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背政綱 欺騙市民 六成半老師不滿梁振英教育施政

新聞稿 2013年7月4日

背景

行政長官梁振英上任剛滿一周年,他在競選期間向市民提出包含六大綱領的競選政綱,最近也發表了上任一周年的施政匯報,總結其政府的施政進度。梁振英聲稱過去一年已取得多項政績,並強調「我們不會自滿,亦不應該自滿」云云。

為了知悉教育界對梁振英政府的施政意見,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在過去一星期,透過語音電話訪問本會學校會員,徵詢會員對特首梁振英就教育、政制和整體施政的評分意見。我們成功透過電話語音訪問了1,032位會員,他們分別任教於專上院校、中學、小學、幼稚園和特殊學校 (五大教育範疇)。我們向會員提出5條問題,每條均讓會員按他們的意見評分 (調查問卷請見附件一)。

調查結果

結果顯示,對梁振英在教育的施政表示非常不滿意及不滿意的老師高達63%,滿意和非常滿意的只有9%;當中以中學老師的不滿意程度最高,為65%,即約每3位中學老師便有2位非常不滿意及不滿意梁振英的教育施政。

老師對梁振英履行教育政綱的表現也非常不滿,同意他有履行選舉時的教育政綱只佔17%,但非常不同意及不同意梁振英有履行教育政綱的高達62%;當中以幼稚園老師的不同意程度最高,達72%,顯示幼稚園老師最認為梁振英沒有履行他對教育的競選承諾,這該與梁振英拖延推行15年免費教育和沒有改善幼師薪酬有著明顯的關係。

另外,有接近4成教師認為梁振英的教育施政,比前任特首曾蔭權更差,認為更好的只有14%;當中我們留意到,專上院校教師認為梁振英的教育施政比前任更差的達43%,顯示專上院校老師對梁振英的教育施政比以前更不滿。

至於梁振英在政制方面的施政,非常滿意及滿意的老師只有12%,但非常不滿意及不滿意的老師高達66%;五大教育範疇的老師評分相若,而以幼稚園老師的非常不滿意率最高。

另外,對梁振英過去一年的整體施政表現,非常滿意及滿意的老師也同樣只有12%,非常不滿意及不滿意的老師高達65%,這與老師對梁振英的教育和政制施政不滿意程度相若 (調查方法及結果請見附件二)。

教協會分析

教協會認為,老師的意見清楚表達教育界對梁振英作為特首,上任一年後,無論在教育、政制以至整體的施政均感到不滿意。教協會指出,梁振英出任特首,在首年任期理應滿有宏圖壯志,百廢待舉,處處樹立政績,從而取得市民較高的評價,就像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和前任特曾蔭權一樣,上任初期的民情指數評分,包括政評數值、社評數值和民情指數均很高,隨後才慢慢回落 (附件三)。可是,梁振英新政府上場,各項評分不升反跌,而且持續下滑,接近2003年民憤最大的水平,顯示梁振英不但沒有改善前任政府的不善施政,而且違背競選承諾,欺騙市民,又剛愎自用,政策閉門造車,不為市民所接受,並且與民意相違背。

教協會就梁振英的教育選舉政綱與最近發表的施政匯報進行了深入的比較和研究 (附件四)。在教育政策方面,梁振英削減教育開支,對教育界和市民的共識,例如推行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和增加大學資助學額等均拖拉苟且,沒有回應教育界共識,反而提出不是教育界渴求的建議,例如4.8億元的尖子計劃,在沒有履行競選時的教育政綱之餘,更讓教育界和家長,由希望走向失望,甚至要求他下台。

首先,關於教育開支,發現梁振英的教育開支是回歸以來最大的一次削幅,由去年修訂預算的712億,下降至2013年度的645億,當中削幅最大的是教育局,由507億減至448億,削幅超過一成。教育界已經資源不足,在在需要人力和軟硬件的配合,才能提供優質教育,可是,梁振英政府新上場便削減教育開支,受害的除了是學校、老師,還有家長和學童。

另外,梁振英的語言「偽」術,更是爐火純青,政綱提及在中學利用小班,但原來梁振英政府只推行所謂保學校、保教師和保實力的「三保」減派方案,錯過了在適齡學童人口下降,即最佳推行小班教學的黃金機會在中學推行小班,影響教育質素,而縮班殺校勢必造成中學嚴重的動盪。加上,新高中通識科和提升英語的津貼,下年將會取消,中學將會縮減近千名支援人手。並且,梁振英政府也沒有尊重敎師,既不減教師課節,也不改善教師編制,更令年輕新教師無法入職,導致教育界青黃不接,斷層即將出現。教協會擔心,年青人入職無望,今後將難以吸引年青人投身教育工作及報讀師訓課程,香港中學教育將會面對嚴重的災難。

梁振英在融合教育更製造假象,在新學年開始推行的「學習支援津貼」,美其名上限由100萬元增至150萬元,表面上增幅高達50%,但實際受惠學校極少,僅得4%,大部分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根本無從得益;對少數族裔學童也是小恩小惠,教育局只改變撥款模式,但少數族裔最迫切需要的是設置「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和評核標準,但政府多年來毫無進展。

在15年免費教育的問題上,梁振英政府更是政策反覆。《施政報告》曾倒退至只研究「可行性」,在壓力下才宣布研究怎樣「切實可行地做」,由他政綱寫明盡快落實,變為5年內都未必成事。另外,幼教界兩大迫切問題,全日制加權津貼及幼師薪酬津貼,梁振英在過去一年接近隻字不提,對全日制幼稚園面臨的困境更是視若無睹。

高等教育方面,梁振英政綱全部落空,僅有的增加銜接學額及調低大專生資助計劃的「風險利率」,其實是延續上任政府已公布的政策。今年初,中央政策組收回研究資助局對「公共政策研究計劃」的審批權,震動整個高等教育界,因這不但嚴重干預學術自由,更可能令公共政策研究淪為政治的附庸,意味著未來各項公共政策,包括教育施政將會更加脫離民意。

梁振英白紙黑字的教育承諾,全數落空,當中也反映了他其實沒有駕馭官僚的能力,以致執行部門可將他的教育政綱,視如無物;同樣,他也難獲市民認同和信任,對特區政府已經難以有效管治。可以預視的是,梁振英政府已經大失民心,將來每項施政只會更加如履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