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嘉倩:教學語言系列之十四
以CLIL為理念的一課

先闡述一下甚麼是 CLIL。CLIL是 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的簡寫,即是說老師在教學科知識時,時刻不忘語文是建構知識的工具,如果學生在語文方面有困難,尤其那語文是第二語言的話,學習一定不會順暢,所以老師必須提供適切的語文支援。

最近觀了一堂科學課,老師就是用上述理念授課,所以我觀後滿心歡喜,心想如果我們有很多這樣的好老師,那真是莘莘學子之福了。

這堂課之所以如此成功,主要有二個原因。第一,老師參加了我們的一個科學科的語言課程並接受了課後支援,和我們的語言及師訓專家(亦即是我的 DOLACEE & ILLIPS 計劃的前顧問)及本人共同備課,過程中以我在之前所提到的理念為依據,運用了適切的教學技巧去處理這一堂課。第二,老師虛懷若谷,願意接受及嘗試不同的理念及教學法。共同備課時又真正明白我們的理念,更提出自己的想法,令所備之課更適合學生所需的語文支援。到上課時,老師揮灑自如,把所備之課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才成就了這樣成功的一課。可惜的是當時沒有把這一課堂錄影下來,以供將來作為參考之用。

在一堂成功的課堂中,重要的是老師在每一個環節中,事先想好如何把知識傳授給學生、活動的先後次序、學生在何處需要支援等等。可能每個環節中,只是稍許改動一下或加那麼一點兒,效果卻是大大的不同了。我所觀的那一堂課,老師就做到了上述幾點。在清晰的傳授知識之餘,學生哪兒需要支援,如何去支援,都拿準確。

這一課的目標是需要學生以英文去作一比較:Compare the difference in the melting point/boiling point of ammonia(NH3)and calcium carbonate(CaCO3)。老師先用鮮明的圖片及清晰的文字列出表格,哪一種 structure 有何 properties, 並加以扼要的解釋,令學生看後,對它們的相異之處一目了然。然後老師對每種 structure 詳細解釋。遇上文字或概念較為艱深的地方,老師或用 paraphrasing, 或用圖片,或用手勢,除了口述英文,更利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務必令學生明白為止。這就是我常常提到的 multiple ways of making meaning 了。令我欣賞的是課堂中提到一位荷蘭科學家 van der Waals , 老師百忙中還不忘提醒學生,有些歐洲人的姓氏是必須小寫的,例如 v 和 d。有人會說這樣的小事也值得一提嗎?但我覺得這是人文的關懷,我聽了歡喜得很。回頭說說老師如何一步步的引領學生精確的把各個不同之處用英文表達出來。他口中解釋,隨手就在表格中把那 explanation寫下,並用不同的顏色把那 sentence pattern清楚的顯示出來,例如 Molecules are held together by weak van der Waals’ forces. Less heat is needed to overcome the weak forces. 他一邊講學生就一邊把資料記在他們的工作紙上。由於總共有四個 structures,第一個由他示範及解釋文字的運用,第二及第三個由他帶領學生共同完成,第四個就完全由學生自己完成。由此我們可以看到老師如何一小步一小步的在引領學生。做完這一部分,學生其實已能掌握如何去表達基本的理論了。當他們需要去寫一小段解說文體時,當然就難不到他們了。

(作者為前 DOLACEE & ILLIPS計劃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