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就融合教育政策意見書

意見書 2013 年 4 月 30 日

融合教育自 1997 年開始推行至今已有十多年,可惜政策漏洞不絕,政府又缺乏監管,令到投放的資源未能到位,成效大打折扣。再者,觀乎政策推行及所投放的資源,不得不令人懷疑,政府推行融合教育的背後目的,旨在節省教育開支。因為現時安排他們入讀主流學校的單位成本,即使將中小學的成本包括在內,亦只是入讀特殊學校的一半(融合生單位成本約 8 萬至 10 萬元;特殊學校為 19 萬元)。故此,若政府有決心推行融合教育,除非大幅增撥資源,否則都只是空談。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施政報告》中表示,將在下學年提高現時學習支援津貼的上限,由 100 萬增加至 150 萬。表面上,將津貼上限提高 50%看似很高是增撥了很多資源,不過,根據教育局提交予立法會的文件資料顯示,2012 至 13 年度,全港 680間有領取該津貼的中小學,只有 28 間(4%)取得津貼上限。超過九成半的主流學校,未能因此受惠。政府此舉,無疑是在媚惑公眾,以虛招回應民間訴求,逃避應盡的責任。

事實上,政府投放在融合教育方面的資源在比例上正不斷萎縮。2008 至 09 年度,全港約有 17,560 人 SEN 學生,政府投放在這方面的總開支為 8.59 億元,到了 2012至 13 年度,人數大增八成至 31,390 人,然而相關開支只上升不足兩成,到 10.21 億元。可見政府投放在融合教育的資源根本追不上學生的需要。

另外,現時取得學習支援津貼上限的學校,校內的 SEN 學生至少超過 100 人,其中佔大部份的,都是有特殊學習困難、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的學童。(現時約有2.2 萬名這兩個類別的學生就讀於主流學校,佔全港 SEN 學生的總人數達到七成。)不少前線老師及校長表示,這兩類學生不單需要學習上的支援,他們情緒或行為會因對課室的秩序構成不少問題,需要特別照顧及輔導。故此,單單增撥資源外,亦要有充足的軟件配套,方能紓解校方及學生所面對的困難。

建議

本會一向關注融合教育政策的推行,在認同理念的前提下,認為必須在推廣過程中配合務實而有效的措施,堵塞現時的漏洞,才可令融合教育更到位,否則只會事倍功半。有關的改善措施不宜小修小補,而應通盤考慮,以下是本會提出的幾點改善建議:

1. 增撥資源 改變現行撥款機制

針對融合教育的需要,在學額點算時可加權計算,並合理計算各類融合學生的單位成本資助,讓學校有適切的教學及支援人手,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主流學校同時須在架構上、行政上、課程上、教學安排上和組織重整,才能有效面對 SEN 學生的教學問題。

2. 提供專業人才 長期支援學童

現時教育心理學家、心理輔導人員、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和言語治療師等人手不足,學校即使獲得津貼,亦未必有足夠專業人士為學童作長期跟進。教育局有必要檢視有關協調規劃、督導支援,長遠而言應發展分區性質的專業隊伍,支援主流學校的需要,並培訓更多專業人才。

3. 設立統籌主任 提供長期培訓

現時不少富經驗的前線教師在接受融合教育的相關培訓後,仍然只是以合約形式,以助教職位承擔重要的支援工作,這無疑是對專業資歷人才的虛耗。為反映出有特殊師資資歷的重要性,教育局應在各校設立處理特殊需要 學 生 的 統 籌 主 任(SENCO‐SEN Coordinator),以 凝 聚 各 環 節 的 專 業 力 量 。

另外,教育局亦應為教師提供適切、長期及持續性的融合教育培訓課程,提 昇 專 業 技 巧 , 而 不 是 現 時 只 提供 30、60 或 90 小時的短期課程。

4. 建立有系統的「個別化教學計劃」

主流學校接納不同類別特殊需要的學生日漸增多,學校有必要在教學層面為每一位 SEN 學生建立一個有系統的「個別化教學計劃(IEP)」。無疑,這在教學環節上的結構會有重大改動,但以個案形式跟進每一位 SEN 學生,對他們的成長、學習和發展,會有很大幫助。

5. 專業分工 集中處理 SEN 學 生

鼓勵學校專業分工,處理一至兩類有特殊需要的學童,令政府提供的資源及教師培訓,能更有效運用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身上;另外,要給予額外資源及專業支援予照顧收取患有重症精神病,如精神分裂和思覺失調等學生的學校。

6. 完善評估及轉介機制

鑑於現評估 SEN 學生的機制過於草率及簡單,家長所取得的報告亦不夠全面。建議政府應提前於學前教育階段為兒童作評估,同時向家長、教師及專業人士提供全面的報告。尤其自閉症或有特殊學習困的兒童,若能盡早發現並給予適切的指導,對其日後發展有很大幫助。另外,有必要改善學童由特殊學校轉介到主流學校,或由主流學校回流到特殊學校的機制,確保學童獲得最合適的教育安排。有教無類、共建融和社會,是推行融合教育的目標,正確的教育理念,亦要適切的政策及措施,方能讓資源有效運用。公帑浪費了,可以找回來,但莘莘學子寶貴的學習時光荒廢了,便一去不回。尤其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若未能在求學階段初期便得到適切的學習支援,對其未來身心發展都有不可挽回的負面影響。故此希望政府能廣納意見,讓我們的下一代,同樣獲得公平的學習機會,造福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