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梅:男人的浪漫之二十、三十、四十

雅柏是二十歲出頭的年青人,中學畢業便走進半公營機構當技工。由於輪班制,平常要跟朋友相聚並不容易;偶爾,他喜歡找「老朋友」夜宵,閒聊,然後借一個空間工作。夜半時候,他喜歡在陋室煮五香肉丁麵。即使再次提醒這是極不健康的夜宵,他會輕鬆的拋下一句:這是男人的浪漫,你不會懂的。的確,二十來歲的小伙子,他仍有本錢吃高脂肪、高卡路里的食物,然後繼續徹夜不眠的工作。年青就是有這一點點的本錢;看着他在陋室一角專心的翻閱文件,我沒有問他為何不回家工作而要來這地方,因為我當年亦不想家人看到自己深宵仍在工作。

思遠和小銘幾個三十來歲的師兄,再不會通宵達旦。他們喜歡三三兩兩的來到,因為他們認為人多難以暢談。他們開始學習社會上需要的應酬技倆,包括品酒;他們喜歡到處搜羅價格合理而又可以交際應酬的紅酒來品評,交換意見。看見他們比從前上課更專心的樣子,我有時會想:為何應酬一定要喝酒?酒過三巡,他們就會忘掉剛才交流過的心得,那一地區的紅酒較有升值潛能?哪一年的有收藏價值?最有意義,其實是一班「酒肉朋友」把酒言歡。他們從不攜眷出席此等聚會,男人的浪漫,大概是這樣無拘無束地亂說亂叫吧!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