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評2016年度《財政預算案》
基礎教育.連續兩年.全食白果

新聞稿 2016年2月25日

20160225-photo

總評:

  1. 有遠見的政府,不會吝嗇教育的投資。本港財政盈餘豐厚,本年度坐擁8,590億元儲備,較去年增長近400億元,在這穩健的財政基礎上,政府在教育投放的資源卻一直偏低,致令教育問題積壓不斷:中小學班師比例不善、年青教師入職困難、中學小班無期、全日制幼稚園營運困難、幼師薪酬有欠保障、大學資助學額不足等問題,均亟待資源改善。可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剛發表的現屆政府第四份《財政預算案》,教育沒有任何新增項目撥款,只是沿用舊有和既定政策,而且在基礎教育上,更是連續第二年「全食白果」!教育政策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百分比,更是回歸以來最低,由25%跌至21.5%,實在令教育界和家長難以接受。

教育投資:

  1. 2016/17年度的預算教育總開支為840億元,其中經常開支佔747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21.5%,曾俊華藉此證明政府重視教育承擔。然而,若我們比較歷年數字,並參考其他客觀指標,會發現本港的教育投資水平,其實在持續下滑,追不上經濟發展和國際社會的步伐。
  2. 在政府各個政策開支組別中,教育雖然佔最大份數,但相比之下,教育開支一直增長最慢。近年,政府在教育投資上,又偏向以一筆過撥款形式提供資源,這些短期而不穩定的資源投入,與教育作為長遠政策的本質,落差極大。因此,審視教育經常開支在政府開支的比例,更能反映政府不願意對教育作長遠承擔。回歸初期,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的比例達到25%以上,但自1998年後就逐步下跌,到梁振英政府上任後,跌勢更為顯著,由2012年的23.0%,下降至2013年的22.3%、2014年的22.2%、2015年的22.2%,本年度預算更進一步下降至21.5%,連續四年創下回歸以來新低【附圖】,反映了政府在主要公共政策中,對教育長遠開支的忽視程度。

20160225-graph

註:    2015年度數字為修訂預算;2016年度數字為預算。
資料來源:1997-2011年度數字來自: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答覆編號EDB032);2012及以後年度數字來自《財政預算案》。

  1. 對比大部分先進國家,如經濟合作發展組織 (OECD)成員國,其平均公共教育開支佔 GDP 的 4.7% (2012年數字),而且普遍比十年前有顯著增長。然而,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之一,本年度教育總開支預算亦僅佔GDP的3.4%,投放的資源水平遠遠不及其他歐美先進社會。
  2. 政府坐擁龐大財政儲備,多年來亦穩定上升,自2009年開始已突破5千億港元,到今年3月更預計達到8,590億。這反映政府絕對有能力加強教育的投資。因此,我們要求政府解決教育界以下極待援手,並且一直爭取的項目:

幼稚園:學券面值增長回復低水平,全日制學額原地踏步

  1. 政府於2014及15學年,分別每年增加學券額2,500元,用以紓緩幼稚園的財政壓力;但由於自2010年首個學券五年計劃完結後,學券面值每年僅按通脹調整,因此該兩年的額外撥款,其實只夠理順過去資助額增長的不足。政府計劃要於2017學年才落實15年免費教育,但今年卻不延續這個額外撥款,學券面值增幅只能夠回復通脹水平,幼稚園或要壓縮成本,包括教師薪酬也只能原地踏步。
  2. 學額方面,政府於2005年協調學前服務後,246所長全日制學校數目遭凍結,至今長達十年,政府聲稱人口老化要釋放婦女勞動力,但配套政策沒有趕上。預算案沒有增撥資源增加全日/長全日制學額,只提出為祖父母提供照顧幼兒訓練的試驗計劃,至於去年已提出增加的「延長時間服務」,其實只限於已入讀長全日制學校的幼兒,根本不能對應基層雙職家庭對全日/長全日制學額的殷切需求。
  3. 建議:
  • 在落實15年免費教育前的過渡期間,延續撥款增加學券面值2,500元,並應為全日/長全日制幼稚園提供加權資助。
  • 制訂幼師薪級表,保障幼師專業發展。
  • 盡快就全日/長全制學額作出規劃,落實政策建議,每1000名三至六歲幼兒分別設500個半日制及全日制學額。

