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提交教協會意見書

2017年11月25日

(一)前言

  1. 《兒童權利公約》(公約)自1994年起在香港生效,於回歸後亦繼續適用於香港。公約中有不少條文涉及有關兒童的學習和精神壓力,例如公約第27.1條:締約國確認每個兒童均有權享有足以促進其生理、心理、精神、道德和社會發展的生活水平;以及第31.1條:締約國確認兒童有權享有休息和閒暇,從事與兒童年齡相宜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和藝術活動[1]。故此,香港政府有責任履行公約中的條文,確保兒童的考試及功課壓力不會影響其精神健康或日常作息。
  2. 近年接連出現學生因情緒受困而輕生的個案,過去兩三年的開學或考試期更是個案發生的高峰期,情況非常嚴重。儘管由教育局委任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委員會)提交的最終報告指:學生自殺的可能成因涉及多方面因素,與教育系統並無明顯和直接關係,然而不同的社會討論和研究都指出在學兒童面對不少考試及功課的壓力,政府應檢討教育制度問題所衍生的壓力。

(二)現況

  1. 2015年一項調查中學生情緒狀況的研究發現,分別有62%和47%中學生有抑鬱或焦慮徵狀;而經常出現焦慮症狀的學生當中,逾8成半人感到功課壓力很大,而焦慮或抑鬱徵狀是隨年級遞增而加劇,以中六生最為嚴重;而出現非常嚴重抑鬱症狀的二百多名學生中,逾8成人在過去一個月內超過一半日子有自殺或自殘的想法[2]
  2. 教協一直非常關注教育制度所衍生的學習壓力,多年來一直指出不同測考制度的問題及學校人手不足的情況:
    • 小學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BCA)引致操練及補課
      全港性系統評估自2004年起推行,及後一直異化變質,教協多次的調查發現學校需要為學生補課及購買額外的補充練習,影響學生的作息和遊戲時間。至2015年大批家長不滿TSA的操練嚴重,要求取消小三TSA。教育局雖承諾進行檢討,特首林鄭月娥於競選政綱中也明確表示「在完成全面檢視相關政策之前擱置於小三推行TSA/BCA 」,然而檢討仍然以微調題型及難度為主,未有涉及整個系統評估的核心問題。
    • 教師團隊及駐校社工人手不足
      自2000年教育改革以來,教師職務不斷膨脹,原因是局方沒有按需要配備足夠人手。據本會調查,教師每人平均承擔80項工作 ,當中三分一是教改後的新增項目,包括自評外評、TSA、學校推廣、校本評核、網站管理等。過多的新增職務令教師與學生相處的時間被擠壓,教師無法騰出時間與學生有較深度的接觸並跟進輔導工作。
      此外,中小學社工輔導服務已有十多年未有檢討改善,小學更無常規的駐校社工,學校需要每三年以招標形式購買輔導人員服務。資源不足導致小學輔導人員人手不足和嚴重流失,難以為學童處理精神壓力。
    • 小學全日制目標淪為空談
      政府於2007年全面推行小學全日制,當時的目標是希望透過較長的留校時間,讓學校能充分利用午膳後的空餘時間,讓教師為學生提供更多個別指導,協助解決學習上的困難,或舉辦不同的休閒活動,讓學生充分休息,身心得以全面發展。然而隨著課程深廣度日漸增加,加上不同的操練和補課,以致讓學生休息和遊戲的時間不斷被擠壓,有老師反映甚至連導修課及班主任課也要用作補課或做功課。當初推行全日制的目標已難以實踐。

(三)建

  1. 政府有責任確保兒童於在學階段不會受到太大的考試及功課壓力,讓兒童能有充足時間休息或進行休閒活動,故此應從減低制度引起的壓力入手,同時加強學校系統的支援和輔導,為學生減壓。教協過去曾向政府提交不同的建議,簡要如下:
    • 政府可以立即做的,是減輕現制度所衍生的嚴重壓力,移除或改變為人詬病多時的教育政策,包括:
      • 立即廢除小三TSA;
      • 檢視現時小學全日制的課時安排;及
    • 檢視課程範圍、深廣度及學校功課量。
    • 要提升學校對學生身心健康的支持,穩定和足夠的人手非常重要:
    • 改善教師編制,以穩定教師團隊,並減輕教師工作量,讓教師騰出空間處理學童的學習壓力;及
    • 檢討中小學社工輔導服務,為中小學提供足夠而穩定的人手。

(完)

[1]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2] 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青少年精神健康及治療中心・香港理工大學暨世界衛生組織 (2015),《中學生焦慮及抑鬱情緒與個人、家庭及學校之間之相關因素》研究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