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琼:「長全日」幼兒學校的功能和訴求

近期,爭取15年免費教育大聯盟、多個幼教團體以至業界選委等,都不約而同策劃了表達「長全日」幼兒學校(簡稱「長全日」)訴求的行動,單1月至2月中旬已分別有:

‧ 從事全日制幼兒教育的選委在報章發表對《施政報告》的聯合要求;
‧ 多位家長在傳媒發布會闡述政府對長全日服務支援不足的實際苦況;
‧ 《1.19 行動》近3千位幼師、幼兒及家長請願;
‧ 「長全日」服務代表向「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遞交請願信;
‧ 「關注長全日幼兒教育家長聯盟」向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議員拜年,希望議員關注長全日的需要。

究竟「長全日」的發展背景、面對的困難及社會功能如何?

自60年代起,「長全日」已為香港提供全日制幼兒服務,使家長能安心工作,無論在服務時間、設施和運作流程都與一般幼稚園(即使全日制)不同。現時246所「長全日」學校,自05年由社會福利署轉到教育局管轄,但局方完全忽視其獨特功能,在政策上以半日制劃一資助,無論幼稚園資助計劃或後來的學券制也如是,令「長全日」的家長、教師及學校得不到公平的支援,老師受訓只有半額學費資助,而家長扣除學券後普遍每月仍要支付超過2千元,未能減輕學費負擔!

政府承認需要 沒有具體支援

政府雖然多次承認「長全日」的需要及問題,卻一直沒有具體方案。因此,業界要求「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將「長全日」納入議程討論;對「長全日」發放一筆過津貼,用於增聘人手及改善教學環境;增設「全日制學券」以紓緩家長的經濟壓力;長遠應提供全面資助及非強制性的幼兒教育,按其班級數目及服務時間承擔教育經費,以回應家長的多元需要及選擇。

「長全日」在幼兒教育及照顧工作上,擔當著重要的角色,為適齡兒童及其家庭提供適切支援,確保兒童獲得全人發展的機會。由於「長全日」服務時間為朝八晚六,並提供延展服務至晚上八時,加上全年只放少量假期,對支援雙職家長安心工作尤其重要;當中,對於年輕缺乏育兒經驗的父母、新來港缺乏支援網絡,或孩子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家長,「長全日」學校可提供適切育幼的輔導及資訊支援,在教育以外也發揮著重要的社會功能。

(作者為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