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標準工時初步意見書

2014年7月

日前,「標準工時委員會」就工時議題進行了公眾諮詢。教協會支持立法實施標準工時,並可因應教師行業的情況訂立合適的工時規範。以下是教協會向「標準工時委員會」提交的初步意見書。同工如對教師工時規範問題有任何意見,歡迎向我們反映(edresearch@hkptu.org)。

要點:

  1. 整體而言,我們支持在全港各行業實施標準工時,以每周工作44小時為原則。
  2. 現時教師工作時間處於極不理想的狀態:工時過長,課擔太重,雜務太多,壓力巨大,不但影響教師健康,也損害教育質素。因此教師工時必須納入規範,不應以技術理由或其他理由豁免。
  3. 我們支持以立法形式規範教師工時更為有效,亦可促進教育政策的改善。
  4. 根據其他地區的經驗,政府對教師工作量(包括每週工時、教學時間/節數、全年工作日數/時數等)都有清晰的標準,香港則付諸闕如;當局須搜集準確的數據,並遵從教育原則,制訂適當的標準。

1. 標準工時與教育

1.1 香港僱員工時過長,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工時過長不僅損害健康,也嚴重影響家庭生活。家長無法享有充足時間與孩子相處,往往要迫於無奈將照顧子女的工作「外判」予家傭、補習中心等,或只能以物質填補缺憾。作為一個先進富裕的社會,香港人目前的工作情況、以及家庭生活的質素,都難以令人滿意。

1.2 學生出現的行為問題,往往從家庭問題衍生而來;工時過長,也是導致家庭問題惡化的原因之一。有些人關注推行「標準工時」可能引致經營成本上升,但往往忽略整個社會正為長工時產生的惡果付出巨大成本。因此,整體而言,我們支持在香港實施標準工時,讓市民享有更健康的生活,讓家長有更多時間照顧子女的成長需要。

1.3 至於教師行業本身,雖有獨特的工作模式,但教師也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應該同受標準工時政策保障。教師工作有其特殊性,制訂工時制度時難免需要有某些調節,但我們認為絕對不能因為技術上的原因而放棄保障教師。以下將略述本港中小學教師工作概況,並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提出可行的規管方向。

2. 香港教師工作概況

工作時數實況

2.1 多年來,由不同機構所做的有關教師工作的調查,都顯示教師壓力持續上升,工作時數嚴重超標(見下表)。

年份

調查機構

工作時數

2011

香港教育學院策略規劃處《中小學教師工作量調查報告》 中小學教師每週平均工作58-59小時(上課日工作9.8小時,周末則須工作9-10小時)

2008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香港中小學教師工作壓力與情緒健康狀況意見調查」 中小學教師平均每天工作11.5小時,當中85.5%的工作時間在10-15小時之間,每天工作16小時或以上的有3.9%

2007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中學教師工作量研究」 中學教師每周平均工作時數(包括在家工作)為68.9小時

2006

「教師工作」委員會(政府成立)總結報告 報告指教師平均每個上課天工作10小時

 

2.2 上述研究均顯示,教師每周工作時數近60小時或以上。這數字比統計處公布的本港僱員每周工時中位數(約48小時)高出25%,更比許多國家所訂立的工時標準(44小時)高出近四成。有過半教師每週工作達61小時或以上,四分一教師每週工作更達71小時或以上。

工時過長的原因

2.3 教師的日常工作,除了課堂授課,還包括課前備課(包括熟習教材、設計教案、組織教學資料、教具及教學活動、集體備課、為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作課程及教學調適等)、課後跟進(包括批改、評估、調整教學設計等)、訓導輔導(包括班主任工作、個別輔導、轉介、懲處、家長聯絡等),以及大量行政、課外活動、會議和其他雜務。

2.4 教改以來,每一環節的工作份量和難度都顯著上升。教學上經歷了重大的學制和課程改革、「學生為本」的範式轉移,對教學的要求大增;社會環境複雜,校園危機加深,融合教育推行,增加了學生訓輔的需要;來自教育當局及學校管理層的監控要求、家長和社會的問責風氣,令行政工作大增。一方面政府不斷推出新政策,要求學校執行,但人手編制遠遠追不上工作需要,導致教師疲於奔命,工時越來越不受控制。

授課時數/節數

2.5 香港教師面對的另一個問題是教節過多,欠缺足夠的空堂備課及批改作業,因此往往需要在課後加班或把工作帶回家裏。教師缺乏充足休息,亦影響教學的質量。根據教育局數字,中小學教師平均每週/循環任教26節[1],然而這只是簡單平均數,並沒有分開不同職級的教師,也沒有考慮每節的時間長短,每週或每循環的上課日數,因此有欠準確。事實上,一般前線教師任教30節或以上非常普遍。即使以26節作比較,香港教師的教擔也遠多於其他華人地區(見下圖)[2]

假期問題

2.6 現時香港教師名義上有「90日學校假期」,實際上有誤導成分。近年補課情況非常普遍,上課日以外的課外活動、遊學團繁多,進一步犧牲學校假期。學校要求老師預早在新學年開課前到校準備工作,暑假也越縮越短。據計算,若扣除專業發展日、星期日及公眾假期、開學前回校準備工作等,教師享有的實際假期大約只有36日[3],但無償的超時工作時間則多不勝數。

