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至2019年度《財政預算案》
教協意見書

一、前言:增加整體經常開支,持續提昇教育質素

  • 教育乃長期承擔,講求穩定和長遠發展,然而自教育改革以來,政府經常以一次過撥款等低成效的方式應付需求,產生嚴重的副作用。前任政府在教育投資上無所作為,導致教育問題長久積壓。新政府上場後,隨即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提交 36億元撥款方案,增加經常開支,我們認為是正確的方向。我們期望這只是一個開始,若要解決教育長期積壓的問題,當局仍須繼續投放穩定資源。
  • 在增加36億教育資源後,教育總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 (GDP) 的比例微升 0.1%至3.5%,但與發達地區平均4.8%的水平仍有很大差幅,可見新政府仍有急起直追的空間。我們建議當局制訂計劃,五年內應至少提升至 4%(中國內地的水平),長遠應邁向發達地區平均的4.8%水平。
  • 新政府增加36億教育資源的決策過程中,亦與教育界有商有量,自下而上地採納民間建議,不再閉門造車,我們認為是較可取的做法,並期望這些寶貴經驗能夠持續下去。有關來年度《財政預算案》,我們主要集中教育開支的建議。

二、建議優先投放資源的項目

1.    繼續改善班師比例

  • 政府在新增36億元撥款中,透過改善班師比例(每班增加0.1),增加約2,350個常額學位教席,是實質的進展,但綜觀教師的工作量和壓力,並讓合約教師及年輕教師有穩定教學環境和發展機會,仍需增加教師編制以改善質素。2016/17 學年,小學及中學各有 1,850 及 2,500 名非編制教師,還有數以千計以各種現金津貼聘請的副教師及教學助理。這些副教師及教學助理部分需要進入課室授課,工作與教師無異,但薪酬待遇遠低於編制教師,絕不公平。加上有220間參與「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的中學,部分只能將今次增加的0.1個教師編制,用以抵銷兩個「償還」(原本需要裁減)的名額,但隨後兩年每校仍需「償還」合共四個名額,意味教席將大量流失。由此可見,中小學編制有需要進一步提升,才可穩定教師編制。
  • 建議:公營學校分階段增加班師比,2018/19學年進一步增加0.1,提昇優質公共教育,並承諾長遠達致教育界共識的增加 0.3(包括已增加的0.1)。

2.    中小學全面學位化,實現同資歷同薪酬

  • 36億元撥款並沒有處理中小學同資歷不同待遇的問題,但實際這個問題相當嚴重。根據2016學年數字,在非學位教師當中,中小學分別有4,490(93.6%) 及10,730(94.4%)名教師持有學位,既剝削未能改編為學位教席的教師,也造成教師分化和人事矛盾,嚴重打擊教師士氣。
  • 建議:分階段增加中小學學位教席比例(目前比例為小學:65%;中學:85%),在不遠的未來,持學位的教師應全部以學位教席受聘。

3.    落實幼師薪級表 增加過渡期津貼

  • 特首在選舉期間,明確承諾為幼師制訂薪級表。因此,在首批改善項目中,幼師薪級表仍未有具體計劃,令幼師非常失望。而延長過渡期津貼及按公務員薪酬調整加幅,只屬過渡措施,不可能等同薪級表對幼師專業的認同和保障。
  • 建議:盡快展開研究工作,包括參照公務員薪酬機制,確保反映幼師年資、學歷和職級,並公布落實的時間表和具體工作方向。而在落實薪級表前,應增加過渡期津貼的金額及按公務員薪酬調整幅度,以保留資深幼師。

4.    改善幼稚園人手,增設特教統籌主任,提供代課津貼

  • 由於幼稚園實際師生比例的中位數已達1:11,不少幼稚園在新政策下人手改善不大,幼師普遍仍要全天教學,難以兼顧課程規劃,及支援「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令計劃成效大減。此外,幼師以女性為主,不少更在育兒階段,學校承擔分娩假等支出相對較高,幼師放取產假或病假難免感到壓力。
  • 建議:將校內至少一名主任獨立於1:11師生比例的編制教學人手計算之外,以統籌校本課程發展,及為幼稚園提供獨立於現有師生比例之外的特教統籌主任,分別專責統籌校內融合教育及校本課程發展;政府並應就幼師病假及分娩假等,向幼稚園提供代課教師津貼。

