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中國歷史課程修訂問卷調查結果

新聞稿2016年10月30日

1. 背景

1.1 教育局正進行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諮詢,為期一個月的首輪諮詢將於10月31日結束。是次諮詢引起各界的關注,牽涉的問題眾多。為了反映中史教師對課程修訂的意見,教協會於10月11至26日向中學的中史老師發出傳真及網上問卷,共收回有效問卷178份。其中約四成(39%)為中史科主任,其餘為科任教師。回應者當中,有89%的學校是採用初中獨立中史科教授,其餘一成以其他科目(如兩史合併、綜合人文科等)處理,比例與實際的情況相若。

2. 教師對新課程整體評價偏低,半數認為有反效果

ch012.1 調查結果顯示,整體而言,只有6%中史教師認為新課程對改善中史教學「會有幫助」,有36%認為「分別不大」,認為「會有反效果」的比例最高,有50%。另外有8%表示「無意見」。(見圖表一)

2.2 當局提出新課程的三大宗旨,包括 (1) 提高學生學習歷史的興趣;(2) 培養學生研習歷史能力,以能鑑古知今;以及 (3) 培養對社會、國家及民族的歸屬感。教師認為新課程是否能夠達致這些目標?調查結果顯示,認為「會有幫助」的教師僅有14%-16%,大幅少於認為「分別不大」及「會有反效果」的比例(見圖表二)。其中,在「提高學生興趣方面」,有超過四成(44%)教師認為會有反效果。

圖表二:你認為修訂課程能否達致以下目標?ch02

3. 七成教師不同意精簡政治史及壓縮古代史

3.1 是甚麼原因導致中史教師對新課程的評價欠佳?以下從不同方面作探討。是次課程的其中一個重大改動,是大量壓縮政治史,以騰出空間教授新增的文化史及香港史,並且提高教授近現代史的比例。但從調查所得,這個重大的修訂方向,仍未獲得教師的普遍認同(見圖表三)。

3.2 七成中史教師不同意精簡治亂興衰內容,同意的不足三成(26%)。至於進一步詳近略遠(教育局的說法是「古今並重」),壓縮古代史,提高近現代史比例,同樣有近七成(69%)教師不同意,比同意的(27%)多超過一倍。至於加入香港史和文化史,同意的比例稍高,分別有52%及45%,但不同意的亦分別有三成及四成。

圖表三:你是否同意以下初中中史課程的修訂方向?
ch03

4. 過半數教師認為新課程偏重大一統,未能反映各歷史時期的重點

4.1 新課程精簡了政治史,將不同朝代組合為不同的歷史時期,為每個時期定出學習主題(詳細內容可參閱附件一)。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一半(55%)教師認為新課程「學習主題較偏重大一統觀念及民族融和,較忽視『亂』和『衰』」,不同意的有35%,另外有11%表示沒有意見。超過一半(52%)教師不認為當局設定的「學習主題能夠精確地反映各歷史時期的重點」,認同的只有36%,另外有12%表示沒有意見。

圖表四:對於修訂課程為每個歷史時期提供的學習重點,你是否認為:
ch04

4.2 對於上述的質疑,教育局的解釋是:「在中國歷史講及『治』與『興』,必會以上一個朝代的『亂』與『衰』為背景。」這種處理方式有明顯的主次之分——即以「興治」為主,「衰亂」則只作為「興治」的背景略作提及。

5. 文化史的設計

5.1 在現行課程中,文化史部分放在「乙部課程」,學校多集中教「甲部課程」(政治史),乙部課程往往只是簡略教授,甚至略去不教。忽略文化史的原因,一是由於課時不足無法兼顧,二是教師發現難以引起學生興趣。新課程將文化史重新包裝,是否就能夠提昇學習中史的興趣?

5.2 根據調查結果,中史教師對於新課程加入文化史,取態比較分歧,贊成與反對均超過四成。一方面,教師肯定學習文化史的價值,但另一方面,若是透過犧牲學習政治史來達致,教師則有所保留。而且,不少教師都質疑文化史選取的課題,是否適合初中學生學習,例如「魏晉南北朝的科技與藝術發展」,有關「水陸武備與改進」、「石窟與繪畫藝術」的課題;又例如中一就要學習先秦學術思想(以往是中三學生才學),罔顧學生能力。教師亦反映文化史的設計支離破碎,缺乏連貫,例如隋唐史部分要學習「唐朝婦女生活面貌與地位」,其他朝代則完全沒有觸及;現代史要學習「改革開放前後人民生活剪影」,對其他時代的人民生活則沒有著墨,顯得有政治宣傳的意味。(參閱附件二:中史教師的書面意見摘錄)

6. 有77%教師認為應重視開埠以來香港的獨特發展

6.1 雖然有過半中史教師同意加入香港史,但新課程處理香港歷史的方式,是將香港發展置入由古至今不同的中歷史時期之中。戰後的香港史部分,則把焦點放在改革開放前後香港在國家發展角色的轉變。根據調查結果,有77%教師同意「應重視開埠以來香港歷史的獨特發展」,諮詢稿未有重視。有接近五成教師分別認為「應重視香港與國家之間的互動關係」及「應重視香港主體性及香港人身分認同的建立」,但諮詢文件對後者並沒有著墨,未能符合教師的期望。

