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回應「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諮詢文件意見書

意見書 2014年7月5日

簡介

教育局於5月初公布「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提出了一系列資訊科技教育的重大建議,牽涉資訊基建、課程、專業發展等範疇。諮詢文件公布後,教協會曾於5月9日召開記者招待會作初步回應,認同政府計劃發展全面更新學校的資訊科技基礎設施,為所有課室安裝無線網絡接收,以提升電子學習資源的質素的發展方向正確。然而,我們也就建議方案提出了一些疑慮,並促請當局需要特別留意資源配套不足的問題,尤其是資訊科技統籌員的人力資源短缺及師資培訓的問題尚待解決,否則硬件未有軟件作相應配合,執行起來效果只會事倍功半。

教協會於5月底邀請資深中、小學校長、副校長、老師及資訊科技技術員進行焦點小組訪談,並於6月4日至24日期間,向全港中、小學校長及資訊科技主任發出調查問卷(共收回280份),以收集前線同工對諮詢文件的專業意見及訴求。教協會總結以上所得,提出以下意見重點:〔教協會資訊科技教育問卷調查數據統計

1) 回應「加強學校資訊科技基礎設施及重組運作模式」

1.1租用無線網絡的風險

諮詢文件提及,教育局建議全港公營學校以三年時間鋪設無線網絡(Wi-fi),並提出以租賃模式推行,由學校向供應商購買全盤服務,包括:「全面更新學校的資訊科技基礎設施,並為所有課室安裝無線網絡接收」、「學校只須付出租賃費用,供應商便會為學校建設及保養所有課室的無線網絡。」

教協會認同學校有需要設立可靠的無線網絡並覆蓋所有課室的建議,根據是次調查結果顯示,69%同工同意「以租賃模式向供應商購買無線網絡,可以提供穩定服務」,然而,也有近四分一(23%)表示不同意,反映部分同工對租賃模式有一定疑慮。

1.2 購買雲端運算以取代校本伺服器的問題

有關購買雲端服務方面,是次調查問及「購買雲端服務可以代替學校建立伺服器」,同工表示同意及不同意的比例各佔約一半,分別為47%及48%,反映同工對此議題未有明顯的傾向。

現時學校對資料儲存需求殷切,無論課堂教學及評估活動均涉大量資料快速存取,而且更有版權、私隱及資料保安的考慮,只靠外購雲端服務,是否取代校本伺服器設置,實屬一大疑問。有老師提出,若果學校單是依賴雲端服務儲存所資料,而沒有另存備份,恐防流失資料的機會相當高,因為電子資料遇上任何「風吹草動」,資料可以盡失,也難防黑客入侵盜取資料,風險非常之高,故建議學校需要設有校內伺服器。

另有老師分享經驗時指出,申請雲端服務的改動較慢,往往需時兩三天,需時與雲端服務供應商洽談。此外,亦曾遇到下載資料(如索取TSA報告)有延誤的情況。

經過早前「和平佔中」公投伺服器遭受大規模攻擊,我們認識到科技暴力的可怕,我們認為租用無線網絡及雲端運算的對學校所構成的風險不宜低估,當雲端服務公司服務受到阻礙,以致大量學校因此而需要緊急維修服務時,外間商業公司管理公司是否可以應付?又若然外間商業管理公司突然倒閉,服務被迫終止,學校會有何保障?學校需要自行承受有關風險?

1.3 擔心學校私穩資料外洩

諮詢文件指出:「雲端運算服務能讓學校使用一系列的託管服務。無需安裝校內伺服器及處理備份、系統管理及保安監控等工作」,然而,在保障私隱方面,不少同工表示擔心使用雲端服務會讓學校、教師和學生的私隱資料外洩的風險會提高。是次調查發現,60%同工不同意「外購雲端服務較校內伺服器更安全,不擔心私穩及資料外洩」,反映同工對廣泛使用雲端服務取代校內伺服器的疑慮,擔心雲端服務不穩定,在網絡保安及可靠性方面存疑,會嚴重影響學校的日常運作。