中小學:年青教師入職難.師生比例亟待改善

  1. 本港中小學長期面對工作量超標,但同時年青教師卻又無法入職,教學團隊出現斷層。出現這荒謬現況,源於政府不肯改善班師比例,增加常額教師,學校只能用非經常性津貼聘請合約教師/教學助理,以應付日常教學所需。粗略估計合約教師人數,中小學分別約3,390人及1,850人,佔中小學體教師約一成半及一成。
  2. 班師比例不足的問題已持續多年,政府仍不肯作出檢討,今年《施政報告》提出將「高中課程支援津貼」及「生涯規劃津貼」轉為兩個常額教席,預計可提供約1,000個學位教師職位。但政府在沒有增加資源的情況下,將津貼轉常額教席,會導致學校運用津貼大量聘請的現有合約教師/教學助理被裁減,造成教師團隊分化,也令學校工作量不減反加,影響教育質素。就此,本會及中學界在計劃公布後均向當局表達憂慮,可惜預算案仍沒有作出修正。
  3. 建議:
  • 要解決學校人手不足及合約教師入職問題,必須從增加資源入手,讓學校擴大編制吸納合約教師。建議將現有中小學合約教師人手納入編制,若以中點薪酬計算,估計每年經常性開支增加少於26億元。
    • 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例,首階段小學由1:1.5提升至1:1.9;初中1:1.7提升至2.0;高中1:2.0提升至1:2.3,以減少教師教節,釋放教師空間,提升教學質素。
  • 中小學及特殊學校增聘一位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估計涉款約3億。
  • 鑑於現有代課教師津貼制度令教師不敢放取病假,建議提高向學校發放的代課教師津貼額至不少於學校津貼額的150%,以減少對教師造成的極大精神困擾。
  • 將關愛基金津貼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常額化,並同時補足資源,避免裁減基金聘請的額外人手。
  • 特殊學校應按班數計算資源,並按特殊學校的不同需要改善班師比例。
  • 落實「一加一」制度,為每所小學提供至少一名駐校社工及一名學生輔導人員,兩者以常設的編制聘任,讓小學輔導人員職位常規化,並檢討價低者得的招標模式,以穩定小學輔導人員團隊和質素。
  • 鑑於政府調低視障兒童學校及群育學校的每班人數,導致學校須削減社工人手,建議應調整社工人手比例,以「一校至少一社工」為原則,確保每所特殊學校至少要有一名全職社工跟進學生情況。
  • 《施政報告》中提出支援中小學建立無線網絡及購置流動電腦裝置,但一直缺乏專職人手統籌,流失率亦非常高.令中小學在推動資訊科技教育方面一直未如理想,因此建議為學校提供一名常額的資訊科技統籌員,有效發展學校的電子學習。

中學人口下降:危機未除,中學動盪得不償失

  1. 升中人口持續下降,政府以縮班應對問題,造成學校人事動盪。但政府下學年的中學教育預算,只輕微增長1.4%至251億元,未及通賬水平,難以穩定中學劣勢。減派政策和「三保措施」的超額教師保留期於下學年便完結,今年《施政報告》提出學校如有需要,可申請延長超額教師保留期至2017學年,但不包括下學年及以後縮班的學校。
  2. 建議:
  • 由於預計人口要至2017學年才跌回穩,而縮班的後遺症也不可能在2017年立即消除,建議參照「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將超額教師保留期延長至9年,即至2020學年人口全面回升,可望重新吸納超額教師,此舉不涉額外開支,只保留現有資源,維持教師團隊完整。
  • 加強中學減派,逐步邁向25人的小班教學,善用人口下降改善教學條件。

專上教育:資助杯水車薪.學生背負巨債

  1. 政府在預算案的文件中稱「適齡人口組別中超過46%的青少年已有機會修讀學位課程」,但真相是當中有近一半的學生,因政府長年未能提供足夠的高等教育資助學額,而要轉讀學費高昂的自資課程,並很可能要背負巨額學債。
  2. 財政司司長重提「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但政策內容全無更新、承擔額仍然維持不變,以舊政策「扮」新政策,而且計劃每屆只資助940名學生,根本不足以解決資助學額嚴重短缺的問題;計劃當中還有多個課程將於來年增加學費,個別課程更加價達14%。
  3. 建議:
  • 擴大「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資助更多學生修讀獲政府資助的全日制經本地評審的自資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並須確保院校不可提出無理的學費加幅。
  • 長遠應增加專上資助學額(包括學士及副學位學額),並為自資課程學生籌劃一個長期的資助模式,減輕學生的財政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