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之十八
重建法制:體制改革的困境(六)

司法能否取信於民,除了法院能否獨立公正履行職責,另一關鍵是法官的個人專業質素與操守。以香港為例,法例明確規定執業律師的學歷資格,香港法官委任自具有相當執業年資和經驗的律師和大律師。換言之,香港的法制保證法官具備足夠學歷和專業水準。

70年代末,中國法院陸續重開,至80年代中,大部分省市已初步設立人民法院,開始法院審判制度。有法院後,法官哪裡來,中國法官又具備怎樣的學歷與資格?

直到2002年中國實施全國統一司法考試,法官的委任才有統一的法律學歷資格。此前,被委任的法官,有來自軍方、政法機關的,有調任自黨和任何政府機關的幹部,有出身法院書記員然後升任法官的,任命標準和形式並不統一,司法人員由初中程度(甚至更低)至大學畢業都有,不一而足。法官的背景、個人學歷及專業水平參差不齊,但普遍缺乏法學院專業學歷,這種情況在改革開放初期尤為明顯。

另一方面,司法貪污腐敗從法院開始的第一天便存在。至今天,說中國司法已徹底腐敗恐怕也沒有多少人反對。在香港,我們習慣法治社會的一切權利,也許很難理解在一個權力比法律大的社會裡,公民基本權利缺乏法律保護,人民生活在有形無形的心理恐懼中,是怎樣的一種缺乏安全感的狀態。在極權又法律不彰的社會裡,人民不能寄望得到法律保護,便只好轉而尋求權力的庇蔭。在法治社會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位公民皆有平等權利尋求法律公義。在權力凌駕法律的中國社會,權力與金錢是最自然的伙伴:權錢可作交易、權錢可以交換,權錢互相利用,這便是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必然性。

司法腐敗也導致中國司法沒有公信力。今天,中國各地法院大樓外常見眾呼鬧示威請願。法院內人們高聲辱罵法官,也有法官和眾對罵。既然法院沒有公信力,甚至司法機關該有的莊嚴形象也剝掉,人民也就不相信法院,更不願意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糾紛。既然不採用法律手段解決糾紛,即是說人們只能以非法律手段去解決糾紛。當人們發現現實裡只有權力和金錢才「管用」,法律「當不得真」,原來守法並不會為你帶來成效,相反法律以外的手段(例如權、錢、利益、關係、人脈等)才能「辦事」,人民哪會相信法律?年前筆者在大陸一次公開論壇談法治和司法,一位網民的回應一針見血:「在中國講法律,證明你是弱勢體!」

中國法官還面對工資過低、負責審理案件的法官工作量過大等問題。截至2014年初,據說全國有大約33萬法官。筆者不解的是,據說真正經常負責審理案件的法官(或稱審判長)只有約三分一,其餘是負責法院行政、執行、研究工作、法警等,但編制上都算是法官。在這組織架構下,很大部分法官似乎幹和我們一般所理解很不同的工作,而真正審理案件的審判長卻面對案件過多,人手不足的情況。除了很多案件被延誤,更有可能因為法官時間不足影響判決質素的問題。香港司法制度中法官判案享有不受追究的特權。中國司法制度則存在法官判案犯有錯失可被追究的規則。這是除了工作壓力之外中國法官另一無形又沉重的壓力。在這裡引述一位年青法官的話:「健康活到退休是我們的追求,退休之後不被檢察院請回去是我們的理想」。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