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施政報告》沒兌現選舉承諾 辜負教育界期望

新聞稿 2013年1月17日

引言

梁振英昨日發表上任後的首份《施政報告》,教育範疇著墨極少,既無具體政策內容,即使其參選政綱對教育所作的承諾,實際跟進工作亦乏善可陳,辜負教育界的期望。特首表示,教育應進入鞏固期,可是,鞏固期的前提是有良好的政策,但教育各個範疇多年來都積存大量問題有待解決,如不妥善處理,根本不能達到休養生息的目標。特別是其政綱曾承諾,也是教育界最殷切的訴求,包括中學小班教學、增加資助專上學額、減輕教師壓力等重大問題,《施政報告》竟然隻字不提。而幼教界引頸翹望的15年免費教育,政府設立的專責委員會竟不是研究具體落實方法,而是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可行性,意味立場有所倒退,教協會對此表示質疑。

教育財政開支比率偏低

1. 《施政報告》強調教育經費佔政府整體開支五分之一,是各個政策範疇之冠,說法與上屆特區政府如出一轍。必須指出,政府的教育開支佔總開支連年下降,由97年的23%跌至上年度17.6%的新低,今年微升至20.1%,仍是回歸16年以來的第四低位。

2. 政府指出「2012年度的教育總開支預算達791億元,其中經常開支近600億元,較1997年度增加超過百分之六十。」但對比政府的總開支,2012年度為 3,937億,是1997年度總開支(1,944 億)的兩倍以上,可見教育開支並沒有相應的增幅。截至去年11月底,政府財政儲備達6,574億,證明政府有空間和需要增加教育經費,何況,特首在參選政綱中更強調,「教育不是開支,而是對未來的投資」。

分階段落實15年免費教育・提供過渡期幼師資歷津貼

3. 15年免費教育的具體落實方法,早於上屆政府已在研究,但本屆政府上任已半年,具體策劃沒有實質進展,《施政報告》有關15年免費教育,也只提及成立專責委員會,而功能之一是「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可行性」。對於專責委員會,幼教界的理解是,在政府已確立15年免費教育的基礎上,與業界共同研討具體落實的方法,而不是研究免費幼兒教育的可行性。當局必須向幼教界保證,取消「錢跟家長走」並主催教育商品化的學券制度,以單位成本直接資助幼兒教育。

4.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在《施政報告》公布當日下午,與幼教團體代表會面,表示會成立專責委員會,但制訂方案需時逾兩年,建議方案經諮詢及撥款程序等,至最終落實政策需時4至5年。教協會認為,當局應縮短落實期,以分階段形式,優先執行解決核心問題的政策,包括提供單位成本資助(包括全日制加權單位成本資助)、確立幼師薪酬機制;第二階段處理教師專業階梯、檢視校舍標準及教學條件,設立質素保證機制等;第三階段設立諮議平台,規劃幼教持續優質發展、研究派位機制等。

5. 《施政報告》提及「注意到幼稚園教師的師資水平在年來有相當的提升」,但接著是一個句號。幼教界資歷在十年間大幅提升,但薪酬待遇改善不多,導致人才嚴重流失。如按局長公布的時間表,幼教同工隨時要待5年才有望建立薪酬機制,連同之前推行學券的5年,意味幼師薪酬將脫鉤長達10年,這將進一步打擊幼師士氣。教協會要求當局,由研究到落實15年免費教育的過渡期間,應立即為幼師提供資歷津貼,讓提升資歷的幼師,獲得應有的尊重和回報。

6. 《施政報告》提供15至25萬的一筆過額外津貼,讓幼稚園進行小型維修工程、購置傢俱和學習資源,幼教界表示歡迎,惟希望可加強有關津貼使用的彈性。

7. 教協會要求,政府應同樣向全日制幼稚園及幼兒學校提供津貼,作為過渡期內紓解全日制未能獲得加權資助的補償措施,讓全日制可獲得公平和合理的資助,紓緩其營運困難和幼師嚴重流失的情況。

停止殺校政策・落實中學小班教學

8. 《施政報告》提及,教育局會實施一系列「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的措施,並強調與持份者休養生息,未來施政重點,是按既有政策優化相關措施,確保教育質素。文中的「既有政策」,意味拒絕將教育界共識的小班教學納入政策,只會以1-1-1及2-1-1減派方案和調低開班線等方法應對問題,但到底這些方案能否全面穩定中學,當局從未交代數據。而中學界根據未來人口下降的數字推算,將有相當多的中學,收生會少於26人而跌入殺校線,或在殺校邊緣掙扎求存,新一輪惡性收生競爭將會展開,所謂「保學校、保教師、保實力」將淪為空談。

