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變賣」資產予澳洲大學
教協會強烈反對
促教育局加強監管自資院校

本報記者

● 城專學生在畢業禮上,高舉標語,抗議城專賣盤,要求校方撤回計劃。

城市大學在教育界一片反對聲音下,「變賣」轄下城大專上學院予澳洲臥龍崗大學。教協會發表聲明,對於城大決定表示極度不滿,加上今次「交易」存在極多疑問,令人憂慮「變賣」後,學生及教職員,以至香港市民的權益會否受損。本會促請教育局跟進事件,並檢視現行條例,加強監管院校運作,嚴防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事實上,今次「變賣」惹來疑問,直至城大校董會於11月21日「拍板」,仍未有清晰交代。首先,城專表示,今次的合作計劃有大約5年的過渡期,在這5年內,課程架構、頒授的證書、學費及教職員聘用條款等,均會維持不變。但5年後,由於城專或將全歸臥龍崗大學擁有,屆時上述提及的承諾又會否延續呢?根本無人知曉。本會認為,城大有必要詳細交代校方日後在城專中的角色為何,否則這形同「變賣」。

龐大儲備將何去何從?

不得不令人憂慮的是,5年過渡期之後,城專現時擁有的9億元儲備,城專是否有機制可確保全數款項只供發展城專及本地學生之用?本會強調,這筆儲備是來自本港學生,可以說是香港人的資產,應該用於本地學生,否則這對學生及全港市民並不公平。

事件最大徵結是城專所以能夠成立,是由於政府多次向城大批出免息貸款,包括興建城專現時使用的九龍塘大樓,以讓城大發展自資專上課程。如今城大剛清還貸款便「過橋抽板」,將城專賣給海外大學,這又是否違反了程序公義呢?再者,城大只是擁有城專的管理權,城大校董會在法律上又是否有「變賣權」?種種疑問,現時無論是教育局及城大,都未能給予公眾合理的解釋。另外,城大聲稱在今次「交易」中不會獲得金錢回報,但有沒有獲得其他非金錢的回報呢?例如人力資源、合作計劃等?本會認為,教育局有必要作調查及跟進。

變賣城專 開教育界極壞先例

● 有城專學生在台上舉起黃傘及標語,向校方表達強烈不滿。(蘋果日報圖片)

本身是城大校董的教協會會長馮偉華在校董會投票中投下反對票,可惜未能改變賣盤的決定。他批評,城大「變賣」資產,不但開創專上教育可以淪為「商品」販賣的先河,亦同時凸顯教育局長期對大專院校發展自資課程監管不足的嚴重問題。他認為,城大落實「變賣」城專,令本港專上教育更趨商品化。教育局除了應跟進及調查今次事件外,亦應再肩負起專上教育的承擔,不要再以院校自主作檔箭牌,以防類似「變賣」事件再次發生,令累積得來的社會資本,白白流失。

至於一再承諾在「變賣」的過程中,會向師生等各持份者作諮詢的城大校方,於公布有關「變賣」消息後,才於稍後時間與「城大變賣專上學院關注組」及「關注副學位大聯盟」的代表會面,明顯是先斬後奏!關注團體認為校方的決定違反程序公義,並要求加入由城大、城專及臥龍岡大學成立的過渡委員會內,監察城專的未來發展。另外,一批城專學生於本月19日舉行畢業禮時,高舉反對「變賣城專」的標語,部分畢業生在台上領授證書時更高叫口號,以示對事件的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