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特殊教育需要的聽障學生推行融合教育的困難的相關事宜」意見書

意見書  2013 年 6 月 18 日

在當局推動的融合教育政策之下,經年以來,從數量方面來說,聽障學生融入主流學校就讀的名額數字是明顯增長的,到如今在香港只有唯一的一所聽障學校收納約 80 位學生,其他絕大部分逾千名不同程度的聽障學生已在主流的中小學繼續學業。然而,這些此消彼長的的數字並不足以反映融合政策下聽障學生的學習成效,因為融合教育的成功關鍵在於殘疾學生能否得到適切的支援和輔導,有效地在主流學習環境成長和學習。為此,確保聽障學生在融合政策下獲得有質量的支援和輔導服務至關重要,本會聽取和收集了有關家長、老師和學生的意見,歸納如下:

  1. 聽器材購買和維修問題

    功能良好的助聽器材對於聽障學生來說,是輔助他們有效溝通和學習的必需品,保持器材性能和適時維修是十分重要,否則只是形同虛設的裝備:

    1.1 在處理助聽器材購買和維修事宜上,可惜服務制度趨於僵化和欠缺彈性,家長感到不方便,甚至得物無所用。舉例而言:如果家長認為當局免費派發的助聽機性能不佳和未能經久耐用,當局卻不容許家長自行補貼款額而購置性能較佳和質素較好的助聽器;

    1.2 耳蝸內植手術的聽障學生所用的外置語言處理器更換或維修費十分昂貴,非一般家長可以承擔,當局卻並沒有相應的資助。 據了解此事已由立法會於日前以申訴個案形式討論過,本會希望當局認真跟進和處理。

  2. 支援輔導服務

    為了支援在主流學校就讀的聽障學生,教育局資助本港現存唯一的一所聽障學校負責「聽障學生增強支援服務」(明確來說,小學由「路德會啟聾學校」負責; 中學由「路德會啟聾學校」和 「真鐸學校」負責),然而有關資源調配和運作方式仍有不少必須改善的空間。具體問題列舉如下:

    2.1 聽障學校在港九不同地區設有 5 所支援輔導服務中心,教育局每年度只資助港幣 6 萬元作為全年包括租金的營運費用,資源實在嚴重不足;

    2.2 教育局按聽障學生人數編配給該聽障學校一定比例的輔導老師,負責中英數輔導和言語治療服務,可是中小學課程已是專科專教的安排,中學專科繁多,專科老師的需求更大,因此該校必須另作安排和調動資源,聘用足夠的專科老師,始能滿足聽障學生的輔導需要;

    2.3 言語治療服務是聽障學生的重要復康服務,然而教育局資助的「聽障學生增強支援服務」只為五所中心提供一位言語治療師,學生需求殷切,實屬僧多粥少,遑論為聽障學生提供校訪的言語治療服務;

    2.4 校訪安排是重要的輔導活動,讓支援老師直接進入學校為原校老師和聽障學生提供相應的服務。以小學服務為例,該校須處理 75 間小學每學年每校 8 次的校訪活動。可是,教育局在人手資源的計算方面未有充分考慮有關訪校安排的壓力和繁重工作,致令未能發揮校訪的效果;

    2.5 在支援輔導老師的工作時數計算方面,教育局只是聚焦在學生接受直接輔導的時數,無視老師備課和交通往返的耗時和付出,令校方在人手安排上捉襟見肘,直接影響輔導聽障學生的安排;

    2.6 教育局雖以外判形式提供「聽障學生增強支援服務」,然而必須以主導角色,促進支援服務學校和主流學校的協作和溝通。舉例而言,應為已收納聽障學生的學校安排支援服務學校提供的校本培訓課程,以便這所主流學校所有老師都有相關的專業知識裝備,照顧聽障學生;

    2.7 在持續進修教育方面,對聽障學生支援輔導服務未見成效,舉例說,不少有機會入讀 IVE 的聽障學生因為欠缺有效的支援而輟學。

  3. 建構融合教育的運作模式

從長遠發展融合教育的角度來說,當局必須建構有系統的運作模式,以「個案形式」處理每一位殘疾學生在主流學校就讀的進展和適應情況,定期評估、修訂、調整和跟進,直至該殘疾學生畢業為止,而過程中為每一位殘疾學生建立規範化的「個別化教育計劃」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件。 教育當局必須以務實態度全面檢視和設計融合教育的操作體系,讓每一位殘疾學生都能在真正的融合教育政策下受惠。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