2.7 此外,學校假期既不能累積,也不能自由放取,教師無法按個人需要調節身心。學校長假期能否補償/抵銷平日的超時工作,是一大疑問。

長工時對教師及教育的實際影響

2.8 長時間的工作壓力,已令教師成為情緒病的「高危」行業之一。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一項調查,估計有13%教師患上經常焦慮症,病發率是一般香港市民的三倍[4]。教師自殺的個案亦不時出現,由2000年至今,至少已有33宗[5]

2.9 工時過長雖然不是教師唯一的壓力來源,但工時過長卻令教師無法有效紓緩壓力。長期處於疲憊狀態的教師隊伍,對教育質素是一大隱憂。近年有多個調查均顯示,近半教師有離職的念頭,已是一個警號。

3. 教師工時政策的目的

3.1 綜合上述資料,可見現時教師工時處於極不理想的狀態,亟需改善。對教師而言,制訂標準工時並非為了獲取額外的報酬,而是達致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紓緩教師工作壓力,保障教師身心健康。

3.2 同時,透過合理安排教師的工作時間,亦能夠釋放教學空間,加強照顧學生,維護教育質素。

4. 制訂教師工時的方式

立法以外的方式是否有效?

4.1 我們認為,透過立法規管教師工時,是可行而有效的方式。雖然有意見認為不一定需要立法方式規管,可以透過教育政策以及學校行政管理而得到改善。然而,相關的呼籲教育界已提出多年,教師的工作情況非但沒有改善,反而日趨惡化。例如在2006年,政府曾成立「『教師工作』委員會」,檢視教師工作量問題,並推出了一系列減輕工作壓力的措施,然而往後並沒有跟進,成效存疑。而根據香港教育學院2007和2010年所作的調查,近九成教師表示工作量比三年前高。政府一些措施聲稱可以為教師「拆牆鬆綁」,最終亦只淪為口號。

4.2 在複雜的社會環境、競爭的教育生態下,學校與教師的任務只會越來越多,但由於沒有相關的法例規管,政策制訂者以及學校管理層,一方面要求教師負擔更多工作,另一方面卻沒有增加相應的人手資源,導致教師工作膨脹、工時超標的情況日益嚴重。

4.3 事實上,教育政策與教師工時,是互為因果的關係。政策固然會影響教師工作量及工時,但透過完善教師工時制度,也可以倒過來促進教育政策的改善,為教師和學生締造更有利的教學環境。

4.4 有些勞工權利更受保障的地區,教師工會能夠透過集體談判制訂教師工時及課時,爭取合理的教學條件。可是本港的工會尚未能獲得相等的權利,因此我們認為,以立法方式制訂工時更形需要,亦符合香港目前的實際情況。

規管的形式(一):工作時數

4.5 大多數先進地區,對教師工作量的規管形式或有不同,但都有明確清晰的規範,充分考慮教師承受能力與教育原則。(有關不同地區規管教師工時的情況,可參見附錄。)一位教師能夠承擔多少課堂,多少行政工作,都有相對客觀的標準作計算。可是,對此香港卻付諸闕如,很多時候都是以資源為主要考量,多於教育原則的堅持。我們看到許多新政策措施的推行,往往都是以不增加人手為前提。這種方式,難以維持高質量的教育工作。針對教師行業的情況,也有不同方面的規管可以探討。

4.6 首先,每週標準工時44小時的原則,應該同樣適用於一般教師。有人或許會誤解,以為教師訂立標準工時是「斤斤計較」的表現,不符合教師作為專業的本質。我們必須強調,標準工時的訂立,不會阻止教師為學生付出更多愛心和時間。其他有制訂標準工時的地區,教師亦會盡責地照顧學生。我們只是希望教師擺脫無止境增加工作的困境,以致消磨教師的熱誠和精力。現時香港教育尚能維持一定的水平,學生表現能夠在世界名列前茅,是依賴教師大量長期加班,犧牲休息時間而來。社會應該珍惜他們的付出,及早撥亂反正,而非不斷剝削他們的熱誠。

規管的形式(二):教學時數

4.7 教師每週教學時數/節數,是另一項重要的指標。教節的制訂,除了是教師工作量的考慮,也是教育質素的考慮。教師教授一堂有質素的課堂,需要有充足時間準備、事後跟進,否則影響教學成效。觀乎世界大部分地區都有規範學校教師的授課節數/時數,我們亦建議訂立相關標準,讓學校有所依循。

4.8 以台灣為例,一般基層前線中學教師每週任課18節(每節約45分鐘),不同崗位的教師,會在此基礎上再作調節。語文教師批改習作的時間較長,會減少1-2節;班主任需要處理較多的雜務及學生輔導,亦會減少2-4個教節;科主任、輔導主任,以及其他兼任行政職務的教師,皆有相對應的每週任課節數,並會根據學校規模調節。

