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速制訂合理教節,改善學校教師編制

新聞稿 2013年5月29日

1. 香港教師工作壓力極大,影響教育質素

1.1. 現時香港教師每週平均授課 26 節,不僅遠超歐美地區,也冠絕華人社會:

圖表一:比較兩岸四地的教師每週授課教節


〔資料來源:中國大陸:綜合多個沿海城巿,包括大連巿教育局《大連市中小學教師管理暫行規定》、上海市教委《關於調整本市中小學教師周任課時數標準(試行)的通知》、南京市教委《普通中等師範學校、全日制中小學主要學科教師周授課時數表》(中國大陸由地方自定標準,但大致相若。這裡採用的三個都是推行小班教學的發達城巿,班級人數與經濟型態均與香港接近)。台灣:教育部《國民中小學教師授課節數訂定基準》、《高級中等學校教師每週任課節數注意事項》。澳門:特區政府第38/94/M及39/94/M號法令、《非高等教育私立學校教學人員制度框架》。香港:審核2013-14年度開支預算中的教育局回覆議員問題(立法會文件)。課節的長短各地略有不同,例如香港多數小學一教節為35或40分鐘,中國大陸多數為40分鐘。〕

1.2. 教師的工作,除了課堂上授課,還包括:

• 課前備課(包括熟習教材,設計教案,組織教學資料、教具及教學活動,集體備課,為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作課程及教學調適等)
• 課後跟進(包括批改,評估,調整教學設計等)
• 訓導輔導(包括班主任工作,個別輔導,轉介,懲處,聯絡家長等)
• 大量行政、課外活動及其他雜務
教節過多,相應備課及批改的工作量也更多,「空堂」卻更少。雜務又無法避免,導致教師大量加班,缺乏充足休息,影響教學的質量,更影響課後關注和輔導學生的機會。

1.3. 教學節數過多,導致每位老師要兼教幾個不同科目(可多達三四個學科),精力分散,甚至高中教師也不能例外。反觀其他地區,老師可以專心任教自己擅長的學科,教學質素自然有更大的保證。
>> 參考資料:台灣及香港教師授課時間表示例

1.4. 教學節數只是問題的一部分。在「校本管理」的名義下,教師要承受大量新的行政和其他非教學任務,例如財政管理、招標、宣傳、自評、外評、項目管理 (project management) 及申報、帶遊學團、課餘進修……這些並非全是壞事,有一些是非常值得做的,但全部由同一批教師承受,亦即剝削他們的休息和家庭時間,同時擠壓他們可以用於準備教學和與學生一起的時間。

1.5. 同時,社會也在改變。家庭問題、社會問題、成長問題,以至融合教育中的特殊學習需要等等,都需要更多的關注和照顧。但所有這些,都全部由同一批教師承受,爭奪教師非常有限的時間。

1.6. 而新高中的改革更大大地加重了教與學的壓力,種種的理想化的要求(例如要求更新教學法、多個科目進行繁多的校本評核、要求教師處理更大的學習差異等等),都由同一批教師承担;而教育局三番四次在其計劃與中期檢討諮詢中迴避討論當中的資源(包括人手)問題,尤其令人氣憤。

1.7. 對於上述情況,教育界感受殊深,故各學校都千方百計地聘用年青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以稍微分擔常額教師的工作,紓緩其壓力,間接令香港的師生比例獲得表面上的改善。但這樣做的結果是剝削年青人正式入職的機會,令其待遇偏低。不少年青教師長時間活在一年的合約之中,充滿焦慮,而且任教學校、任教學科、任教學生都不停轉變,既難以培養歸屬感,更加難以有真正的專業發展。

1.8. 換言之,教育改革得以推行,現時的教學得以正常運作,是依賴教師大量長期加班、犧牲休息時間而來,致令香港教師患上精神緊張,以至患上焦慮症和抑鬱症的比例偏高[註1];而且常令教師在各項重要工作之間作出痛苦的取捨,對於年青合約教師尤其不公平。其結果,是教師及其家人蒙受其害,學生及家長蒙受其害,社會蒙受其害。

2. 教師工作壓力過大,源於政府設定的「班師比」過低

2.1. 教師超負荷的現象,已經成為香港教育發展的「樽頸」(瓶頸)[註2]。而形成這個「樽頸」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多年來沒有正視教育界的呼籲,改善學校的編制。

2.2. 香港學校的教師編制,取決於政府制訂的「班師比」 (Class-Teacher Ratio) ,即每班平均配置多少位常額教師。

2.3. 「班師比」直接影響教師的授課節數,同時也影響分組授課的編排。舉例:

• 假設「班師比」為1:1
那麼20個班級就會配備20位教師,沒有任何賸餘教師。換言之,教師沒有休息時間,也不可能作任何分組授課安排。

• 假設「班師比」為1:2
那麼20個班級就會配備40位教師。如果不作其他安排的話,同一時間內,有20位教師在上課,另外20位可以進行單獨備課、集體備課、批改、個別輔導、處理行政雜務、聯絡家長、開會或休息。如果其中有10個班進行分組授課(split class)各自分拆為兩組的話,就會有30位老師同時上課。換言之,分組授課的比例越高,就需要較佳的「班師比」。

2.4. 「班師比」也影響學校處理學生問題和行政工作的總體能量。舉例,如果「班師比」由1:1改善至1:2,同樣數量的學生問題和行政工作,由多一倍的教師分擔,負擔將會顯著減少,教師更有條件把工作做好。

