件」是愛國愛港的表現,是真正的一課「國民及公民教育」

本會發表嚴正聲明,譴責警方在處理10/6/2012遊行一事的失策和不當,並指出警方必須停止在中聯辦大樓外限制市民遊行和集會的權利。此外,本會必須再次肯定10/6/2012的遊行是一次香港人愛國愛港的行動表現,更是活生生的一節「國民及公民教育」課。在短短三日內,香港由無人認識李旺陽,至超過二萬人上街為其討回公道,可見香港人對於有同胞備受非人道的對待,對於中國政府的法治、人權和基本的道德水平表達了高度關注,也反映出香港人對普世價值與和道德良心的堅持與執著,並且運用公民在法律中享有的政治參與權利,發揮每個人的影響力,有理有節,向國家政權發出自主的聲音,充份展示了香港人的港人身份、國民身份及世界公民身份的「多元身份認同」,積極促進國家的改革、進步和長治久安。 香港警方的責任是協助成就這美事義舉,而非壓制阻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