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行業標準工時意見書

(2016 年 3 月 7 日提交予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屬下「研究標準工時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

要點:
1. 整體而言,我們支持在全港各行業實施標準工時,以每周工作44小時為原則。
2. 現時教師工作時間處於極不理想的狀態:工時過長,課擔太重,雜務太多,壓力巨大,不但影響教師健康,也損害教育質素。因此教師工時必須納入規範,不應以技術理由或其他理由豁免。
3. 我們支持以立法形式規範教師工時更為有效,亦可促進教育政策的改善。
4. 根據其他地區的經驗,政府對教師工作量(包括每週工時、教學時間/節數、全年工作日數/時數等)都有清晰的標準,香港則付諸闕如;當局須搜集準確的數據,並遵從教育原則,制訂適當的標準。

1. 香港僱員工時過長,早是不爭的事實。作為一個先進富裕的社會,香港人目前的工作條件、以及家庭生活的質素,都難以令人滿意。在教育範疇而言,學生出現的行為問題,往往從家庭問題衍生;而工時過長,也是導致家庭問題(以至社會問題)惡化的原因之一。教師長時間的工作,不僅有損身心健康,也長遠影響教學質素。

2. 在有關「標準工時」的討論中,部分人士憂慮規管工時可能引致經營成本上升,但往往忽略整個社會正為長工時的惡果付出巨大成本。因此,整體而言,我們支持在香港實施標準工時,讓市民享有更健康的生活,讓家長有更多時間照顧子女的成長需要。教師行業雖有獨特的工作模式,但教師也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應該同受標準工時政策保障。針對教師工作的特殊性,制訂工時制度時難免需要有某些調節,但我們認為不能因為技術上的原因而放棄保障教師。

本港教師工作現況

3. 香港教師負擔的教學節數、需要照顧的每班學生人數,以及教學以外的雜務數量,都遠多於其他地區。多年來,由不同機構所做的調查,都顯示教師壓力持續上升,工作時數嚴重超標,教師每周工作時數近60小時或以上,這數字比統計處公布的本港僱員每周工時中位數(約48小時)高出25%,更比許多國家所訂立的工時標準(44小時)高出近四成。有過半教師每週工作達61小時或以上,四分一教師每週工作更達71小時或以上。

4. 教育改革以來,每個環節的工作份量和難度都顯著上升。政府不斷推出新政策,要求學校執行,但人手編制遠遠追不上需要,導致教師疲於奔命,工時不受控制。長時間的工作壓力,令教師成為情緒病的「高危」行業之一。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一項調查,估計有13%教師患上經常焦慮症,病發率是一般香港市民的三倍。教師自殺的個案亦不時出現,2000年至今已超過三十宗。長期處於疲憊狀態的教師隊伍,對教育質素是一大隱憂。近年多個調查顯示,近半教師有離職的念頭,已是一個警號。

立法規管的必要

5. 有意見認為不一定要立法規管工時,透過教育政策以及學校行政管理就可改善教師工作量。然而,相關的呼籲教育界已提出多年,教師的工作情況仍日趨惡化。政府曾聲稱為教師 「拆牆鬆綁」,最終亦淪為口號。在複雜的社會環境、競爭的教育生態下,學校與教師的任務只會越來越多,但由於沒有相關的法例規管,政策制訂者以及學校管理層,只會不斷要求教師負擔更多工作,導致教師工作膨脹、工時超標的情況日益嚴重。

6. 事實上,教育政策與教師工時,是互為因果的關係。政策固然會影響教師工作量及工時,但透過完善教師工時制度,也可以倒過來促進教育政策的改善,為教師和學生締造更有利的教學環境。在一些勞工權利更受保障的地區,教師工會能夠透過集體談判制訂教師工時及課時,爭取合理的教學條件。可是本港的工會尚未能獲得相等的權利,因此我們認為,以立法方式制訂工時更形需要,亦符合香港目前的實際情況。

不同的規管方式

7. 觀乎世界先進社會,對教師工時都有明確規範,充分考慮教師承受能力與教育原則,香港卻付諸闕如,往往只是以資源為主要考量。許多新政策的推行,都是以不增加人手為前提,這種做法難以維持高質量的教育工作。我們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提出以下規管教師工時的方向:

8. (一)規範每周工時:首先,每週標準工時44小時的原則,應該同樣適用於一般教師。有人誤以為訂立教師標準工時是「斤斤計較」的表現,不符合教師的專業本質。我們必須強調,訂立標準工時不會阻止教師為學生付出更多愛心和時間,只是希望教師擺脫無止境增加工作的困境。現時香港教育尚能維持一定水平,學生表現在世界名列前茅,是依賴教師大量加班,犧牲休息和生活而來。社會應該珍惜他們的付出,而非剝削他們的熱誠。

9. (二)規範課時/教節:教師教好一堂課,要有充足時間作準備及跟進,否則影響教學成效。世界大部分地區都有規範學校教師的授課節數/時數,以維持合理工作量及教學質素。我們建議香港訂立相關標準,讓學校有所依循,例如用「每週教學時間」作為統一的計算基礎,學校按其個別情況換算成每周/循環節數,適當安排教師的課擔。

10. (三)訂立非教學工作比例:近年教師行政工作大增,我們建議訂立非教學工作的比例,以免行政事務影響專業教學工作。在英國,甚至有協議訂明,有21種非專業的行政工作不應由教師長期擔任,須由文職及行政支援人員負責。

11. (四)訂立總教學日數/時數:教師的工作以一學年為周期,不少國家均有規限每年教學日數或時數,如英國規定教師每年工作195天,上限1,265小時。學校不得在這195天以外指派工作,保障教師和學生享有假期。現時香港補課情況極普遍,課外活動及學生交流團越來越多,教師真正享有的假期越來越少。因此,訂立每年的工作時間上限,也值得考慮。

12. 總括而言,雖然教師的工作模式特殊,不同學校、不同職級會有差異,但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仍可以有客觀的準則依循。同樣,對於幼稚園教師和大專教職員,也可根據不同情況,制訂教學時數和工作時數的規範。因此,當局須就教師工作搜集準確的數據,並遵從教育原則,制訂適當的工時及課時標準。
結語

13. 對教師而言,制訂標準工時並非為了獲取額外的超時報酬,而是要達致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紓緩工作壓力,保障教師身心健康。同時,透過合理安排教師的工作時間,亦能夠釋放教學空間,加強照顧學生,維護教育質素。
14. 我們深信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能改善勞僱關係、家庭幸福,讓市民生活更有尊嚴,有利於整體社會發展;制訂教師工時政策,有助建立人性化的工作環境,對教師、學生和家長都有莫大益處。期望當局能夠不畏困難,為此願景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