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浩暉:KANO——贏在起跑線的反思

復活節假,觀看了〈KANO〉。〈KANO〉是一部描述台灣日治時期嘉義農林棒球隊的台灣電影。電影描述在1931年的日本殖民地台灣,一支由原住民、日本人和漢人組成的嘉義農林棒球隊,在新教練近藤兵太郎指導之下,拿下全島冠軍並遠征第17屆夏季甲子園大會的故事。

綜觀不少影評,觀眾們大多欣賞嘉農球員的熱血、堅毅與認真。的而且確,他們是值得欣賞的。但我更欣賞是KANO隊的近藤教練,嘉農隊從未戰勝一場比賽,當時沒有人看好這一隊伍,更有人認為由三個不同民族組成的隊伍只是一支雞尾酒隊伍。面對這情況,近藤教練不但沒有氣餒,反而更加堅持自己對嘉農隊的信任。

從事教育行業,我們也是學生的人生教練。成長在精英教育制度的我們,不難被那種強烈的精英主義所影響,慢慢也以學生的成就去檢視學生,甚至把學生分類。當我們一直讚賞著聰明的、乖巧的學生有多好時,不妨提醒自己,這些學生只是在未遇到我們之前,他們有幸被不同的好教練作出培訓;相反,當我們埋怨著學生成績不佳、品行不好時,不妨細心想一想,其實可能錯不在學生,而是他們沒有那麼幸運,在遇到我們前未曾遇到好教練。學生的成就是需要我們栽培出來,一開始已放棄了他們,他們便不會有被栽培的一日,他們的潛能也不能好好地發揮。

今天的香港,往往強調要讓孩子「贏在起跑線」。說來容易,但對於一班沒有充足資源的孩子來說,又談何容易呢?近藤教練令我感到欣賞的是他即使面對被社會遺棄的學生,他也盡力教授。今日,我們有幸成為學生的人生教練,要成為一位出色的教練,先要相信每位學生的潛能,信任他們終有一天可改變。過往五年的教學歷程中,我選擇了相信每位學生的可塑性,的確這種信任是值得的。

由今天起,當我們再次埋怨學生不濟時,不如先想一想我們是否已盡教練的責任? 在我們不斷強調讓孩子贏在起跑線時,不妨回頭看看仍未踏上跑道的選手,他們每一個也等待我們牽著他們走的。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