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向申訴專員投訴教育局行政失當  操守議會岌岌可危

新聞稿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

界定教師操守及聆訊教師失德個案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下稱:操守議會),第11屆成員已於2016年4月30日落任。教育局沒有按照常規於本年初舉行換屆選舉,至截稿前,教育局仍未作出任何公布,操守議會的狀況令人擔憂,教師專業自主岌岌可危。

教協會會長馮偉華指出,教育局為了實行教統會對操守議會的改組建議(改組建議),肆意破壞操守議會的組成方式,剝奪教師參選及投票的權利;此外,教育局亦未有就改組建議諮詢前線教師便強行實施;並一再拖延和迴避成立「教學專業議會」。就以上種種問題,本會懇請申訴專員主動調查教育局在處理操守議會的事情上是否行政失當。

肆意破壞操守議會的組成方式

第11屆操守議會成員的任期已於4月30日屆滿。按照常規,教育局應於2016年1月發出通函,邀請教師、學校及教育團體提名候選人參與換屆選舉,並於4月舉行投票。可是,教育局至今仍未有按原定日程舉行選舉。直至4月18日,教育局陸續通知操守議會成員,邀請繼續留任,延任日期暫定至2017年4月30日止。

教育局不按行之有效的程序辦事,延誤操守議會的換屆選舉,濫用職權而自創延任安排,令有意的教師或教育團體失去參選的機會,也令全港教師失去投票選舉新一屆議會成員的權利。

此外,雖然教育局以延長第11屆操守議會成員的任期來處理改組建議的實施,然而,據本會了解,已有多逹10位的操守議會成員表示不會接受延任邀請(即過了2016年4月30日便會停任),但教育局卻沒有將操守議會成員修正名單公布,任由網頁上只保留原有的名單資料,剝奪教師獲得相關資訊,教育局無疑是行政失當。

譴責教育局粗暴踐踏專業

教育統籌委員會於2013年初成立工作小組,檢討現時操守議會的運作及組成。教育局收到工作小組的報告書後,不向教師作公開諮詢,便大改操守議會的組成:

1. 大幅增加教育局委任議席,並削減教師直選及教育團體選舉議席;
2. 取消操守議會處理投訴個案的聆訊程序,改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 委任的3名人士處理;
3. 限制經選舉產生成員的任期至最長6年,不得連任。

  現屆組成 改組方案 升/降幅
教師直選議席 14 13 ↓ 7.14%
教育團體議席 7 1 ↓ 85.71%
師資培訓機構議席 1 1
辦學團體、學校議會及校長團體 3 6 ↑ 100%
教育局委任議席 3 7 ↑ 133.33%

表一: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改組方案

教協會強烈譴責教育局粗暴踐踏教育專業,藉委任進一步控制操守議會。就著操守議會改組建議,教協會要求:

  1. 應維持原有的七個教育團體議席,即包括「教師工會」2席、「學科團體」3席、「教育評議及研究團體」1席和「其他教育團體」1席,而「教師提名類別」的議席亦應相應地增加,以確保由教師選舉產生的議席仍佔總數的一半;
  2. 聆訊工作應由議會成員繼續負責,以有效履行議會的職能;及
  3. 透過選舉產生的議會成員不應受「六年任期」的規定所限。

教協會強調,操守議會仍是按照《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執行教師專業紀律的唯一機構,而專業守則是本港唯一一份可參考的文本資料。教協會將密切留意操守議會的變動,以防止教育局在過渡期內,任意修改專業守則,無理約束教師行為。

最後,我們要求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收回延任安排的做法,並盡早舉行換屆選舉,讓操守議會重回正軌,讓議會成員能夠取得合法的民意授權,並就操守議會改組建議諮詢全體教師意見。教育界的普遍共識是從速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教育局應從善如流,還教師真正專業自主!

