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短期合約教師是結構性剝削

2016 年 5 月 30 日 香港電台《左右紅藍綠》
馮偉華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
http://podcast.rthk.hk/podcast/item_epi.php?pid=390&id=73302

20160530

教育本來是長遠的使命,但很不幸,在我們教育界,近年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有志投身教育的年輕人,有很高的學歷,接受過專業的師資培訓,工作表現很 好,但在學校永遠只能夠得到短期合約,要不斷轉校,每年一到三、四月,就要分心去「搵工」。除了合約教師之外,還有一些稱為「副教師」、「助理教師」、教 學助理等,既低薪又臨時的職位,工作和全職教師一樣,但人工不及正規老師的一半。年輕人缺乏議價能力,若有心想留在教育界,就要被迫接受這些職位,結果就 像身處「食物鏈」最底層,不斷受到剝削。

學生和家長都會奇怪,同樣是教學,為甚麼有些會叫做「副教師」?為甚麼有些很好的老師,下學年都不可以繼續任教?不可以陪伴學生成長?為甚麼已經建立的師生關係,都輕易被沖散?

造成這些怪現象的原因,是政府明知道學校人手不足,卻不肯增加學校的教師編制,反而向學校發放臨時津貼應付需要,於是學校就只以短期合約方式聘請人手,產生了大量合約職位。但對於這些年輕教師,教育局完全漠視他們的困境,甚至準確的統計數字都欠奉。

政府的政策失誤,令短期合約在教育界泛濫,已經形式了「結構性剝削」。根據教協最近的調查,這些形形色色的短期合約職位,已經佔公營學校教職員接近兩成, 比例還會不斷上升。「最受害的是一些年輕老師,他們在不同的合約崗位擔任教學助理、合約老師或副教師,在裏面浮浮沉沉,始終欠缺穩定的工作前景。」
他們絕大部分都是 35 歲以下的年輕人,擁有高學歷和正規師訓,但與正規教師同工不同酬,而且合約期短,每每到學年尾才知道能否續約,流動率極高。

有不少年輕人畢業十年,不斷轉校再轉校,最終只有黯然離開教育界。為甚麼社會要這樣打擊滿懷教育熱誠的年輕人?假如教師不再是年輕人能夠長遠投身的事業,香港教育的未來會怎樣?長此下去,教師專業將出現青黃不接,整體的教育質素都會受到衝擊,最終要由整個社會「埋單」。

因此我們認為,政府必須糾正短期合約泛濫的現象,即時延長超額教師的保留期,以免常額編制進一步減少,治本之道是穩定學校環境,改善中小學的班級與教師比例,增加學校常額教師職位,讓優秀的年輕人發展所長,令教師重新成為有前景的行業,香港教育才會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