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同流合污」

口裡嚷著不與人「同流合污」的人,心底當然自視為一道「清流」,不屑和別人的一泓「濁水」混在一起,保持潔身自愛。筆者從報章閱得這些豪言壯語,驕矜傲態躍然紙上,話說得漂亮響噹,反映出輕挑和囂張的直率,怕只怕未及攬鏡自照,難以寫真。

筆者的物理知識淺薄,只從一般常識看,清潔的水傾注入一盆污黑的水裡結果當然混濁一片,「同流」豈能「不合污」?要是清水放在瓶中, 污水留在盆裡,分別盛載在不同容器內,互不調和交流,倒真的可以各自保存其特性: 算是清者自清,污者自污也罷。

不過,從另一個物理現象看,原來「同流」也可以「不合污」的:水和油就是不能混合起來。 水和油的分子密度各有不同,傾倒一起也會分隔開來,分子密度重的油沉澱在底,分子密度輕的水浮游上面。 那是說,「本質結構」有別,聚在一起也是你走陽關道我行獨木橋。

或曰「不與人同流合污」只是說話技巧和文字修辭而已,筆者不必執著。可是,就算上述物理現象的解說只是戲言謔語,這種「我清你濁」的區別,以至「我正你邪」的分野實在可怕,讓人聯想起「根正苗紅」和「反革命黑五類」的「本質相悖」心態。

口舌便給的虛榮得意本來不值一哂,年邁的筆者早已慣見熟悉。 可是不禁要問:說「不同流合污」的人難道真是自以為「本質結構」異乎常人? 況且,在同一個組織之內,早已自我設定這樣的敵我矛盾和那般的壁壘分明,確實令人痛心!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