~ 完 ~


香港申訴專員公署
申訴專員
劉燕卿女士:

懇請 貴公署主動調查教育局
肆意延長香港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委員會任期、
沒有就改組方案諮詢前線教師及拖延成立「教學專業議會」

1.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操守議會)是源於《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的建議而於1994年4月成立,是教育局轄下的一個諮詢團體,職權範圍包括(資料源自操守議會網頁)﹕

  • 向政府建議有關提高教育專業人員操守的意見;
  • 擬訂一套應用準則,以界定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操守,並通過諮詢,使這套準則得到各個教育界別廣泛接受;及
  • 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

2. 操守議會的設立是一個過渡性質的安排,以讓教育界成立「教學專業議會」(General Teachers’ Council)。

3. 最近,教育局為了實行教統會對操守議會的改組建議(改組建議),肆意破壞操守議會的組成方式,剝奪教師參選及投票的權利;此外,教育局亦未有就改組建議諮詢前線教師便強行實施;並一再拖延和迴避成立「教學專業議會」。就以上種種問題,本會懇請 貴公署主動調查教育局在處理操守議會的事情上是否行政失當。

肆意破壞操守議會的組成方式

4. 操守議會現時的組成方式實行超過20年,至今已是第11屆。操守議會共有28個議席,分別來自3個類別:教育團體提名類別(11席)、教師提名類別(14席)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名成員類別(3席),其中教育團體提名類別的成員和教師提名類別的成員是由直選產生。而所有成員的任期為2年,即每2年教育局會舉行選舉,讓合資格的教師及教育團體參選,並在全港學校進行投票。

5. 第11屆操守議會成員的任期已於4月30日屆滿。按照常規(附件一),教育局應於2016年1月發出通函,邀請教師、學校及教育團體提名候選人參與換屆選舉,並於4月舉行投票。可是,教育局至今仍未有按原定日程舉行選舉。直至4月18日,教育局陸續通知操守議會成員,邀請繼續留任,延任日期暫定至2017年4月30日止(附件二)。

6. 教育局不按行之有效的程序辦事,延誤操守議會的換屆選舉,濫用職權而自創延任安排,令有意的教師或教育團體失去參選的機會,也令全港教師失去投票選舉新一屆議會成員的權利。

7. 此外,雖然教育局以延長第11屆操守議會成員的任期來處理改組建議的實施,然而,據本會了解,已有多逹10位的操守議會成員表示不會接受延任邀請(即過了2016年4月30日便會停任),但教育局卻沒有將操守議會成員修正名單公布,任由網頁上只保留原有的名單資料,剝奪教師獲得相關資訊,教育局無疑是行政失當。

前線教師零諮詢

8. 教統會於2015年11月向教育局提交《促進及維護教師專業操守現行機制檢討報告》(Report on Review of the Present Framework and Mechanism for Promoting and Upholding Teachers’ Professional Conduct ),其中就操守議會的功能、組成和運作提出建議。教育局延長本屆議會成員任期,便是志在過渡期內落實改組建議。

9. 操守議會雖然是一個諮詢團體,但其職權範圍影響著全港教師的專業發展、操守界定和失當個案的處理,然而,前線教師卻對教育局有意改組操守議會毫不知情,如非事件曝光,教育局從沒有諮詢前線老師,教育局單方面接納及強行以延長現屆成員任期去實施改組建議,如何令人信服教育當局在維護教師專業發展?聆聽業界意見?

拖延及迴避成立「教學專業議會」

10. 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教育透視 國際顧問報告書」已經提出政府應該考慮成立具有教師註冊功能的專業組織。直到90年代成立「教學專業議會」更是讓教師走向專業自主的共識與期望,甚至1997回歸後的第一份《施政報告》,時任特首董建華先生提出兩年內為教師設立「教學專業議會」,董先生再於1998年的第二份《施政報告》,提出撥款二千萬元作為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的經費作為教師的專業團體。

11. 可是,20年過去,教育局並未執行《施政報告》的政策,並藉詞「成立『教學專業議會』對教育界影響深遠,業界對其角色、功能、組成方法、會費及運作模式等具體細節一直未有共識。教育局會繼續檢視教育界的情況,再作考慮」(附件三)。對於教育局無視亦無意落實《施政報告》的政策指令,窒礙教師專業發展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總結

12. 本會懇請 貴公署審視教育局就上述事宜的處理及政策執行是否涉及行政失當,如查明屬實,還請 貴公署向教育局提出修正建議。

如需進一步查詢,歡迎賜電2780 7337與本會秘書部盧偉明先生聯絡,謝謝。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會長 馮偉華

謹啟
2016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