圖表五:你認為中史課程應如何處理香港歷史?
ch05

7.  僅4%教師認為有足夠課時教授新課程

7.1 課時不足的問題一直困擾中史教師。諮詢文件假定中一至中三每年有50節中史課(每節40分鐘),但現實上,據去年教協的調查,以每周五天,每節35分鐘計算,每星期不足兩節中史課的學校超過四成。而且不是所有上課時間都用來教書,也需用於評核、課室管理、校方的臨時活動等,七除八扣後已所剩無幾。而新課程涉及政治史、文化史及香港史,是否能在指定時間內完成內容?調查顯示,有86%前線中史教師認為不能夠完成,認為可以教得完的只有4%。由此看來,課時不足的問題仍然會持續。

8. 中史教學面對的難題:課時不足、中史不受重視、老師多兼教

8.1 關於初中中史教學面對的困難,有83%教師都指出是「課程太多,課時不足」,其次為「中史科不受社會重視」(77%)及「老師多是兼教,沒有多餘時間兼顧本科」(63%)。事實上,課時不斷萎縮、兼教情況普遍,都反映中史不受重視的處境。根據是次調查,兼任教師的比例是主科教師的兩倍,如不改變這種情況,中史教學亦將難望改善。

9. 逾六成教師認為課程修訂「有政治考慮」

9.1 當局修訂中史課程早於2014年底啟動,去年的焦點集中於「詳近略遠」(後改稱「古今平衡」),提高近現代史的比重。加上當局不尋常的舉措(在諮詢未完成前倉促推出「短期方案」),令公眾產生疑慮。去年教協會的中史調查,有62%受訪教師表示憂慮中史課程的發展受到政治干預。到今年,課程諮詢文件正式發布,教師又認為這次的中史課程修訂有沒有政治考慮?根據今年的問卷結果,仍然有64%教師認為「有政治考慮」,11%認為「沒有政治考慮」,25%表示「不知道 / 無意見」。

9.2 平情而論,相比去年的亂象,當局今年度的諮詢比較符合一貫的程序(儘管一個月的諮詢期稍嫌短促),但何以仍有相當比例的教師覺得課程修訂受政治因素影響?除了整體社會政治環境因素,導致民間對政府的不信任增加外,相信新課程部分內容編排,亦令人產生疑問。受過歷史學科訓練的教師,不難從當局的對課題的取捨,發現設計背後的用意。(參閱附件二:中史教師的書面意見摘錄)

10. 七成教師認為諮詢未能廣納前線聲音

10.1 是次課程諮詢引起社會多方面的關注。在首次諮詢會中,也有不少前線的中史科老師提出意見,反應異常熱烈。但可惜的是,當局所發出的諮詢問卷指明只有校長或科主任才能填寫,而且要求填寫者在問卷上寫下姓名、職級,並要校長簽名及蓋校印。這種諮詢方式能否取得全面而真實的意見呢?問卷結果顯示,有七成 ( 70%) 教師認為不能夠,只有13% 教師認為能夠,另有17%表示無意見。

10.2 我們認為,這種做法既令填寫問卷者不能暢所欲言,也無視眾多前線中史科教師的意見,令人懷疑當局諮詢的誠意。對此,當局表示一向的課程諮詢都採取這種方式。然而這並不表示一貫的做法恰當——事實上,教協會在較早前的新高中課程中期檢討時,亦提出過類似的意見,認為以一校一問卷、並須經校長「批核」的形式,不能全面收集教師聲音。尤其當個別學科出現較大爭議時,更突顯現行諮詢方式的不足。

11. 建議

11.1 在課程架構方面,諮詢文件建議的政治史部分顯得零碎,我們認為當局應避免過度壓縮政治史及古代史部分,要讓學生對歷代治亂興衰有連貫、整全的了解。此外對各朝代的衰亂敗亡須有客觀認識,而非強置於大一統觀念及民族融和的框架之下。

11.2 文化史方面,我們認為課程設計可考慮以政治史為主軸,在適當時期加入有重大影響的文化史課題,但不必勉強在每一個時期都有同等份量的文化史內容。編排課題時更不應閉門造車,須顧及學生能力及興趣。

11.3 香港史方面,固然要重視香港與國家之間的互動關係,但也不可忽略開埠以來香港歷史的獨特發展,特別是香港在中國近現代歷史的重要角色。更不應把香港史視為大陸歷史的配角,應該尊重香港人,給予應有的歷史定位。至於開埠前的香港史則可予以精簡,或作為引言略作交代,又或者在教授古代政治史時作適當補充說明,未必須以獨立課題講授。

11.4 在課時方面,現時有不少學校都未能按照當局的指引,分配足夠的中史課時。在此情況下,根本無法完成課程。當局應正視課時萎縮的現實,訂立機制,確保學校有足夠的中史課時施教,否則學校在課時不足下仍須自行刪減剪裁,課程目標將淪為空談。

