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制人手沒有改善 減班縮班雪上加霜 要求續發專科撥款 避免教師隊伍斷層 「齊撐年青教師,力爭常額教席」

 新聞稿  2013年6月16日



1. 香港教師工作壓力大,源於政府多年來,沒有因應教育工作增加,改善常額教師編制。教育改革種種新增要求,以至大量行政及非教學任務,都是靠教師不斷「加碼」完成,教協於2010年調查發現,教師一個學年每人平均負責多達80項工作!這不但影響教學質量,也令教師身心耗竭。因此,教育界一直強烈要求,擴展常額教師編制,為學校提供充足人手,應付教育改革帶來的繁重工作。

2. 可是,對於學校恆常需要的人手,當局卻借靈活調配資源為名,以現金津貼或基金等形式,提供不穩定的資源,供學校聘請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而這些教師大部分為新畢業的年青教師。根據教育局資料,公營學校以現金津貼聘請的教師約4,000名(小學及中學各佔1,500及2,500名),連同學校以有時限合約聘用常額職位近2,000名教師,現以合約受聘的教師,約佔整體教師逾一成半之多!

3. 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本可寄望學校流失人手時可獲入職常額的機會,但在學校資源不穩定,加上近年升中人口大減之下,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已非寄望轉為常額,而是擔心工作不保,有些年年轉校續約,個別更被要求轉科,而準教師的入職機會就更加渺茫。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於本月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指出,本月招聘網站有逾千教席空缺(中學:563、小學:481),足夠吸納準教師入職。為此,我們從不同途徑查證,反映準教師入職中學的機會,遠較局方所說的為差。

空缺足夠吸納準教師入職嗎?

4. 根據香港教育學院的畢業生就業調查(表一),發現2012年的職前教育榮譽學士課程畢業生修讀中學師訓課程比例較2011年為少,但成功受聘的畢業生當中,能任職於中學的比率仍然大減,並且跌至17.9%的極低水平。

表一:香港教育學院畢業生就業情況(職前教育榮譽學士)

畢業生人數 主修中學師訓課程
畢業生比率
受聘畢業生
任職於中學比率
2011年 590 49.5% 41.2%
2012年 620 30.8% 17.9%

5. 本會統計今年中學的職位空缺,從兩大報章招聘廣告所得,由今年5月2日(5月是一般學校開始招聘教師的月份)至6月11日止,中學教席共有空缺419個,其中以聘請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為主體,常額空缺只有8個(表二)。由於聘用常額一般都會註明,因此相信沒註明的157個職位,以常額聘用的機會極微。本會又嘗試從以上一份報章的網上廣告,以關鍵字分別搜尋,結果「中學」空缺303個,「教學助理」137個,「合約」177個,沒顯示有中學「常額教師」空缺。

表二:今年招聘中學職位的報章及網上廣告數目

常額教師 合約教師 教學助理 沒註明合約或常額 總數
報章廣告 8 254 157 419
網上廣告 0 137 177 0 303

注意:網上空缺很大機會與報章廣告重複。

6. 正常情況下,學校會流失部分教師(如退休),然後招聘新教師,這是正常的新陳代謝。然而,現在的情況極不正常,本會向一些中學查詢,了解校內下學年教師流失及招聘的情況,發現有學校下學年即使流失3名教師,也不公開招聘新教師,原因包括因減班而凍結教師編制。同時,由於一些津貼項目的終止,有學校需要取消部分合約教師名額,例如:終止「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取消合約教師名額由0.5至2名不等;有些學校終止語文基金的「提升英語水平計劃」(EES),或「優化提升英語水平計劃」(REES),取消的合約教師名額則由1至2名不等。受訪學校當中,明年最多會取消3名合約教師。

青年教師的困局:前無去路,後有追兵

7. 升中人口下降,政府以縮班減班處理問題,學校編制被長期凍結。即使凍結期完結,學校也不一定可重啟招聘程序,因為學校自然流失若不足以抵銷超額教師人數,還需面對裁員。

(1) 2010年「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約220所中學參與減班,首年減班超額教師逾370人;學校可保留超額教師6至9年,在凍結編制內教師自然流失不獲填補;

(2) 2013學年「減派」措施後仍有3,600個空置學額,若以34人一班粗略推算,約縮減106班,首年縮班超額教師約180人。學校可保留縮班教師3年,在凍結編制下教師自然流失不獲填補。2014至2017學年,中一仍下跌約5,700人,遭凍結的超額教席會更多。
換言之,在今後數年,大部分中學都不會有新的教師空缺!