1.4 雲端運算不能取代資訊科技技術員

諮詢文件指出:「雲端運算……也可紓緩困擾學校多時,難於聘請及挽留高技術的資訊科技技術員的問題。」教協會必須指出,雲端運算並不能紓緩聘請及挽留資訊科技技術員的問題。 簡單而言,資訊科技技術員的主要職責包括:負責學校日常的電腦檢查及維修工作等,屬於人手技術操作的層面,而雲端運算則是互聯網存取服務,兩者無論在本質、功能及特性也絕不相同,當然也不能取代任何一方的功能。

調查顯示有33%同工不同意「購買雲端服務方案,可以減省相關工作的人手」。我們需要留意,這個方案表面上可以分擔老師的工作,但完全依賴外間商業公司管理,是否一定更穩定、可靠、安全和有效率?有老師強調,校內技術人員 (in-house staff) 非常重要,能提供即時服務解決電腦問題,因為對學生教學不可間斷。相對於把整個服務外判,而使用租用服務,有老師表示,有其優劣之處,好處在於遇到問題時,可聯絡供應商代為支援,而弊處在於等待支援需時。現時學校的電腦維護工作往往要由電腦科老師兼任,使其難以專注教學工作,而對購買雲端服務解決硬件維護問題亦抱有懷疑,更遑論以此解決龐大的電腦維護工作。

現時,教育局沒有設立資訊科技統籌員管理學校電腦資源,代之以年年提供一筆過的「資訊科技綜合津貼」給學校運用。除了硬件維修替換、軟件更新、購買互聯網服務及消耗品外,僅有的津貼就要處理校本的龐大的電腦資源管理工作,於是學校不是外購服務,就是自行聘請技術支援服務員。

不少學校反映,外購服務水平的質素參差,又常常換人,既未能提供及時服務,又不熟悉學校的個別需要,難以提供最適切的服務。調查發現,66%同工表示,現時運用「資訊科技綜合津貼」外購服務,未能提供及時及切合校本需要的服務。

1.5津貼不足難以應付開支及聘請技術人才

「資訊科技綜合津貼」方面,每校津貼平均將增加7萬元。現時學校也是用這筆津貼聘請技術支援服務員,有不少學校反映,聘請一名技術支援服務員後,津貼便所餘無幾,其他一切電腦軟硬件購買及更新、維修保養、購買消耗品等支出,均由學校承擔,這筆津貼往往不敷應用。是次調查亦顯示,90%同工認為「資訊科技綜合津貼」不足。

諮詢文件指出:「學校建立健全可靠的無線網絡,需要經常性投資以保養和提升有關設備。」有不少校長及老師指出,擔心學校未能應付無線網絡保養和提升有關設備的開支。現時不同學校的資訊科技設備水平參差,有老師表示,若日後學校建立無線網絡及使用雲端服務,需要重新購置伺服器(server)及路由器(router),擔心津貼不足以應付開支。也有老師表示,現時學校的校內伺服器也很混亂,系統落後,容易遭黑客入侵,需要更新,若當局不願意投放資源,問題難以解決。

來自不同學校的多位同工指出,現時的資助水平,往往不足以在市場聘請資訊科技人才在學校工作,因為商界通常不會承認在學校所累積的工作經驗,而且此職位不屬常額編制,不能按年資加薪,亦沒有晉升前景,所以流失率甚高。調查顯示,92%同工認為「資訊科技綜合津貼」金額不足,以至難以聘請及挽留優秀的資訊科技技術員。

有老師特別指出,學校的資訊科技技術員大多是剛畢業的大專生,無論在專業能力、工作成熟程度,以及了解學校運作方面,均需累積經驗,但與此同時,他們需要肩負處理學校重要、機密及敏感資料的重任,實在有點矛盾和不成比例。機密資料必須由校內可以信賴的資訊科技技術員處理,不能假手於人,因此,改善資訊科技技術員的待遇,穩定人手,對學校的資訊保安十分重要。

1.6 97%同工支持設立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

事實上,設立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訴求也是學界的共識,在推動資訊科技教育發展時,教育局除了要添置硬件外,更要在配套方面,開設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職位,挽留有經驗的資訊科技人才,讓他們有明確的職業前景,才有利學校持續發展資訊科技教育。

是次調查顯示,97%同工表示有需要開設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職位。此外,去年12月教協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於向全港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發出問卷,調查學校對「資訊科技教育」的意見,結果顯示92%學校認為「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或常額津貼」更有助學校推行資訊科技教學的發展。

1.7 自攜裝置可代替桌上電腦?

