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對社工教育的執著

不經不覺,我在城大執教已二十五年了。當年與我同日入職的一位同事莫Sir,選擇了今個學年後提早退休,他說希望可自由地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但大專界內教學空間和自由度日益收窄,或許也是他選擇提早離開的一個原因。

回想入城大之初,有感於正規課堂教育不足以培育社工學生的價值觀,於是我與莫Sir,還加上另外一位同事,開始摸索以課堂外的體驗,帶動學生接觸不同的弱勢社群,如殘疾人士、露宿者、低收入家庭等,了解他們所面對的困難和背後成因,探討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讓同學反思何謂社會公義,以及如何為弱勢社群充權。這些非正規教育活動很受同學歡迎,亦能啟發同學反思及內化社工的價值觀,讓他們成為更有「心」的社工。

做這些課堂以外的非正規教育沒有額外資源支援,需要在正規教學以外尋找空間,幸好當時的大學相對自由,只要做好課堂教學,便可自由發揮。

但自從管理主義大行其道,政府變相以一筆過撥款資助大學,管理層沉醉於追逐排名和經費,大學的生態環境急劇惡化,重研究而輕教學,老師們被迫做大量研究和寫文,與同學的接觸卻愈來愈少,教學空間萎縮,非正規教育工作也只能在夾縫中掙扎求存!教學空間的收窄直接打擊全人教育,對著重價值觀培育的專業如社工、教師等,帶來的傷害更深,我們真的要認真徹底反思香港的大專教育應如何走下去。

(作者為教協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