8. 另一方面,政府取消了新高中的一些重要資源,若學校沒有額外資源續聘,預計有為數近千的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因不獲續約而回流市場,政府人為製造失業,令年青教師和準教師入職難上加難。

(1) 「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於2013學年將不再發放,除非學校動用撥款或盈餘,否則估計明年最少有400多名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不獲續約,當中以年青教師居多;

(2) 語文基金推出「提升英語水平計劃」(EES) 及「優化提升英語水平計劃」(REES),學校透過校本計劃,提高學生的英語能力。兩項計劃將分階段結束,在今年結束計劃的學校約佔半數。雖然語文基金仍有大量結餘,兼且政府將會向語文基金注入五十億元,但政府已決定不再延續這兩項計劃。除非學校動用撥款或盈餘,否則估計明年約470名教師或教學助理將會流失。

9. 現時大多數學校都聘用為數不少的年青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他們大都是年青的師訓業生,是教育的生力軍,減輕了常額教師的工作量,間接改善了整體的師生比例。然而,他們薪酬偏低,更說不上任何職業保障。有合約教師每年轉校轉科,維時六七年甚至更長,而教學經歷又不一定得到其他學校承認,更不享有增薪點。這些年青教師所承擔的工作(例如新高中課程改革),本應由額外的常額教師承擔,但政府卻以合約形式聘用年青人,以處理長期的工作,而又壓抑其薪酬,是對年青教師的剝削。教育作為育人的事業,教師卻頻繁轉職,無法傳承教學經驗,更不能與學生建立持久的信任和關係,必然影響教學的質量。

10. 近年,年青大學畢業生能直接進入常額編制已經少之又少,合約教師面臨的處境,變相是大幅削減教師行業的入職薪點,同時令入職過程極度迂迴而困難,令教師行業的吸引力大減,難以令有才華的年青人投身教育行業。長遠來說,年青教師沒法入職,教育專業將出現斷層,教師團隊青黃不接,連學校管理層亦後繼無人。教師隊伍面臨斷層,這不僅是年青教師個人的問題,而且是整個教育界面臨的巨大危機!

訴求:短期保留津貼 長期改善編制

11. 梁振英的參選特首政綱寫明:「從兩方面減輕教師和學生的負荷:檢討高中新課程的內容和校本評核的安排,適量增加中學的行政支援/教師編制,讓教師有更多空間照顧學生和參與個人專業發展。」然而,今年政府檢討新高中學制,仍然迴避至為關鍵的資源問題,還藉著抺黑學校儲備多來轉移視線,推卸長遠的教育承擔。一方面,現職教師工作壓力不斷升溫,壓力煲隨時爆破,另一方面,新教師入職又進入冰河期,預計未來六七年也解凍無望。

12. 我們要求政府,短期必須立即保留學校的津貼,包括「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提升英語水平計劃」(EES) 及「優化提升英語水平計劃」(REES),支援教師工作。長遠應切實履行政綱承諾,改善教師編制,增加常額教席和行政支援,改善班師比例。

行動呼籲

13. 本會今天聯同眾多合約教師、應屆師訓畢業生,以及在職師訓學生等,召開聯合記者會,宣示教育界的不滿和訴求,是行動的第一波。

14. 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已提出,於6月22日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引發社會更大的關注,要求政府認真回應教育界的訴求。

15. 教協會呼籲前線同工和關注教育的社會人士,特別是年青老師和準教師,參加在維園足球場起步的七一大遊行,站到教協會「齊撐年青教師・力爭常額教席」的旗幟下,為年青教師的權益,為教育界的專業與尊嚴,為教育健康的傳承和發展,團結爭取合理的教師編制,增加常額教師!

附:年青教師真實個案

個案一:六年TA(教學助理)
學歷:學士,教學文憑

2006/07 下學期,在A中學擔任通識科TA。
2007/11 轉到B中學擔任TA,協助教師準備視聽教材、活動及宣傳。
2011/12 轉到C中學擔任通識科TA,協助教學。
2012/13 轉到D中學擔任TA,主要負責行政事務。
2013/14 將轉往E中學擔任TA,開始第七年的TA生涯。

個案二:一年TA(教學助理)
學歷:教育學士,通識教育碩士

2012 在A中學代課。
2012/13 在A中學擔任通識科TA,任教。
2013/14 由於政府不再發放通識科津貼,A中學仍未表明是否續約。

個案三: 合約教師(尋找教席中)
學歷:文學士,教育文憑、教育碩士

2001 中大中文系畢業,文學士學位
2004 任教於直資中學(A)
2011/12 轉任另一直資中學(B)
2012/13 於B校離職,只任代課教師
2013/14 仍在尋找教席

個案四: 11年合約中文教師
學歷: 教院教育證書、公開大學文學士、教院教育學士、港大教育碩士、中大文學碩士

1999 入職官校,合約1年
2000-01 合約1年
2002-05 合約3年
2005 轉職津校,合約2年
2007 轉職另一津校,合約2年
2009 同一津校,合約2年
2011 轉為長約

個案五: 合約通識科教師
學歷: 中大學士、教育文憑

2011-12 合約1年
2012-13 合約1年(同一學校)
2013-14 未知是否續約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