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教育局停止向學校發放廣泛閱讀計劃津貼的回應

新聞稿 2016年9月20日

20160920

教育局於8月向學校發出更新的「擴大的營辦開支整筆津貼」運用指引,於附註中列出自16/17學年起,教育局將停止向學校發放兩項廣泛閱讀計劃津貼,學校將失去$8298至$ 34468不等的資助金額。該兩項「廣泛閱讀計劃」津貼自1997年起開始向各資助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發放,供學校作購置圖書、期刊及多媒體閱讀材料之用,讓學生盡量多接觸中文和英文,培養良好的閱讀習慣,從而提升閱讀能力。

然而,教育局卻於開學前突然停止向學校發放中、英文兩項「廣泛閱讀計劃津貼」,令校長、圖書館主任和前線教師措手不及,更有校長表示教育局於事前並無廣泛諮詢學校的意見,事件惹來很多校長和老師的不滿。當年教改四個關鍵項目中,「從閱讀中學習」是其中之一,如今教育局突然削減閱讀津貼,更是與教改背道而馳。教協會認為,教育局沒有在決定削減津貼前廣泛諮詢教育界,更發出錯誤訊息,令市民懷疑閱讀不再是教育局關注的項目,做法不能接受。

諮詢失效,獨斷獨行

教育當局在改變政策或行政措施前,應該有一個系統化的諮詢制度,吸納各不同持分者的意見。然而,教育局近年並沒有認真尊重和諮詢持分者的意見,諮詢制度變得非常隨意。這次取消「廣泛閱讀計劃」津貼,情況變得更為突出:

  • 沒有諮詢最大的教師團體教協會。
  • 沒有諮詢主要的校長團體香港中學校長會、香港資助小學校長會及特殊學校議會。
  • 沒有諮詢學校圖書館主任、中文科及英文科主任與教師和家長意見。
  • 沒有諮詢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 很多校長和教師都被蒙在鼓裡,最後影響的學生也不知情。

教育當局只向少數校長徵詢意見,猶如只是「摸底」,不做諮詢。

「節省開支」,犧牲學生

有校長及圖書館主任反映,教育局官員因應財政司司長要求各部門於2016/17年度開始「節省1%開支」的指令,決定於新學年停止或減少發放一些經常性津貼,包括「廣泛閱讀計劃津貼」。

根據財政司司長網誌,「節省措施」是「希望鼓勵部門檢視手上工作的優次,看看那些工作已經不合時宜,可以取消,那些可以進行整合,提升效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的內部通告也列明,措施旨在控制政府整體開支的增長,並非縮減開支;部門因應其實際運作情況,更積極地透過重組工序及重訂優次,更有效地為資源增值,以騰出更多資源內部重新分配,改善現有服務及推展新的公共服務。明顯地,「節省措施」是針對決策局內部運作開支,而非針對前線服務對象,教育局應先檢討內部運作開支,而不是削減直接影響學生的津貼,為求達標不惜犧性學生的利益。

教育局這次選擇削減與學生直接有關的津貼,不單與教育改革和基礎教育課程指引鼓勵學生閱讀的理念背道而馳,更錯誤解讀財政司司長指示各部門節省開支進行資源增值的原則,為求達成「節省1%開支」的目標,犧牲學生的利益。

懸崖勒馬,撤回決定

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議員已於9月10日致函吳克儉,要求他交代教育局節省開支的細節,然而10日過後至今尚未收到具體回覆,令人遺憾。本會現要求:

  1. 教育局立即撤回「停止向學校發放廣泛閱讀計劃津貼」的決定,並向學校及校長教師同工致歉;
  2. 教育局須向教育界解釋,在執行「節省1%開支」的指令時,有否首先檢視手上工作的優次,而非直接削減學校資源;教育局亦須交代,擬定削減的資源中,是否還包括其他影響學校運作的資源;
  3. 教育局應該重新確立一個能夠廣納眾議的諮詢制度和程序,在改變政策或行政措施前,廣泛諮詢教育界,聽取意見。
  4. 本會副會長葉建源先生已經代表部分非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致函教育局長吳克儉先生,要求就教育政策會面。
  5. 如本會得不到積極回應,本會將考慮直接約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女士或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了解政府是否同意犧牲學生的利益換取資源節省。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附錄:圖書館主任心聲

現時圖書的價格愈來愈貴,削減廣泛閱讀計劃津貼後,學校實在無法添置適量的圖書,加上政府推廣電子書,而收費的電子書品質較好。失去該筆津貼,學校難以推動學生閱讀,圖書館的定位和作用也會降低,政府應增加資源讓學校購買實體及電子圖書,而不是削減津貼。
廣泛閱讀計劃津貼原可用作購買電子書以提升閱讀效能,因電子書較昂貴,削減津貼有礙學校推行電子閱讀。
敝校校長及老師都反對削減廣泛閱讀津貼,教育局在削減津貼前沒有諮詢學校,也沒有發出正式文件,做法非常鬼祟。
取消津貼事前沒有諮詢教育界,突然取消,亦沒有替補方案及津貼,無疑對學校推動閱讀造成嚴重打擊。不少學校都是每年善用此筆津貼去為學校增添圖書,以支援不同學科,亦供學生借閱,本人正想運用此津貼去購買一些圖書以支援STEM,因津貼取消而沒有資金去為圖書館添置圖書。

近年政府不斷削減資源,教育城的閱讀計劃推行非常出色,卻被削而失了支援推動閱讀。對於教改提出的跨課程閱讀,亦沒有相關資源配合。鼓勵學校發展電子書,削了津貼,何來有錢發展。

學生每天留校時間最長,放學後亦有不少活動,未必方便到就近公共圖書館,學校圖書對初小學生尤其重要。而且學校推動閱讀活動多有對學生級別、程度的針對性,和學校課程結合,學校圖書館角色非公共圖書館能取代。
低收入家庭一般忽視學童課外閱讀的培養,與較富有的家庭相反,如減少在學校閱書的機會和語文能力的培養,更易造成跨代貧窮,不利社會發展。

附錄:校長心聲

特殊學校議會 教育局只是在暑假期間通知主席,沒有諮詢,只有知會。
中學校長 學校為確保圖書更新,被迫用儲備或其他津貼買書,政府手段太不要得。
小學校長 閱讀資源不可減,反而要增加!
小學校長 學校開支甚多,為何添置圖書的開支還要用營辦開支整筆津貼來支付?
小學校長 最近教育局向學校發出的通函好鬼馬,連著5份附錄,但又唔印出來,偷偷摸摸。

我校每年也用這八千幾元買中、英文新書,今年要馬上取消。

小學校長 今年津貼只上調2.4,仲要取消萬多元廣泛閱讀津貼!太過份!
小學校長 政府每次回應都叫人靈活運用財務資源,但事實是資源不停削減。
小學校長 此例一開,日後教育局再削減撥款,或推行任何措施,事前再不會諮詢學校意見。
特殊學校校長 敝校今年主打跨學科閱讀,現在要微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