5.    檢視專上院校角色,考慮擴大學費資助計劃

  • 政府為自資院校學生提供三萬元學費補助,揭示不同院校的角色重疊和定位不清問題。部分修讀自資課程的學生不能申請三萬元的學費補助,造成不公平和對學生造成財政壓力,局方需面對並盡快解決。
  • 建議: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正就自資院校的角色及定位進行檢討。無論檢討結果為何,都應該對目前已經入讀八大附屬院校的自資學士課程的學生,同樣提供三萬元學費補助,以協助該等同學減輕「學債」問題,更圓滿地落實相關政策

6.    加強中小學社工輔導服務,為小學提供一校一社工

  • 近年學生自殺的情況嚴重,政府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的措施未見成效,長假期後及考試前後更是學生自殺高峰期,而且駐校社工和輔導老師更要照顧校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工作量之大顯而易見,中學社工及輔導服務已超過十年未有檢討,小學更連常額社工也沒有,並要以價低者得的投標方式購買服務或聘請輔導人員,導致人手不穩定和嚴重不足。
  • 建議:全面檢討中小學社工輔導服務,並加強小學輔導,為全港公營小學提供常額社工及輔導老師各一名。

7.    改善低於標準校舍 重啟學校改善工程計劃

  • 現時仍有為數不少的低於標準校舍,缺乏禮堂、圖書館、音樂室等必需的教學施,加上樓齡偏高,建築物老化,難以透過維修解決。學校硬件不足,對師生造成不利的影響,學校也難有公平發展的機會。
  • 建議:增設撥款,重啟新一階段以學校為本的「學校改善工程計劃」,以徹底解決低於標準校舍的硬件設施不足問題。

三、其他重要的改善項目建議

8.    尊重教師資歷,檢討資助學校薪酬編制及架構

  • 公營小學校長、副校長及學位教師的職責與中學的相若,但薪酬待遇和晉升階梯遠較中學為低,未能反映實際的資歷和職責要求,漠視了小學校長和老師同工的努力和貢獻,讓他們感到極為不公,以及不受政府及社會認同與尊重。同樣,特殊學校校長入職要求及工作不比主流學校低,而且涉及不同類型專業人員及特殊設施的管理,但其待遇與主流學校相比大為遜色。
  • 建議:全面檢討及改善公營小學及特殊學校校長、副校長及教師的職級待遇和晉升階梯,以合理地反映各職級現時的資歷要求和職責,提升教師士氣。

9.    特教統籌主任(SENCO)應提升為高級學位教師職位

  • 36億元撥款中包括為所有中小學提供一個基本職級的教席,讓學校開設特教統籌主任 (SENCO) 職位,但基本職級教師無法擔負起統籌全校融合教育的重任,未能反映教師需具備的資歷和經驗,也難發揮校內統籌的職能。同時,融合教育工作異常艱巨,在SENCO的統籌之下,仍需多方面的專業支援、器材、專業培訓等的配合。
  • 建議:特教統籌主任職位必須由一位主任級教師負責,並同時作出配套改善。

10.   特殊學校減少班額

  • 現時特殊學校有多重障礙的學生比例大增,但除了輕度智障、視障和群育學校的班額近年曾作改善之外,其他特殊學校的班額,五十多年來從未檢討。此外,過去政府減少班額後未有相應調整社工人手比例,導致特殊學校社工人手不足。
  • 建議:中度/嚴重智障、肢體傷殘學校和聽障兒童學校,應每班減少2人。以「一校至少一社工」為原則,確保所有特殊學校至少要有一名全職社工跟進學生情況,再按班額下降調整社工比例人手。以視障及群育學校為例,社工比例應隨班額下降,由0.5:35調整至0.5:28。其他特殊學校減少班額後,社工比例亦應獲相應調整。

11.   支援職業高中及職業教育的整體發展

  • 本港學制過度單一化,非學術型的學生缺乏升學或進修階梯及培養興趣的空間,高中階段的職業教育更受忽視,應用學習課程仍然維持兩年制,導致課程深廣度及認受性不足,政府對提供主流課程以外的特色高中書院也缺乏支援。
  • 建議:提供文憑試以外的多元出路,包括加強支援特色高中書院;檢討高中應用學習的課程安排及資助;增加職業教育的專上學額以及提供足夠的實習機會,並讓更多職業教育的副學位畢業生可升讀學位課程,讓不同類型的學生,都可找到合適的升學和進修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