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雨:勞倫斯,別早死!

有些書,儘管內容艱澀如硬棗,讀了會迅速忘記,但若起就一個絕妙之名,我也要囫圇吞下一章半本才甘心,或者擱下幾年又要捧出來翻它一兩頁。

有些書,內容已經引人入勝,不小心一瞄就如踏泥沼流沙難以自拔;若兼有渾然天成的謫仙名字,更注定要給它的系列纏身,以後見一本買一本,有新作馬上朝聖。幾年前見書店陳列一架紅書脊,質樸無華,書名隱發光芒,無可無不可的上前看看,一看,不得了,「八百萬種死法」,六字真言結界眾生浮華,心神即刻投懷送抱。回家飛快讀了一通,那要戒波本又戒不了,活於手槍走火陰影中的馬修,登時按著我的肩,行立坐臥如影隨形。

「刀鋒之先」、「一長串的死者」、「走過死蔭之地」、「繁花將盡」……,怎麼搞的,那麼多好名字都跑到勞倫斯.布洛克 (Lawrence Block) 的書裡!那個吃睡不定時、潦倒憂鬱、總是浪浪蕩蕩、窩酒吧、有一次沒一次到戒酒會、不時到教堂點蠟燭捐獻、有時致電前妻及與兒子看看球賽的酒鬼,怎麼活得沉重又瀟灑、苦悶又精彩?如果有幾百萬人相信福爾摩斯真有其人,那麼相信馬修在世的人還會少嗎?

「馬修」系列於內地陸續出版,我閱讀的速度趕不上出版的速度,不是我不想盡快讀完它們,而是享受killing me softly的過程。別笑我癡狂變態,愛上馬修就是這樣令人喪失理智,慢死方休。對了,以為人被殺後就此煙消只能追憶逝水年華嗎?不,「雅賊」、「殺手」系列開始轉生內地了!台灣的馬修系列今年初更換了一身白禮服面世,簡直是風華絕代!我疊埋心水被多殺一次。總之,勞倫斯,你別早死別封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