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署)致李旺陽先生的悼詞

致 李旺陽先生:

壓迫尚未遠去,而你尚未遠離。

六年了,我們從未忘記。

這一切注定在六月發生。2012年,我們在六四集會前的幾天,在新聞報道裏認識你。八九民運時的工人領袖。「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你的誓言擲地有聲。那時,我們都在準備心情,整裝參加六四晚會。沒有想到,這幾句會成為你的遺言。你的牢是為了全中國爭取民主的人而坐的,你的苦也是為了全中國爭取民主的人而受的。你的逝去,將啟發更多人抗爭。

今日,中國的公民社會正面對最嚴峻的打壓。以「國家安全」之名,中共通過了多部法律,又推行各種監控手段,「社會信用系統」、「人臉辨識系統」,層出不窮。這些監控滲入到每個人的生活。為民權、勞權而入獄者,不計其數。曾是工自聯成員的劉少明,因發表六四回憶錄而陷獄;大陸維權網絡平台「非新聞」的盧昱宇,因報道群體維權事件而被囚;因車廠鬥爭而陷獄的工人代表符天博;還有無數為民權鬥爭的志士。他們提醒我們,壓迫尚未遠去。

但是,民眾仍然沒有停止鬥爭。這二十多年來,勞工的抗爭此起彼落,大大小小的罷工,即使到了近年,仍然沒有止息。他們無懼於資本和政權的打壓,在絕處仍然堅持串連、團結更多工人。從維權律師協助公民依法維權,到內地的工人在被僱主、企業剝削而發起集體維權抗爭,都顯示出內地抗爭並沒有隨著政權的打壓而停止。如事隔9年後再一次發起抗爭的湖南塵肺工人,於4月至5月期間發起跨城市抗爭的塔吊工人和「貨拉拉」司機的罷工,這些工人抗爭的例子象徵著內地民間抗爭並沒有因政權的高壓管治而停止。

但願你能聽得到,群眾勝利後的呼號。這些鬥爭將代替酒,來祭你在天之靈。

但願你安息,我們會繼續走這條抗爭的路。你至死沒有言悔。而我們,只要還有抗爭的空間,我們就不會言棄。

發起:香港職工會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