11.5 在提高教學效能方面,現時諮詢文件只列出了一些支援措施,但沒有提及「專科專教」的發展方向。我們認為實施中史「專科專教」,由具備豐富學科知識與熱誠的教師任教,最能有效提昇學生興趣及教學效果,對此當局應予重視。

11.6 在政治因素方面,當局須繼續恪守專業原則,免受教育以外的力量干預。在處理現代史課題時須全面客觀,避免予人有政治宣傳、避重就輕之感。我們認為國民身分認同並非建基於偏頗的歷史認識之上,否則只會加深學生的厭惡,帶來反效果。

11.7 在諮詢方式方面:我們建議教育局改變做法,讓所有中史老師都能透過問卷表達意見。如果擔心作答者身分問題,只須填寫學校名稱或蓋校印作實,已能解決,不應以技術上的理由妨礙前線的參與。我們期望當局在下一輪課程諮詢時,能改善現行的諮詢方式,廣納前線教師的聲音。

[完]

附件一:各歷史時期的學習重點及課題(新課程大綱)

1-34-5

6-78-9

 

附件二:中史教師的書面意見摘錄

  1. 這次修訂過於強調文化的傳授,課時不足之外,也難以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反而一些學生深感興趣的課題如三國歷史卻是略掉,令人費解;而且課程修訂後,忽略了各朝治亂興衰的時序,令初中學生難有一個大概的中國歷史概念,當學生上了高中學習中史,他們會更感吃力。還有,經修訂後的中史課程不重背誦,研讀、考核中史,仿如做閱讀理解,同樣令學生研讀高中中史深感不慣,甚至會拉低整體的文憑試成績。負責修訂課程的人猶如身處象牙塔,實在需要多聽聽前線老師的意見,做更好的課程修訂。
  2. 習史不能只知興而不知衰,否則難以看到歷史發展的潮流,也由此失去鑒古知今的功能。另外,新課程中有些課題意義不大,例如改革前後人民生活剪影,宣傳意味就非常強烈。如果當局覺得學生有必要知道民間百姓的情況,為何不將新文化運動時期知識分子的生活剪影加進課程裡呢?我想答案呼之欲出。歷史應該是中肯、客觀的,但現在連課程都偏向特定政權,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3. 增加教學內容,則必須增加課時乃基本常識。若再壓縮古代史以遷就所增的本地史及歷代社會文化史,只徒添紊亂,會令整個初中課程更形支離破碎,可謂得不償失。若為了免卻因教現代史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光彩歷史:如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貪腐問題、鎮壓維權等等令中共政權尷尬的事;而竟「斬腳趾,避沙蟲」式地,由古至今一拼抹煞歷代衰亂而不教;只知歌功頌德地教歷代的興治,實屬有政治企圖的愚民教學,誠非全面史觀的客觀教學!如此改革,實是對學子的不幸!也是對從事教育工作者的不尊重!
  4. 與不同科目協調,無謂重複,中史科真正從課程精簡,考問方式等改革,令學生不會視之為畏途。而諮詢過程,應自由表達意見,不限主科或資深兼教,並且不用具名,舉辦多場講座讓前線老師了解改革內容及目的 減少政治性,應以人為本,學生為考量點,保持歷史完整性下,提升本科競爭力。
  5. 當局應該規定中史科為中一至中三級的獨立必修科;
    2.對學生而言,理解治亂興衰史較易,理解文化史較難,但是次課程改革竟將過往中三學生才學的先秦學術思想改於中一教授,是罔顧學生能力的做法。
  6. 認識文化史須有政治史(治亂史)的背景知識方可,否則難以建立時間觀念。再者,中國史的特性是政治對文化的影響甚巨,如宋代散文與科舉重視策論的關係,及書法發展與科舉以書取士的關係,並儒學發展與政府的思想政策的關係。如對治亂史認識淺薄,文化史將茫無頭緒。刪減治亂史,也削減了以史為鑒的精神。故課程改革應慮及以上問題。

 

附件三:一位教科書出版者的意見

以出版社角度,依然覺得新課程太雜亂,書很難編。教局指內容有所謂基礎與深化兩部分,學校可因應需要施教,但我們在編書時是無法切割兩者的,但若兩者都放,厚重是難免的,到時恐部分老師又會說放太多教不完。例如各朝的衰亂如何簡單概論呢?比如安史之亂,固是唐轉衰的關鍵,但是否就能這樣妄下定論指它直接導致唐亡呢?

文化史則更難處理,到底應該寫到何種程度才叫適當?宗教和婦女是否要銜接高中婦女史?那內容同樣會很沉重,不會有趣。又如清朝文化,這麼空泛應該怎麼寫?又寫完真的會有趣嗎?依我所見,所有東西只要變成教科書都不會是有趣的,即然如此,又何必添亂?我比較認同以治亂興衰為主軸,文化史為輔,有助學生理解治亂興衰的就加,不然就不加。但若變成選修,則出版社同死,因要出大堆單元來滿足不同老師的選擇。

香港史我認為現建議的課題太渙散,完全是為加而加,我不相信這樣會提升到學生習史興趣。反而香港人由過客身份轉變為本土化的內容較切身及有趣,真的會令學生對香港明白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