諮詢文件提到:「教師將會減少對電腦室的需求。由於所有課室已有無線網絡覆蓋,教師無需使用電腦室……在使用新的服務模式以提升資訊科技基礎建設後,教師就無需處理各種技術問題,亦無需再受到保養及能否持續更新學校資訊科技設施等不確定的因素所困擾。」

然而,在前線教學的應用、實用及方便使用程度方面,「自攜裝置」是否可替代桌上電腦,仍存有疑問。調查顯示,59%同工不同意「在學校推行學生『自攜裝置』,可取代在特別室放置桌上電腦」,反映前線教師意見與當局提出的意念存在落差。

諮詢文件亦提到:「預期『自攜裝置(BYOD)』將會在學校盛行。因此,學校應認真地重新評估,是否仍有需要於特別室繼續存放一台台的桌上電腦,而所節省下來的電腦及伺服器維修費,可用於購買雲端服務。」

至於是否可以省下維修費也實屬存疑,而即使不再使用桌上電腦,使用「自攜裝置」也會耗損及需要維修,故亦涉及維修費用,維修費用又豈能省下用於購買雲端運算服務?

1.8 使用「自攜裝置」的疑慮

更令同工關注的是學生使用「自攜裝置」後的課堂秩序問題,87%同工認為,在學校推行「自攜裝置」會增加課室管理問題及訓輔工作,難以監管學生在課堂瀏覽非教學資訊,例如社交網站及網上遊戲。有老師預期,收取較低學生組別的學校所面對的課堂秩序問題將會更為嚴峻,輔導工作必將大增。此外,大量使用「自攜裝置」,學校也擔心誘發保安、偷竊、裝置容易損壞及難以追究賠償等問題。

至於有關「在學校推行『自攜裝置』,較易解決日後的保養、升級及保安等問題」,同工表示同意及不同意的百分比相近,分別為48%及44%,反映同工對此議題未有明顯的傾向及足夠的信心。其實,「自攜裝置」帶來的技術問題也不容忽視。平板電腦有不同的品牌和型號,在課堂實際運用時,會遇到兼容的問題;假如統一品牌和型號,又會惹來利益輸送的質疑,宜小心處理。

而當問及同工「整體而言,支持在學校推行『自攜裝置』」,51%同工表示同意,而不同意及「無意見」的各佔3成及2成。

1.9 購置「自攜裝置」的經費問題

諮詢文件提到:「建議向學校發放一次性津貼,用作購置流動電腦裝置。至於日後更換裝置的經常性開支,公營學校可透過增撥的經常性津貼支付。」我們擔心學生「自攜裝置」的經費不足及難以順暢運作。當局提及的該筆津貼平均每校只有約10萬元,僅能購買約30部平板電腦,數量遠遠未夠足夠讓全校約一千名學生使用。

若果當局希望全港約70萬中小學生每人都可以「自攜裝置」,恐怕需要將費用及成本轉嫁家長。在貧富懸殊嚴重的香港,顯然有一定困難。結果,要麼只是社經地位較高的家庭能夠負擔,加深貧窮學生的「數碼鴻溝」;要麼政府願意義無反顧地作出長遠承擔,大幅資助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還有日後保養和升級等問題)──這是否符合資源運用的優次,恐怕仍未有共識。

2) 回應「提升電子學習資源的質素」

2.1 逾8成認為廣泛應用電子教科書時機未成熟

根據教育局資料顯示,「第一期計劃開發的電子教科書,預計將於2014/15學年開始推出市場供學校使用;第二期編制的電子教科書則預期於2015/16及2016/17學年開始推出。」

