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合約 長期傷害
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調查 2016 報告書

2016年5月29日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86KB)

20160529

1.      背景

1.1    教育改革以來,由於學校工作不斷增加,編制人手無法應付實際需要,政府又不願增加經常開支、改善教師編制,傾向以發放一筆過的短期津貼,讓學校以短期合約方式聘請人手,從而衍生了大量合約職位。早期主要用以聘請教學助理,輔助教學工作,後來則擴展至聘請合約教師,近年又出現了副教師、助理教師等非正規的低薪教學職位,逐步改變了教師行業的面貌。

1.2    這些合約職位,由於不受《資助則例》約束,無論在薪酬待遇、職業穩定、專業發展機會等方面都受到剝削,但由於常額職位難求,有志投身教育界的年輕人唯有被迫接受這些合約職位,期望日後有機會成為常額老師。然而,教育界的「合約」職位,比一般職場上的合約存在更大的不公,受制於僵化的政府政策,這一代的年輕教師即使表現優秀,而學校又有實際需求,也不保證能夠獲得留任。

1.3    根據教育局提供的數字,資助學校「非編制」教師的比例和人數,近年都有上升的趨勢。小學由兩年前的7.3% 增至今學年9.1% ,平均每間有4位合約教師;中學由11.0%增至12.0%,平均每間有7位合約教師。

20160529-table1

然而,此數字只包括合約教師,尚未包括為數眾多的助理教師、副教師及教學助理。雖然他們也有擔任教學職務,但教育局沒有為這些職位作統計(換言之並不當他們是正規教師),並完全漠視他們應有的權益。據我們收集的資料,平均每所學校約有5位教學助理。按上述數字推算,連同官立及直資學校,全港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約有一萬位短期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佔公營學校教學人員總數約20%。

1.4    教協會曾多番警告,短期合約職位成為常態,將為教育帶來重大危機。去年六月,一位碩士合約教師自殺身亡,一度令社會關注合約教師面對的困境,但政府至今仍未有跡象正視問題。有見及此,本會連續第二年舉行大型調查,於本年3至4月,透過網上問卷收集了1,334位老師及教學助理的資料,進一步呈現他們的處境。我們將調查對象分為以下四類作分析:(一)一般負責教學的合約教師;(二)副教師/助理教師;(三)有負責教學的教學助理;以及(四)不用教學的教學助理。各類數字見下表:

20160529-table2

2. 合約教師/教學助理的特點

2.1 年輕:調查發現,短期合約職位多由年輕人擔任,年齡中位數為 25-29歲,遠低於全港教師年齡中位數(40歲)。30歲以下的合約教師超過五成(54%),35歲以下更超過85%。副教師/助理教師和教學助理更年輕,六成以上均在30歲以下。

合約教師
副教師/
助理教師
教學助理
(
需教學)
教學助理
(
不需教學)
總計
24歲或以下 7.4% 11.1% 24.3% 29.8% 13.4%
25- 29 46.8% 52.8% 50.5% 36.0% 46.4%
30-34 30.6% 21.3% 14.0% 21.9% 26.0%
35- 39 8.0% 6.5% 6.1% 6.7% 7.4%
40歲或以上 7.2% 8.3% 5.1% 5.6% 6.7%

然而,若對比去年調查,30歲以下的合約教師超過六成(63.6%)。可以預見,當合約教師長期不能進入編制,平均年齡會逐漸上升。

2.2 高學歷:合約教師超過四成(40.7%)持有碩士或以上學歷,比去年數字(36.4%)更高。副教師、助理教師以及需要負責教學的教學助理中,亦有近兩成持有碩士學歷(附表3)。

2.3 多有正規師訓:師訓資歷方面,絕大部分合約教師(97.4%)都有接受師訓;副教師/助理教師亦有超過9成接受師訓;教學助理方面,當初設立此職位的原意並非負擔教學工作,然而卻仍有過半教學助理擁有師訓資歷。

