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春梅:金鐘、國慶

十月一日,大概有十多億人口在慶祝國家成立吧!本來已沒有特別感覺的我,兩年前南丫島海難事故後,我再不認為香港人在這天會真心的慶祝。今年,我選擇來到金鐘,「靜靜」地坐在一角,反思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

本想帶同小女一起到來,真實的告訴她一群哥哥姐姐在幹甚麼,但朋友規勸說日子太敏感,恐有甚麼意外。最後,只剩下我和朋友走進人群去。

人群中,我倆彷彿孤單卻又不寂寞,身邊沒有認識的朋友,卻有相同的信念、盼望。與途人四目交投,彼此沒有說話,心領神會的眼神已蘊含千言萬語。在社會打滾多年,從公屋走進大型屋苑,這種人與人之間最基本,最親切的溝通,早已埋在石屎內。竟然,在這時空,我重拾最真的人性。

靜坐一角,感覺像89年的時候?我倆都少了一份衝勁,多了一點冷靜。相同的,我們都知我們在做「不可為而為之」的事。那年,我們跟今日的學生差不多年紀吧!那年,我們都背父母走上街;因為父母遭受「文革」洗禮,他們明白的比我們多,他們擔心的更多。今年,我們可以跟小朋友說,我們從89走到今天,我們仍盼望當日的理想可傳下去。

也許有人說我一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世界,但我確信文化的承傳,只能夠靠人的堅持。朋友曾問我,四十歲的男人,還懂得浪漫嗎?今天,我懂得回答的是:能保護家人,承擔責任,這就是男人四十的浪漫。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