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立之:大學排名放眼世界 年青學者有新思維
——會長專訪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教授

本報記者

261eng1徐立之校長擔任港大校長近12年,於今年3月卸任的他,在行將離任前,曾接受本會會長馮偉華的專訪,就著大學過份重視排名、錄取非本地研究生比例過高,及學術自由受打壓等大學關注熱點,互相交流看法,各自暢談意見。

大學排名:貢獻社會與教學優劣被忽略

會長表示,本地以至世界大學普遍重視排名,互相追逐,本港大學的資源也有過分傾向研究的趨勢,教學相對被忽視,可能影響教育質素。徐校長回應,大學排名在美國已進行多年,他們計算排名的範圍相當廣闊,並非單單計算刊登文章的數量。「大學有三樣事情需要進行:創造知識、貢獻社會及訓練學生。可是,在排名的計算中,往往忽略社會貢獻、教學優劣等元素」。徐校長坦言,排名對學校有一定壓力,但亦有助提高積極性,港大是自行訂下目標,而非跟隨一個硬性的指標,目光也非在本港爭長短,而是放眼世界。在學與教方面,徐校長認為,學生需具備世界視野、對社會有所關懷,及具批判性思考,「大學教授學生如何學習,是一個思想架構的培訓」。

對於會長指出,本港大學評估教學人員表現準則,也傾向著重論文發表數量,導致教學人員側重於著作,缺乏空間帶動學生學習,徐校長認為,評估教授的表現需要多角度且客觀,「港大現時聘請後起之秀,更多於『有嫁妝』的知名教授。後起之秀未必能即時為大學提升排名,但卻往往可為院校帶來新思維及見解」。

非本地研究生比例受質疑

p1b-2

談及本地資助研究生學額問題時,會長質疑不少院校收錄大量非本地生,當中內地生佔絕大多數,變相減低了本地生入讀機會。那是否需要限制外地生比例,確保本地生可公平地享用教育資源?徐校長認為,本科生課程是通才的訓練,而研究院則是專門的訓練,而本港學生報讀本地研究院比較少,有興趣研究的都喜歡往外跑,內地生同樣想往外跑,所以報讀香港的研究院。他指出,相互交流可產生正面影響,有助提升香港的研究氣氛,因而毋須設下非本地生的比例。

除了研究生比例,會長對於自資課程膨脹下,課程質素參差及認受性低,導致學生出路狹窄的問題亦表示關注。徐校長認為,一個城市需要不同學歷層次的人士,自資課程的本意是良好的,卻錯誤地把副學士推行為一項銜接大學學士學位的課程。徐校長表示,時代已不同,大學畢業並非一定能找到工作,故他經常勉勵未能讀上大學的同學,可從他們的專業發展,貢獻社會。

學術自由面臨挑戰

p1b-3近年連串事件,令人擔心香港的學術自由正面臨嚴峻挑戰。會長十分關注,大專界應如何應對?徐校長表示,學術定義該由學系自行釐定。對於有人關心國內官員批評港大學者,他認為可以看作是一個學術交流,只是交流的平台放在公眾層面上而已。而對中央政策組收回「公共政策研究計劃」撥款權,徐校長表示,款項由政府提供,收回並無不妥,但學者的研究該是獨立的,所以應公開報告結果,不應把報告藏起。至於政府以「分餅仔」形式分配研究經費,徐校長認為未必能成就好的研究,資源分配應按質素而定。他續稱,香港的工業界很少與教育界合作,政府該想想如何吸納業界的資助。

對於卸任後的去向,徐校長表示未有打算,最令他不捨的是要離開與他共同作戰多年的同事伙伴,及與他們共事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