合約教師 副教師/
助理教師
教學助理
(
需教學)
教學助理
(
不需教學)
接受師訓比率 * 97.4% 91.7% 65.4% 43.5%

*包括已完成及正在修讀師訓課程,詳細分類見附表4。

2.4 同工不同合約職位並無固定的薪級表,即使工作與常額教師無異(同樣每周教30節課,負責不同的行政組等),待遇卻沒有保障。調查顯示,有三成合約教師薪酬低於常額教師的起薪點,而副教師/助理教師和教學助理的薪酬中位數僅有12,000-13,000,不及常額文憑教師起薪點的一半,然而他們都具備教師資歷,並負擔實際的教學工作。

「副教師之職位,人工是教師的一半,工作量卻與教師一樣,然而假期卻只如一個普通的文職人員,請問現在的社會,出現了什麼問題?」(一位中學副教師)

「本人大學修讀心理學,並完成教院的照顧學習差異專業課程,對SEN 教學有熱誠。奈何政府無意加強對SEN老師的重視,推行新資助模式後,只撥款給校方,並無監控如何運用金錢聘請老師。結果,我初入職時只是常額老師的一半薪資,但仍然有30課節,抽離小組教學。校方寧可多聘人手,也不給合理待遇,這嚴重打擊工作士氣。」(一位小學「學習支援助理」)

2.5 合約期短,續約機會不確定:九成以上的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的合約期都只有一年,有2.2-5.3%的合約更不足一年(例如只有11個月)。其後能否續約,需要視乎學校資源,而且往往要到學年尾才能得知。在3-4月調查期間,約七成的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都表示不清楚下年度的續約機會。僅有約兩成獲校方表示將會續約,而能夠有機會轉聘為常額老師的,僅佔1%。(附表11)

「校方只願意以11.5月的合約期限來簽約(1/9至15/8)。理由是教師在暑假不需工作(其實也要回校開會和備課),所以該月沒有薪金。如果教師日後成為常額的話,年資計算也會有影響。」(一位小學合約老師)

「官校合約教師更無保障,必定一年一簽,校方更到七月才會通知續約與否。因此我們每年也為續約問題感憂慮。」(一位官立中學校合約老師)

2.6 流動率高:由於職位不受保障,每當學校沒有經費(例如政府發放的臨時津貼終止,雖然學校明明不夠老師),首先被開刀的都是合約教師。根據調查,年資超過一年的合約教師之中,超過三分之二(67.2%)都曾經轉校(附表8),與去年調查所得數字(67.8%)相若。

過去兩年,有超過四成的合約教師及副教師/助理教師曾經轉校,教學助理(需教學)的轉校比率亦超過三分之一(見下表)。值得留意的是,副教師/助理教師的流動率高於其他職級,反映此職位的臨時和非正規特性。


合約教師 副教師/
助理教師
教學助理
(
需教學)
教學助理
(
不需教學)
一年內曾轉校* 23.2% 29.5% 20.3% 19.7%
兩年內曾轉校* 40.4% 43.2% 36.7% 26.5%

*只計算年資超過一年者

「政府扼殺新老師學習如何教學,反而訓練我們不斷找工作。坦白說,一到三月,我心理上就是打兩份工:一份全職教書,一份全職找工作。」(一位合約老師)

2.7 轉任常額無期:調查發現,有超過三成(30.3%)合約教師年資超過7年,與去年數字(24.7%)相比有顯著增加。有近一成合約教師更已入職超過10年。

2.8 工時長,工作蕪雜:香港教師普遍工時長、雜務多,對合約教師而言,由於地位低微,他們在工作分配上往往沒有議價能力,因此工作性質往往更為蕪雜。調查顯示,超過一半(55%)合約教師每周工作55小時以上,有一成更超過70小時。(附表12)

「合約教師往往是被欺壓的一群,當你是合約員工,知道你會為保飯碗,任何事情都會逆來順受;所以在各方面,包括任教班別、行政工作都會遇到不公平的對待。」(一位合約老師)

2.9 當問到是否有意離開教育界,超過三成合約教師表示有,副教師/助理教師和教學助理更高達四成左右:

合約教師 副教師/
助理教師
教學助理
(
需教學)
教學助理
(
不需教學)
有意離開教育界 32.9% 38.5% 42.4% 40.6%

數字反映不少合約同工對前景感到意興闌珊。至於最不滿意的原因,合約教師最不滿的是以合約方式聘用(83.7%),副教師/助理教師和教學助理則最不滿工資過低。(附表14)

「十年了,如果當初選擇其他行業,已經生活美滿……」(一位中學合約老師)

3.  短期合約化的長遠傷害

3.1    結構性剝削,磨蝕年輕教師:在政府執意不肯改善編制之下,教育界的「結構性剝削」已經形成。隨著常額教席空缺萎縮,短期合約教師、副教師/助理教師和教學助理已成為了年輕畢業生普遍的入職點。於是,本應是最有活力和熱誠,也具備良好專業訓練的新教師,將會長時間在不確定中浮沉,在「食物鏈」的最底層掙扎,磨蝕心志。

3.2 破壞學校穩定的學習環境,危害教育質素:今個學年接連發生多宗學生自殺事件,對於防止悲劇發生,年輕教師負有重要的角色,他們相對地能夠和學生產生共鳴,獲得學生的信任。可是,當合約教師需要不斷轉校,辛苦建立的師生關係也會隨之流失,教師亦無法陪伴學生成長,長期跟進他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亦令他們無法專注教學和照顧學生,是教育質素的一大隱憂。

3.3    打擊教師專業前景,未來青黃不接:前天(5月27日),香港教育學院正式升格為教育大學,教育界期望能夠藉此提昇教師專業地位,吸引更多優秀年輕人。可是,社會一方面投放大量資源培育學生,另一方面卻任由短期合約泛濫,令畢業生疲於不斷找工作,甚或在意興闌珊中離開教育界,是巨大的人才浪費。教師不再是可以讓年輕人追求穩定發展的事業,對教育專業是致命打擊。長此下去,教師專業將出現青黃不接,整體的教育質素難免受到衝擊。

4.      建議

4.1    多年來年輕合約教師和教學助理總數一直增長,已經達到總教師人數20%之多,顯示他們並非短期工作,是教育界的長期需要。同時,年青合約教師學歷高,受訓比例高,應該視作教師隊伍的新力軍。但事實上,他們工時長,職業極不穩定,同工不同酬,目前的情況絕不合理。教協會認為,改變年輕教師的處境,改善教育生態,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政府須盡快制訂短期和長遠措施,解決目前的困境。

4.2    短期措施:穩定學校環境,自動延長「三保措施」保留超額教師期限
在治標的短期措施方面,政府應致力穩定中小學環境,遏止因人口下降導致教師流失。目前中學情況嚴峻,當局應容許「三保措施」縮班的學校,自動延長超額教師的保留期限,至2020年升中人口全面回穩為止。

4.3    中期措施:檢討短期津貼,轉為常額撥款
當局應檢討運用短期津貼造成的弊端,一些有利提升教學的津貼,應盡量轉為常額撥款,讓學校可以作長遠規劃,安心聘用教學人員,也為受聘教師提供長遠的專業發展機會。

4.4  治本措施: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增加常額職位:當局必須投放額外資源,改善中小學班師比及教師編制,增加常額職位,吸納優秀年輕教師,落實中學小班教學,提昇整體教育質素。只有根治合約教師問題,令教師重新成為有前景的行業,香港的教育發展才會有希望。

4.5   學校應珍惜、善待年輕教師:除了改善政府政策外,我們亦呼籲各學校善待年輕教師,做良心僱主。不少學校都關心年青教師,設法挽留出色的人才,然而也有一些做法有調整的必要,例如:

  • 應全年聘請,避免11個月合約,影響年輕教師年資之計算;
  • 應避免「副教師」等名目,既然有教學任務,便應該給予合理職位及待遇,同工同酬;
  • 如學校有常額編制空缺,應以常額聘用老師,而避免用合約方式聘請;
  • 合理地對待年輕教師,平均分配工作量;
  • 給予年輕合約教師適當的在職學習和進修機會,視他們為教師隊伍的新力軍。

[完]

>> 報告書全文及附表 (PDF,586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