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大時代

近一兩個月,香港經歷了非常曲折的日子,有人開始稱這是「亂世」,也不為過。自從八月卅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決定為政改落下三度「大閘」,令香港巿民三十年來爭取民主的努力遭遇空前的挫折,形勢便急轉直下。直至九月下旬的罷課,再到九月廿八日警察使用八十七枚催淚彈,把香港街頭變成電影一樣的場面,激化巿民的佔領行動,由原本「佔領中環」計劃的大規模靜坐,演變成金鐘旺角銅鑼灣三地的佔領道路。直到執筆之日,佔領行動已經持續三十三天。

作為教師,我們也歷盡考驗。九月廿八日,普遍巿民都無法接受政府濫用催淚彈,教協會也在那天宣布翌日開始罷課,以表達我們的極度憤慨。我們繼承了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傳統,罷課的方式是世界罕有的,老師仍然回校照顧學生,許多學校也在匆忙間開展了不同形式的公民教育活動。一星期後,教協會宣布中小學停止罷課,在學校深化民主教育。其後,我們兩度促請政府回應佔領群眾的訴求,同時呼籲未成年的中學生避免前往衝突較多的佔領區,例如旺角,以確保人身安全。

毫無疑問,這是一段不尋常的歷史,二戰之後,大概只有六七暴動、八九年的六四可作比較,而且目前還未看到盡頭。在這段日子裡,我們為這一場浩瀚的自發民主運動而歡呼,但同時也目睹了香港社會內部的撕裂,影響所及,是每一個家庭,每一個朋友圈子,每一間學校,而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難以迴避。

在這樣的大時代裡,我們更須把握好手上的羅盤,有堅定的方向。身為老師,我認為要有幾個堅持,第一,是以學生的人身安全為第一優先。第二,是堅持在社會的層面上爭取民主,在課室的層面上啟迪民智,發展和尊重的獨立思考。第三,是包容和尊重不同政見,意見分歧是正常不過的事,同事也好,朋友也好,都應該學會在堅持自己的意見的同時,接納不同的觀點。

西諺有云:Education is to replace an empty mind with an open mind。開放的心靈是受過教育的心靈,唯其開放,所以能夠接納、豐富,能夠在大時代中接受挑戰而不斷自我更新調整。在這個「亂世」裡,謹以此與各位共勉。

(作者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