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應用資訊科技於學習

資訊科技與網絡的發展為人的生活起了根底性的革命。

在任何地方,無論三歲孩童、八十歲長者,都低着頭,撥弄電子儀器,瀏覽資訊,進行網購,及與朋友透過Whatsapp、WeChat 溝通等等,失去了手機,就像坐監一樣,失去了自由和空間。

從生活的角度,從一般社會人士、家長的理解看,資訊科技無遠弗屆,無孔不入,讓孩童盡快接觸手機、ipad、電腦,學校全面「電子教育化」自是理所當然,尤其是當我們從傳媒看到美國IT巨人、國內IT巨富的報道時。

很奇怪,矽谷的資訊科技精英,在eBay, Google, Yahoo等機構工作的家長, 都爭相把子女送到位於Los Altos 的一所小學暨幼稚園的私立名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 學校最大的特色是學生不接觸電腦,更沒以電腦輔助學習。在2011年,紐約時報已就這學校做過專題,惹來哄動,IT精英家長認為幼童教育的最重要部分,不是靠電腦科技做練習或尋找資料,以應付學習要求,而是能否擁有思考、溝通、合作及創意的能力,所以學習動作(motion),互動(interaction),多些專注、手到(hands-on)及解難(problem solving)的同學之間的遊戲活動更重要。

連IT精英也趨之若騖的學校,是否證明用電腦學習不重要?

我沒有這種詮釋,不過想指出資訊科技在生活上的應用,與資訊科技在教育及學習上的應用是兩個概念。

我看學習,最重要的是動機和參與,而最容易觸發動機的是新奇,所以,從傳統教學轉移至電子學習(例如學生每人都有一部ipad),百分之一百肯定學生會喜歡新奇及改變,而產生基本動機。曾觀過用電子教科書及其他應用程式的幾課,都是第三組別學生,學生都投入,感興趣,在等十分鐘才能進入學習網頁時,仍專注撥弄螢幕。

其實教師們都知道,靠新奇而令動機持續是不能長久的,電子教學的活動如何能令學生樂於參與就是一個重要教學任務,我觀過的電子教學嘗試課,教師及學生都不熟習界面及軟件,電腦速度、Wifi容量亦出問題,不過,這些都應在不遠的未來可解決,不構成學習的主要障礙,可惜,該課軟件都只是教材的問答及作業設計,就像用電腦做練習,沒看到學習效果。另一課則因ipad不夠,只能四人一機,效果卻反而可以,學生能聚焦,教師有適時的講解,學生有分組討論,亦可即時上網看資料。教師更介紹了兩個教學軟件,一是做類似選擇題的習作或小測時,每位同學的答案即時顯現,可分析每題錯對的百分比及記錄每一同學的成績累進,教師就資料可立即給予學生回饋,亦可就學生的差異而設計回饋。另一軟件能把分組討論的結果同時展示在屏幕上,可供修改、可作總結及儲存。所以,好課與否,不光是電子設備及軟件的應用,而是科技與教學法如何配合的問題。

美國的教育市場大,軟件開發亦較成熟,有些更把熱玩的手機遊戲,轉化為學科學習內容的遊戲,亦風靡一時。我對這類標準(standard)的教學軟件,並不太看好,熱潮一過,無以為繼,且不知如何配合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掌握學習。

互聯網吸引之處,就在google一番,知識就如潮湧至,Youtube更提供了文字以外的影音資訊,既有影像刺激,又可透過鏡頭解構學習步驟,凡需要講解示範,都可以一一拍下來,更可以針對學習者調校學習時間,知識可以隨時代演變而更新,資訊可以尋回(retrieve),學習可以重覆及持續(sustain)。

這確是一個學習上的革命,大學生基礎知識及能力高,肯閱讀,能自學,成年人亦有一定閱讀理解及專注學習能力,但不同年紀學能(cognitive ability)的學生在選取和閱讀資料,以至持續學習上,又有哪幾方面需要教師促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