4.9 由於香港學校每週的節數、每節的長度各有不同,我們建議可用「每週教學時間」作為統一的計算基礎,學校按其個別情況換算成每週/循環節數,適當安排教師的課擔。

規管的形式(三):非教學工作的比例

4.10 同時,教學工作與非教學工作亦可設定比例,以免教師因過多的行政事務影響專業教學工作。根據香港教育學院調查,教師的行政工作比例約佔工作量的15%(不同職級的教師會有差異),而行政工作的不斷增加,也是導致教師工作滿足感下降的主要原因,建議應訂立合適比例,適當分配工作。在英國甚至有協議訂明,有21種非專業的行政工作不應由教師長期擔任,須由文職及行政支援人員負責。

規管的形式(四):總教學日數/時數

4.11 教師的工作以一學年為周期,不少國家均有規限每年教學日數或時數。例如英國規定教師每年工作195天,上限1,265小時。學校不得在這195天以外指派工作,保障教師和學生真正享有學校假期。

4.12 現時根據教育局指引,全日制學校學生上學日數不少於190日,學校假期為90日,但正如上文第2.8段所述,現時補課情況極普遍,課外活動及學生交流團越來越多,學校假期有不斷被蠶蝕的趨勢,令教師真正享有的假期越來越少。因此,訂立每年的工作時間上限,也是可以考慮的方向。

小結:搜集準確數據,制訂適當準則

4.13 總括而言,雖然教師的工作模式特殊,不同學校、不同職級會有差異,但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仍可以有客觀的準則依循。同樣,對於幼稚園教師和大專教職員,也可根據不同情況,制訂教學時數和工作時數的規範。因此,當局須就教師工作搜集準確的數據,並遵從教育原則,制訂適當的工時及課時標準。

5. 結語

5.1 我們明白到工時過長的問題由來已久,在香港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必然面對巨大的挑戰。然而,我們深信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能改善勞僱關係、家庭幸福,讓市民生活更有尊嚴,有利於整體社會發展;制訂教師工時政策,有助建立人性化的工作環境,對教師、學生和家長都有莫大益處。我們期望標準工時委員會及政府當局,能夠不畏困難,為此願景共同努力。

 

附錄:其他地區對教師工時的規管

在許多有訂立標準工時的地區,對教師工作時間及教學時間多有特別規定。有些地區會透過集體談判來制訂工時及課時。

國家/地區

工作時數規定

教學時間規定

其他規定

澳門[6] 教學人員正常工作時間(包括授課時間和非授課時間),每周為36小時 每周正常授課時間:
中學教師16-18節;小學教師18-20節;
(每節為35-40分鐘)
教學人員提供超時工作及超時授課,有權收取額外報酬及享受補償休息時間
台灣 教育部訂明教師每周在校5天,每天工作8小時 中小學以每週16-20節為原則,且不得超過20節之上限。導師(班主任)減約四節,兼任行政職務的教師,節數再減。[7]
中國大陸(以南京為例)[8] 依據《勞動法》規定,每週工作44小時 教育局規定,高中教師每週10-14節;初中教師每週12-16節;小學教師每週16-20節
蘇格蘭[9] 每週工作35小時 每週教學時數上限為22.5小時。最少要編配課堂時數的10%作為PPA Time (Planning, Preparation and Assessment) 每年工作195天
英格蘭及威爾斯[10] 最少要編配課堂時數的10%作為PPA Time (Planning, Preparation and Assessment) 中小學教師每年工作195天(190教學日 + 5 非教學日),上限1,265小時。在非工作天的170天(或閏年的171天),學校不能指派工作給教師
加拿大安大略省 每年工作194天(185教學日+9專業活動日)
澳洲 教學時間上限:小學每週最多22.5小時,中學最多20小時

 

 


[1] 資料來源:「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

[2] 詳情可參見:

[3] 參考政府教育人員職工會「公務員的規定工作時數意見書」http://www.gesu.org.hk/gs_corner/Letter_to_LegCo_Working_Hours.pdf

[4]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香港中小學教師工作壓力與精神健康狀況意見調查2008」。詳情可參見:

[5] 這是教協會根據歷年傳媒報道所點算的數字。由於一些自殺個案未有披露死者身份,因此這一數目只是下限。這數字亦不包括企圖自殺的個案。

[6] 資料來源:澳門《非高等教育私立學校教學人員制度框架》http://bo.io.gov.mo/bo/i/2012/12/lei03_cn.asp

[7] 資料來源:《國民中小學教師授課節數訂定基準》http://edu.law.moe.gov.tw/LawContent.aspx?id=FL027214

[8] 資料來源:南京市教委《普通中等師範學校、全日制中小學主要學科教師周授課時數表》

[9] 資料來源:由教師工會、政府及僱主2001年透過集體談判擬定的The Scottish Negotiating Committee for Teachers (SNCT) Handbook of Conditions of Service, PART 2: SECTION 3 – WORKING YEAR AND WORKING WEEK, http://www.snct.org.uk/wiki/index.php?title=Part_2_Section_3

[10] 資料來源:教育部School Teachers’ Pay and Conditions Document (STP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