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的意見

意見書 2016.02.15

20160215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就《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諮詢簡介》(下稱「諮詢文件」)提出以下意見。

擱置「用普通話教中文」作為遠程目標

  1. 2002年的課程指引,提出將「用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定為遠程目標,新的諮詢文件沿襲這個說法。雖然當局沒有訂立具體的工作計劃和時間表,但既是作為「遠程目標」,則意味當局仍有意全面推行「普教中」,放棄以粵語教授中文的傳統。對此當局有必要釐清,以便各界討論。
  2. 然而,此一影響深遠的「遠程目標」,其背後的教育理念是否清晰,是否為教育界的普遍接受?當局在諮詢文件中亦承認,「現時不少學者和學校對於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普教中』)仍持有不同意見」(22頁),而相關研究亦尚待分析,在此情況下,當局卻仍然維持將「用普通話教中文」定為遠程目標,實在有欠妥當。我們認為,經過十多年的實踐,現在是適當時候作深入檢討,從「如何推行普教中」轉而更多地反思「應否推行普教中」。
  3. 回顧「普教中」推行之初,學界亦未有共識,但在政府的政策支持及資源傾斜下以校本形式展開。當時更適逢小學縮班殺校問題嚴峻,導致學校在生存壓力下「各出其謀」吸引收生,包括以「普教中」作招徠。然而,部分家長支持「普教中」的理據,與前線的專業判斷可以大相逕庭。政策推動者和學者,通常著眼於提昇中文水平(儘管這方面也有爭議),而家長則普遍著眼於提昇普通話能力,但後者其實應是普通話科的功能。「普教中」的普及,某程度上是否建基於偏差的假設,推行步伐是否過急,方向是否正確,都未及驗證。
  4. 令人憂慮的是,當局似乎未有充分評估放棄粵語教授中文對學生學習的深遠影響。過往不少有關「普教中」的研究和論述,往往建基於「普教中是大勢所趨,應予推行」的前設之上,而推行過程中出現的問題,都只被視為有待克服的困難,乃至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在此前設下,容易漠視粵語教授中文的傳統和優勢,反而過份強調了粵語對書面語的負面影響,將之凌駕於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興趣、師生的良好互動,以及高階思維的培育之上。「普教中」的全面推行,將剝奪學生使用母語學習中文的機會,增加不必要的挫敗感,得不償失。
  5. 若「普教中」的目的是提昇中文教學,當普通話成為打擊中文學習的因素時,便須及時予以糾正。若著眼於提昇普通話,則應檢視普通話科的成效,避免干擾中文教學。若有教育以外的其他原因需要推行「普教中」,當局亦應清楚交代。時至今日,教育界對「普教中」的利弊應有更多掌握,家長對「普教中」的態度亦不盡相同,局方應趁此機會展開深入檢討。
  6. 因此,我們建議當局擱置以「普教中」作為遠程目標。

關於簡體字學習

  1. 諮詢文件提到:「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亦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以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的溝通。」(第3頁)我們必須強調,香港中國語文教育向來以繁體中文為本位,繁體中文亦是香港社會一貫的主流中文字,其蘊含的豐富文化內涵,也是香港語文教育的一項優勢,此一原則不容動搖。
  2. 簡體字作為與外地溝通、接觸不同資訊的工具,雖有其價值,但在基礎教育階段引入簡體字學習,反而容易令學生產生混淆。過往經驗表明,當學生有鞏固的繁體字基礎後,認讀簡體字是相對簡單的過程,可以在實際有需要接觸時自然習得,毋須刻意納入正規課程之中,更不宜列為考核範圍。

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問題

  1. 在非華語學生方面,諮詢文件主要依循2014年提出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有關架構仍是建基於「共同課程」的理念,教師按需要調適課程,幫助學生透過「小步子」方式由淺入深,認為非華語學童最終都能夠融入主流中文課堂。要達致這個目標,需要有足夠的配套資源,讓學校聘用額外人員或購買服務,為非華語學生編寫課程、提供抽離班或平行班等。但現時政策下,只有取錄十名或以上非華語生的學校才有較多資助,而取錄九名或以下的學校,得到的支援遠遠不足,情況亟待改善。
  2. 學習架構雖然有包含第二語言學習者的角度,但大體上仍是一個以中文為母語的中文課程,未足以照顧非華語學童的學習需要。我們仍然認為,有最效幫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支援老師教學的措施,是由教育局承擔或推動編寫一套成熟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獨立課程,這也是關注團體爭取多年的訴求。

諮詢過程欠妥善

  1. 此外,有關這次課程修訂的諮詢,自去年12月展開以來,局方並沒有發出新聞稿或通告,沒有舉辦相關的課程諮詢會,也沒有在教育局網頁的顯眼位置發放消息。對於影響重大的課程發展諮詢,局方在宣傳上有可改善之處。
  2. 我們亦留意到學校諮詢問卷的設計問題。問卷以學校為單位,並須經校長簽署蓋印,未必能夠反映全體教師的不同意見。問卷內容方面,六題問題之中,大部分都是就一些宏觀和方向性的問題收集意見,例如問卷第二題,一共羅列了八點課程發展路向,然後以單一答案表示同意或不同意的程度:

    這八個項目當中,既包括了「提升學生的語文素養」、「拓闊閱讀面」等看似無可爭議的項目,亦包括了「用普通話教中文」等較大爭議的項目。即使作答者可以用文字在「其他意見」一欄中作補充,但在量化統計結果中往往容易被隱沒,無法恰當反映實際意見。以此種方式收集到的數據作分析,結論或將變得可疑,以致降低整份諮詢問卷的信用度。
  1. 基於這些缺陷,我們建議局方修訂諮詢工具,並適當延長諮詢期,舉辦更多諮詢活動,以增加諮詢的透明度及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