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撕裂

親朋戚友圈中、舊學生圈中,因著佔中和反佔中的立場的不同,出現很強烈的撕裂現象。本來,在平日生活中,對不同事宜有不同的觀點和看法,是正常和合理的事,可以透過理性討論達致共識;又或即使不能達致共識,也可以彼此尊重,完全沒有必要變成兩陣對圓,決一死戰的。

理論如此,事實不然。最明顯的事例在WhatsApp的群組討論反映出來,有舊學生當了警務人員,在群組中看見有舊同學(現在的老朋友)痛罵打人的警察,感同身受,發了幾句牢騷後悄悄退出群組;我於是有點擔心,二人的心結要多久可以解開。

有家族的群組,有當警務人員的成員轉載了一個感人的錄音,訴說因為佔中造成大塞車,因而不能見到親人最後一面,與聽聞有人因塞車未能到達醫院產子云云;這段錄音後來證明是「創作的故事」,可以一笑置之,但問題在於,群組的年輕成員收到這段錄音的反應,他們幾乎是同一時間,指出錄音的漏洞及不可信,是「老作」;這群起的反應就是撕裂。

當然還有更多不勝枚舉的例子,包含了父子成仇、母女齟齬、老表反目的故事。我注意的,是這撕裂現象為甚麼不能透過理性討論來處理?這撕裂要多少時間的沖刷才會平伏?原因應在於問題的複雜性,關乎政制,但關切的人不是很多;關乎政治信念,但有清晰信念的人不多;關乎守法與違法,有人大呼小叫:不得了,犯法啊!關乎清場,六四的餘悸猶在,悲劇的陰霾未去;關乎前途,阿仔阿仔,千萬不能有案底;至於眾所周知的,涉及個人利益的問題,也就不必多說了!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