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民主教育,不可不知的法律權利!

本報記者

635p2_pic02近日,社會上有不少聲音關注教師如何推動常識、通識教育及民主教育,當中提出一些法律上的質疑。部分學校害怕處理具政治爭議的課題。為此,教協會於本年8月22日舉辦一個題為「民主教育與法律權利」的教師權益法律講座,邀請了林壽康退休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及教協會權益及投訴部副主任莊耀洸律師擔任講者,分別講解以下三個題目:一、從《教育條例》看教師註冊、公積金和「佔中」;二、老師如何避免犯教唆、串謀等刑事罪行及三、學生犯法與學校民事疏忽法律風險。當天約有80位老師出席,與講者交換意見。

篇幅所限,以下只分享幾個在推動民主教育時可能會遇到法律觀點,講者講義及講座短片已上載本會網站,有興趣的老師可以參閱及重溫。

社會行動與教師註冊

2014年5月14日,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教師「因為參與違法活動而被定罪的話,他們必會、必須承擔法律上的責任,以及相關專業及職業前途的後果。」為此,教協會去信教育局,在回歸日起計,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根據《教育條例》所賦予的權力,曾拒絕教師註冊及取消教師註冊的數字,以及相關案主在提取公積金時,不獲發政府的贈款及該等贈款的股息的情況。

635p2_pic03

635p2_pic04

635p2_pic05

退休大律師林壽康認為,「取消註冊」效果等同「專業死刑」,然而,《教育條例》沒有清楚說明「干犯什麼罪」或「那些專業失當行為」會導致教師被取消註冊。林壽康進一步指出,當常任秘書長行使法例賦予的「擬司法」權力(quasi-judicial authority),普通法規定被審裁者享有公平審訊的權利,包括:1.聆訊通知;2.參與聆訊;3.挑戰指控;4.法律代表及5.裁決理據。

教育局資料未有顯示,有個案參與社會行動而被定罪,會被取消及拒絕教師註冊。從林壽康提供的資料顯示,有一位曾經參與社會行動的津貼小學主任,雖被定罪,但沒有被取消教師註冊。從本會所得的資料顯示,有一位曾經參與社會行動的師訓畢業生,雖被定罪,但仍成功註冊為檢定教師。

研究觀察並不違法

跟學生討論或叫學生以「佔中」作研究課題會否干犯上述煽惑罪?指示學生在「佔中」發生時到現場觀察作紀錄和研究又會否有問題?跟學生討論在「佔中」現場如何作觀察或紀錄等會否干犯串謀罪?發放有關「佔中」的資訊是否煽惑呢?大律師黃瑞紅指出,刑事責任由犯罪行為及犯罪意圖兩者構成。犯罪行為包括作出某些非法行為,或不作出某些必需要遵守的行為(例如被警察查問時未能出示身份證)。在犯罪意圖方面,控方需要向法庭證明被告有意犯案。黃瑞紅進一步指出,協助或教唆是指某人在另外一人作出犯罪行為時,向該另一人提供協助或作出鼓勵,一般需要在犯罪現場或附近;然而,純粹在現場並不足夠;協助者或教唆者須參與其中,而其作為是協助或教唆。

免責聲明只為反佔中造勢

2014年6月12日報章報道,有學校在學校網頁增設一欄「反佔中聲明」,校長表示,「如學校沒事前把教育局的警告通知家長,並且有學生因違法被捕,家長或控告學校疏忽,建議各校把吳克儉早前反佔中的呼籲,以通告形式知會師生及家長,藉此「避免責任」。」教協權益及投訴部主任莊耀洸指出,根據香港法例第71章《管制免責條款條例》第7條「疏忽的法律責任」:「(1)任何人不得藉合約條款、一般告示或特別向某些人發出的告示,而卸除或局限自己因疏忽引致他人死亡或人身傷害的法律責任。」「(3)如合約條款或告示看來是用以卸除或局限因疏忽而引致的法律責任,則雖然某人同意或知道該條款或告示的存在,亦不得單憑這點認為該人表示自願承擔任何風險。」然而,莊耀洸補充,學校沒有作出上述警告,並不會衍生法律責任,因此,學校無須過於惶恐,幫反佔中造勢,浪費時間於本身無法逃避的法律責任,結果徒勞。事實上,因佔中而向學校或老師成功申訴疏忽,非常困難。

當天講座內容非常豐富,歡迎同工到本會網址參閱三位講者的講義,及當天的演講內容,進一步了解推動民主教育時的法律權利。

延伸閱讀:教師權益法律講座:民主教育與法律權利(包括講者講義及短片重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