9. 根據教協會調查,在3日內收到110位中學校長(佔總人數30%)回覆,當中83%校長不滿減派方案,來自17區共8成校長表示減派方案不能解決當區收生問題,可見方案根本不能穩定人心,持份者何以專心教學,更談不上休養生息。

10. 教協會要求政府認真兌現選舉承諾,不要玩弄文字遊戲。本會要求立即將升中派位人數減至30人,長遠推動25人的中學小班教學,是既能穩定中學,又能為新學制提供優質的教學條件。

全面檢視及改善融合教育

11. 現時,學校每收取一名融合生可獲額外資助1萬至2萬元不等,每所學校每年可獲津貼上限為100萬,政府公布從2013學年開始每所學校可得的學習支援津貼上限提升至150萬元,這對收取融合學生人數達上限的學校會稍有幫助,但對於未達上限的學校便完全無法受惠,每位融合學生3萬多元的單位成本,與特殊教育學額單位成本11至20萬元,仍然相差甚遠。

12. 教協會主要建議之一,是在學額點算時作加權計算,例如每校取錄一位自閉症學生,作兩位學生計算,以能聘用足夠的專業人員。否則,在現有資源得不到改善,教學及支援人手又極其短缺的情況下,要教師在現有超標的工作量之上,再開展新一輪的教業發展培訓課程,其成效存疑,而教師的工作壓力只會進一步增加。

紓緩教師壓力,增加常額教師

13. 梁振英在參選政綱中表明,從兩方面減輕教師和學生的負荷:檢討新高中課程的內容和校本評核的安排,適量增加中學的行政支緩/教師編制,讓教師有更多空間照顧學生和參與個人專業發展。新高中正進行全面檢討,但政府在改善教師編制的工作上,並無任何實質進展,《施政報告》同樣交白券。反而,因為未來數年中學縮班情況嚴重,更可能面臨殺校,教師編制預期會不斷萎縮,合約及教學助理首當其衝,中小學的常額合約教師亦不斷增加,影響專業穩定,令教師壓力大增,而新教師未來數年也無從入職,教學界將出現嚴重的斷層。

14. 教協會於2010年進行調查,發現教師每周工作時數平均在60小時或以上,比本港僱員每周工時中位數(48小時)高出25%。事實上,本港教師應付的班級人數多、教節多、雜務多,除了全面檢視教改措施,也應從改善師生比例、班師比例著手,減少教師過多的教節。中學方面,建議初中由1:1.7改善至1:2,高中由1:2改善至1:2.3;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中學教師計算,每名中學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4至5個教節。小學則初步建議由1:1.15改善至1:1.4,以一位每周任教30節的教師計算,每名教師每周大約可減少5個教節。

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加強監管自資副學位課程

15. 大學資助學額,自1994學年開始一直維持在14,500個,直至本學年才增至15,150個,相對合資格升讀大學約2.3萬名學生,仍然極不足夠。特首政綱曾承諾增加資助專上學額(包括學位和專業文憑課程)和私立大學學額,但《施政報告》沒有任何規劃。本會要求政府增加大學資助學額,而不是等待學生人口下降間接提高大專生的比率。

16. 政府表示修讀專上課程的青年人將近七成,其實大部分屬修讀自資副學位的學生,自資專上教育的全日制課程數目,由十年前84個增加至本學年的532個,就讀的學生人數去年更超過7萬人。但政府監管不力,院校運作趨向市場化,令課程認受性大打折扣。政府一方面應給予自資院校按額撥款,另一方面加強對自資課程及院校的監管,為中學業生開拓具質素及獲認受的升學渠道,而非濫竽充數、製造泡沫。

總結

《施政報告》雖然有十段篇幅提及教育議題,但當中既未能準確對焦回應教育界的迫切需要,也沒有長遠的教育規劃。澳門特區政府發表的2012年《施政報告》,提出《非高等教育的十年規劃(2011至2020年)》,為中學小班教學提出了時間表,也規劃改善幼兒、小學及中學的班師比例等,可見,本港教育的發展進度將會被鄰近地區超越,本港人才的競爭能力隨時會下降。因此,教協會要求政府,為教育作短期及長遠的規劃,提出各個教育環節的具體指標和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