2.5. 現時香港的班師比,小學為 1:1.5,初中 1:1.7,高中 1:2.0。這個比例,亦遠遜於其他華人地區。

圖表二:比較兩岸四地「班師比」

〔資料來源:中國大陸由各地區製訂,此數據來自南京市教育局《南京市普通中小學辦學條件標準(修訂版)》城市地域每班教師數及由大連市相關官員提供;台灣:教育部《國民小學與國民中學班級編制及教職員員額編制準則》、《綜合高級中學實施要點》;澳門:教育暨青年局網站;香港:《資助則例》。〕

3. 新高中學制帶來更嚴重的「樽頸」

圖表三:新舊學制教學條件比較

舊學制預科 新學制高中
學生差異 經過會考篩選,學習能力與學習動機較高 全數升讀高中,學習差異巨大
教學要求 傳統單向講授為主 核心通識科分組教學、多元化教學策略;更多個別照顧;大部分科目推行校本評核
每班人數 平均30人,分組施教少於20人 36-40人
班師比 1 : 2.3 1 : 2.0

3.1. 新學制的推行,是在不增加額外資源的情況下,大幅增加教師的工作。教學難度大增,教學條件卻不進反退(見圖表三)。以現時的「班師比」,無論對於「精英學生」還是對「弱勢學生」的培育,都極為不利,教學質素正面臨更嚴重的「樽頸」。

3.2. 學界一直強烈要求新學制應該採用較佳的「班師比」。與其他三地比較,香港的新學制帶來的挑戰和壓力,均為其他三地所無,但「班師比」遠遜於其他三地,難怪任教新高中的教師叫苦連天。這樣教師人手長期不足,導致教學條件差劣,教師行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不斷下降。加上學生人數下降,中學連續六年缺少教席空缺,新教師難以入職,更令有志投身教育的年輕人灰心洩氣。長此下去,教師專業將青黃不接。

4. 政府未有正視問題,只採取拖延與敷衍的策略

4.1. 對於以上問題,教育官員的典型回覆是:政府有提供額外資源,紓緩措施。例如各式各樣的臨時津貼、基金,以合約形式聘用額外人手。然而,這些編制以外的人手、臨時的措施,不能與穩定的編制人手相提並論。更何況,即使是非編制的人手,政府也經常漠視學校的迫切需要,用似是而非的理由停止提供資源。例如「通識教育的支援津貼」、「優化提升英語水平計劃」都即將完結,為數近千位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將不獲續約。而且,透過不斷申請基金來聘請恒常需要的人手,手續繁瑣,令學界怨聲載道。

4.2. 現行的「班師比」,究竟是根據甚麼原則制定?要推行有質素的教育,究竟教多少節才是合理?政府從來沒有明確的說明,亦迴避檢討教師編制。例如政府最近就新高中課程及評估進行檢討,但對於至為關鍵的人手問題,卻完全避而不談,反映政府對教育缺乏長遠規劃與承擔,且不分緩急先後,漠視教育界訴求。

5. 建 議

5.1. 目標:我們認為,目前政府財政能力健全,合資格教師供應充裕,當局應從速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

• 中學方面,我們初步建議初中由1:1.7改善至1:2.0,高中則由1:2.0改善至1:2.3,回復至舊學制預科班的水平。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老師計算,每名中學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4至5個教節,而每所學校將有額外的15-18%的新人手可以分擔對學生的照顧及各類新增的行政工作。
• 小學方面,我們初步建議由1:1.5改善至1:1.8,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教師計算,每名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5個教節,而每所學校將有額外約20%的新人手可以分擔對學生的照顧及各類新增的行政工作。
圖表四:建議中的香港學校「班師比」

小學 初中 高中
現行 1.5 1.7 2.0
建議 1.8 2.0 2.3

我們必須強調,即使實施上述建議,我們仍未能完全拉近和其他地區的距離。不過這肯定將可為香港教育帶來一定的改善。

5.2. 立刻檢討:政府應該立刻著手檢討,全面檢視學校的教學及行政人員編制,根據實際的工作需要,制訂合理的班師比及授課節數。如有需要,可以聘用有公信力的高等院校進行較客觀的評估並提交報告。

5.3. 短期措施:在有新措施之前,政府必須延續發放津貼,包括「通識教學支援津貼」及兩個「提升英語水平計劃」等,以支援分班教學及分擔教師工作,令年青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得以在原有崗位上繼續發展。

5.4. 實施上述建議的額外好處:

• 吸納更多青年人入職,紓緩教師行業斷層的危機。
• 重塑教師行業的職業前景,吸引年青人投身教育,包括報考師訓課程。
• 使過去幾年參加「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的中學的編制得以解凍,可以吸納新血,人才得以流動,避免長期老化。
• 重新吸納「保老師」措施中一部分「保三年教職」的現職教師,使他們無須投閒置散,回到有實質意義的工作崗位。
參考:減班、縮班、不延續津貼,對年青教師多重打擊 年青教師未來數年入職無望,教育界將嚴重斷層

[註1]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李誠教授著《見焦拆焦》(明報出版社2009年增訂版)第8章「教師壓力、經常焦慮症及抑鬱症的調查報告」。馮偉華編《教師工作壓力研究》(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2年出版)。

[註2] 香港教育學院署理校長鄭燕祥教授《香港教育改革的大圖像》(2004年3月19日在第一屆香港校長研討會教育政策論壇上發表的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