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病寵

家中犬子隨著年月老去,如人類一樣,身體開始出現不同的毛病:12歲的啡啡身上和頭上均長有水瘤,11歲的囡囡久咳不癒,7歲的千千有乾眼症,因淚水分秘不足,經常滿眼通紅。

啡啡的水瘤,每次抽水後復發再復發,近日已放棄治療,只求不會意外弄破。囡囡經多番治療後,最終發現原來是天生氣管較其他狗寬,故較易被細菌感染而導致發炎,現已正式成為長期病患者,每天需要定時吃藥;為免受感染,只得留在家中休養。至於較年輕的千千,治療後已有好轉,但必須每天洗眼,上街前後亦須小心護理,還得留意病情,否則復發機會很大。

這三頭犬子的醫藥費確實驚人,特別是囡囡。她的病情反覆,曾到不同診所求醫,輾轉醫了半年,做了不少檢驗測試才找出病因。每次付醫藥費時,我的雙眼必如牛眼般大;每次要趕回家餵藥,我的心情是何等的不願意。近日曾向家人埋怨,卻被一言驚醒:

「如果狗狗是你的子女,他們有病,難道你會吝嗇不醫,不花時間照顧嗎?」

是的,她們是我的子女。慶幸我仍有經濟能力醫,有時間照顧,免她們被病魔纏繞受苦;相比那些要照顧有特別需要孩子的父母,要照顧生理、心理、學習、社群等等需要,我的付出是何等的卑微。

願需要照顧病寵的主人、照顧特別需要家人的朋友,能為我們仍有能力付出而感恩。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