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強:追憶梅艷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卅晚,在教協列席常務會後返家,本想看看新聞報道,卻收看了群星追悼梅艷芳的歌唱大會。我一面收看,一面追憶這位捍衛民主,仗義豪情的歌后。知道星光大道會立像紀念,更為天上的她高興!

梅艷芳本來是我的學生,她和姊姊幼時在衛理道李炳紀念學校讀書。我雖然沒有教過她,但也曾經有過談話。事緣她和姊姊同班讀四年級,因為是上午校,早上八時便上課,她們姊妹,常常遲到,班主任和老師極為不滿,曾經接見家長,家長但說晚上要到荔園表演,很晚才回家,早上遲了起床,所以遲到了。當時我是學校的教務主任,老師要我警告一下她們,希望遲到減少些。那天,我和她們姊妹見面,知道她們晚上表演到十二時才回家。吃些東西,洗個澡,到一時多才睡覺。翌日早上起床,吃些早點,便匆匆回校,但多遲到十多廿分鐘。我曾經問她們可否轉到下午校,但她們說每天下午三時多便要回荔園排練,所以只能夠讀上午校。她們說話時,感覺惶恐緊張,差點兒下淚。我感受到她們家境清貧,亦知每晚表演對她們極為重要,所以只能請她們早些休息,盡早回校上課。幸而她們尚算勤力乖巧,但讀完四年級便退學了。梅艷芳很念舊,後來電視台訪問她,她還在學校門前的石凳上拍片,說後面是她的母校。她拍攝時,也許是我們放學了,不然,我一定會請她進校錄影的。

轉瞬間,梅艷芳姊妹離開李炳廿多年,有一年六四大會在維園舉行,梅艷芳也有出席。司徒華先生和我在台側談話,見到梅艷芳,就招呼她說:「梅小姐,妳還記得他嗎?他是周校長,是你母校李炳的校長,他有沒有教過妳?」梅艷芳聽了,便過來和我握手,告訴司徒先生:「記不起了,似乎沒有教過。校長,你好!」那次見面,我感受到大歌星的風範,更欣賞她挺身捍衛六四精神!

我很喜歡她的歌曲,一直以來,都很擁戴她。直至她抱病演唱那一場,更深受她的歌聲感動,祈望她早日復元。

零三年除夕前一日,我到尼泊爾旅遊,在加德滿都一家酒店開啟電視,知道梅艷芳逝世了!那天晚上,許久不能入睡。第二天遊巴格雅堤河,看居民的火化喪禮,憶起這位樂壇天后,在旅遊車上,寫了一首詩。現抄錄在下面:

零三年除夕前一日,作客加德滿都,驚悉李炳舊生梅艷芳辭世!
感人生無常,三顧門間唯老病死,戚戚不能入寐。翌日除夕,遊
巴格雅提河,睹河堤火化喪禮,怵然有懷。歸程車上,以此記慨。

驚傳噩耗痛何如?影寂星沈志未舒!
剩有清歌留衽席;更無嬌靨伴歸輿。
卅年舊憶黌宮桂;絕世新姿藝海妤。
異域倍傷彈指頃,空餘缺月證欷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