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進入關鍵時刻 民主政制舉步維艱

葉建源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Facebook / 電郵:[email protected]

立法會在7月中開始休會,但暑假期間正處於政改關鍵時刻,我只能匆匆與家人往德國旅遊幾天,便全力應付接續的政改工作。

根據目前的評估,要達致無不合理限制的政改方案仍然困難重重,舉步維艱。我們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一直強調透過溝通,化解分歧。在7月下旬,我們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重申爭取特首提名的三軌方案(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及擴大民主成分的提委會提名)、普選的國際標準及立法會選舉要盡快取消功能組別。我們更認為,行政長官提交的政改報告未能將香港市民對2017年「真普選,無篩選」的訊息如實向中央反映。

因此,我們23名泛民議員在8月中發表一份「民間報告」,向中央表達港人渴望真普選的真正民意。我在記者會上指出,中央不應將國家安全與香港政制改革對立起來,國家安全固然重要,但不能凌駕其他社會發展,例如民主發展。相反,推行真普選可以增加香港市民對國家和香港的歸屬感,實現真正的國家安全。用國家安全作為藉口,以壓抑人民對民主選舉的訴求,務使特首選舉「零風險」,最終只會以社會極不穩定的「高風險」作為代價。

與此同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分批會見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我聯同馮檢基議員、莫乃光議員及李國麟議員一起與張主任會面。

國家安全不能凌駕民主發展

由於國家安全成為最近的重要議題,所以我主力就國家安全與民主發展表達意見。我指出,中央屢指基於國家安全,政改的設計上要有所限制。我重申市民認同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但假若中央以一種高度設防的心態,箝制民主進程,結果會令一部分香港市民,尤其是有強烈爭取民主意願的人,否定這個假普選制度,這樣對國家安全所帶來的影響更為負面。我們必須質疑,為何國家安全與民主選舉兩者需要對立和衝突?這是沒有根據,也不合情理的。

泛民議員對要落實真普選的決心更一致,行動也更團結。8月20日,26名民主派議員簽署「政改承諾書」,堅定地表明若政改方案不符合國際標準,我們必定會在立法會表決時否決方案。簡單來說,國際標準,是讓市民可高度和公平參與,候選人無不合理限制,選民可根據個人意願作自由選擇。

連串會面的重頭戲,當然還包括立法會議員出席深圳的政改座談會,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與上海之行相比,我認為今次的會面氣氛更好,即使不同意對方的立場,但起碼更了解對方的理據。

「堵塞」還是「疏導」在乎一念之間

我在會面上提到大禹治水的事蹟:禹的父親鯀受帝堯之命治水,用障水法,在岸邊設置河堤,以圖堵塞大水,但水卻越淹越高,多年未能平息水患。禹繼任治水,總結了父親治水失敗的經驗和教訓,改以疏導為治水方法,把積水導入江河,再引入海洋,終能治水成功,消除中原洪水氾濫的災禍。

俗語有說,強拗的瓜不甜,反而事緩則圓。就政改方案,現在只是五部曲的第二部,如果在8月底召開的人大會議,設下市民不能認受的候選人限制關卡,即「落閘」,例如規定全票制、過半數提名或限制候選人數目等,這是用「堵塞」的方法,我們便別無辦法,只能結合民間力量,將抗爭進一步升級,包括以個人身分參與「佔中」行動;相反,倘若人大會議沒有附加不必要的框架,沒有限制了將來政改方案的討論空間,便能以時間換取溝通和談判的空間,努力找尋一個多方面都能接受的方案,這是用「疏導」的方法,對國家利益和市民利益均有最大的好處。

當然,我們不會盲目樂觀,按目前情況其實是十分悲觀的。香港的民主進程進入關鍵時刻,但我們會抓緊每一個機會,盡最大努力,將市民的訴求向中央如實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