然而,是次調查發現,83%同工不同意「現在電子教科書廣泛應用的時機已經成熟」。我們認為廣泛應用電子教科書,對教學有何利弊,在香港的實踐經驗尚淺,成效未有定論,我們認為現階段應累積更多經驗,不宜催迫學校推行。此外,當局需要注意倘若絕大部份學生廣泛使用、甚至依賴電子學習資源學習,對學生眼睛造成的影響。

2.2 「單一登入服務」衍生的私隱問題

諮詢文件提到:「未來的電子學習將會更個人化,即每位學習者在系統內會有個人記錄,而系統亦可分析及報告有關的學習數據。」、「若能為香港所有學生提供單一登入服務,則有助簡化整個程序…亦能大幅減省日後支援用家戶口及密碼等相關工作的成本。」

教育局建議撥款予「教育城」,提昇網上教材質量,鼓勵教師分享資源,並為香港所有學生提供單一登入服務,儲存每個學生的個人紀錄,並分析學習數據。我們質疑這個做法的合理性,集中儲存大量學生的個人資料及學習歷程於單一的政府開辦及全資擁有的教育城,會引起對私隱問題的關注。

是次調查發現,只有50%同工同意「香港教育城網站為全港學生提供單一登入服務,以收集、儲存及分析學生的學習表現數據」,而不同意及無意見的分別各佔28%及21%,反映「單一登入服務」未能得到大部分同工的認同。

3) 回應「更新學校課程、改變教學及評估方法」

3.1 有關程式編寫的課程建議

諮詢文件提出裝備學生程式編寫的能力,甚至成為初中必修的課程內容。學校可「安排程式編寫成為必修科」、「發展學生解難及程式編寫相關方面的技能和知識,並會循序漸進地延展至高中程度」。

是次調查顯示,62%同工表示同意「程式編寫應納入初中必修課程」。我們認為學習程式編寫具有意義,可培養邏輯與解難能力,也能發掘學生的興趣和潛能,但亦需要留意,是否適合全體學生修讀,對性向不合的學生強制學習程式編寫,有可能會窒礙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課時從何而來,亦待探究。

我們認為涉及學科的課程改革,會直接影響和改變教學及評估方法,諮詢時應廣邀前線老師參與。同時,亦要為有特殊學習需要及弱勢學生提供協助,幫助他們掌握經修訂的課程內容,避免因過於理想化而忽視了不同學生的需要。

至於諮詢文件提及的「運用跨科目/學習領域的電子學習教學策略」、「跨課程應用資訊科技」及「電子評估」等,都是宏大的工程,但諮詢文件的描述比較抽象,缺乏清晰具體的方法。

4) 回應「提升學校專業領導及力量、建立實踐社群」

4.1 實踐「e-領導」的可行性

諮詢文件提出促進「e-領導」(為所有校長和部分中層管理人員提供培訓)、促進教師專業發展等目標,並以五位同屬某辦學團體的校長攜手研發電子學習教材及相關教學策略的事例作展示。政府將發展電子學習的責任交予學校管理層及教師,無疑將大大加重學校的工作量,令本已忙於推行各項教育改革的中小學老師百上加斤,進一步推高教師的工作壓力,並不利教育發展。

我們認為如果沒有處理好人手資源的問題,「e-領導」亦會容易流於空談。近年政府每當推行新政策措施,只是要求現有人手承擔工作,而未有做好人手資源配套規劃,在現時中小學班師比例不變、人手緊絀、工作壓力超負荷的情況下,還要求學校「制訂學校措施和政策,應對『自攜裝置』所帶來的影響」,我們不敢樂觀。

調查顯示,29%同工表示,預期學校領導層未能承擔在諮詢文件提及的「e-領導」工作(包括將資訊科技融入課程規劃、制定學校措施和政策、把電子學習融入科目教學等)。不少中、小學老師慨嘆,在現行的課擔及沉重工作量的情況下,他們未能抽空出席講座及進行培訓。

結語

總括而言,我們認為諮詢文件不乏美好而遠大的目標,然而,對於如何付諸實踐,則抱有不少的疑問,特別是涉及人力資源的問題,安排未見妥善。此外,當局亦須繼續聆聽前線的意見,以充分照顧不同學校和學生的需要。

>>附件:教協會資訊科技教育問卷調查數據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