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教三十節課的「非教學人員」?
回應教育局「公營學校非編制人員與學校發展正面睇」

新聞稿 2016年5月31日

20160531

5月29日,教協會公布「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2016調查報告」,指出由於政府不肯改善教師編制,導致學校聘請大量短期合約教師,以及擔任教學職務的低薪「副教師」、「助理教師」、「教學助理」等。這些職位絕大部分由年輕人擔任,他們擁有高學歷和師資培訓,卻被迫不停轉校,在短期合約職位中不斷受到剝削。本會推算,上述短期合約職位的人數總和,佔整體教職員人數近20%。

昨天(5月30日) ,教育局於網頁發表「公營學校非編制人員與學校發展正面睇」(下稱「正面睇」), 認為本會的報告「有與事實不符之處」。根據局方說法,合約教師佔整體教師人數不足百分之十,而且多年來的數目非常穩定,並無大幅上升的現象。

為甚麼兩者的計算差別那麼大?其實本會在報告中已清楚說明,因為教育局的統計只計算「合約教師」,無視其他同樣從事教學工作,但沒有教師「名份」的人員。「正面睇」再次證明教育局的疏漏:

「在現行制度下,香港所有公營學校每年均按其所開設的班級數目,依既定比例獲編配所需的『編制內教師』,當中並不包括『教學助理』、『助理教師』或『副教師』等『非教學人員』。這些『非教學人員』在學校中亦往往並非擔當教席。」

◎ 副教師是「非教學人員」?

我們對教育局這種認知感到驚訝,反映了局方對前線實況的理解,與前線教師多麼巨大的落差。我們接觸的「副教師」之中,不乏每週任教三十節,教擔與常額教師無異(雖然工資不及一半)。面對一位低薪、每周任教三十節,但仍充滿教學熱誠,堅持留在教育界的年輕人,我們實在說不出:「噢,對不起,其實你是『非教學人員』……」

在百分之十的合約教師之上,加上眾多「無教師之名,有教師之實」的「非教學人員」,以及編制教師內一些以有時限合約聘請的教師,20%的比例相信是接近事實的。當然,我們更希望教育局今後會準確統計各種職位的人數,讓公眾看到更清晰的圖像。

◎ 數字有改變,人手無改善

教育局又在「正面睇」中列舉一些措施和金額,顯示整體學生與教師比率有顯著改善,學生單位成本亦有所增加。這些數字上的改善,主要是由於學生人口下降(分母減少  數值增加),但教師人手沒有實際增加。相反,在學生人口下降下,教師編制會不斷萎縮,學校在人手緊絀下,唯有又用現金津貼聘請短期合約教師,形成惡性循環。說到底,政府是這種「結構性剝削」的始作俑者。

◎ 準教師何去何從?

在此情況下,我們對準教師(以至整個教師專業)的前景充滿憂慮。2004年中學教師年齡中位數是37歲,2014年增至40歲;同期小學教師年齡中位數由35歲增至39歲。有學校真實個案,已連續5年沒有新聘常額教師。當學校沒有健康的人事更替,準教師何去何從?但教育局的「正面睇」非常樂觀:

「根據過往經驗,平均每年約有千多名中小學教師因退休或其他個人原因離開教師行列。換言之,每年因教師自然流失而騰出千多個教席空缺,預計未來五年的情況將與以往相若,這正好為新畢業準教師提供入職機會。」

顯然,教育局又一次忘記了,我們還有數以千計擁有師訓資歷,但仍在副教師、助理教師及教學助理等崗位中載浮載沉的「非教學人員」。他們許多曾經都是準教師。他們還有希望成為(教育局定義的)教師嗎?還是最終都要黯然離開,「自然流失」?

我們期望,教育局在「正面睇」之餘,更須正視問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