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走議員,所為何事?

本報記者

630p2_pic013月6日,中西區區議會轄下的公民教育工作小組會議,審議宣傳基本法的25萬元撥款。許智峯議員要求會議公開予傳媒採訪,但會議主席李志恒突然宣布閉門進行,先是驅逐記者離場,後更召警員將許議員強行抬走。在一個公民教育的會議上發生此事,實在諷刺。

警察為誰服務?

近年警方在政治事件的執法方式已為人詬病,沒想到在一個議會會議上,警員竟會聽命於建制派議員,公然將一個有權出席會議的議員抬走,儼然是他們的私人保鑣。警務署長曾偉雄其後說是為了「保障社會安寧」,也令人憤怒(雖然不令人意外)。若果「社會安寧」可以如此無限擴展,結果只有聽命於建制的人才能享有基本公民權利。我們認為,曾偉雄這種態度,只會進一步毀掉警方的公信力。

區議會怕甚麼?

現代議會崇尚透明、問責,區議會及立法會會議一向公開,當天會議討論的是推廣《基本法》及政改宣傳的撥款,並不涉及機密或敏感內容,主席突然宣布閉門進行,令人不解。據傳媒披露,多名建制派委員同時是申請撥款團體的成員,有利益衝突之嫌。面對這種質疑,會議過程更應公開透明,以示公允,建制派的強烈反應,只會令人懷疑:是甚麼觸動他們的敏感神經,以致不惜剝奪議員的開會權利、記者的採訪自由,以及公眾的知情權?

公帑如何花(分)掉?

監察公帑用得其所,原是議員本份,這次區議會審議撥款的作風,難免予人私相授受之感。政府近年投放在國民教育、推廣基本法的資源不斷增加,公眾一直不以為意,直到2012年國民教育風波,才驚覺多年來成立的大小團體、舉辦的唱好活動、編印的偏頗教材不計其數。教聯會的兩個「國民教育中心」未經正常程序招標,即獲得千萬元公帑營運,正是典型例子。後來教協會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國民教育中心終不獲續約,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每年透過教育局、民政事務局、區議會等,以「公民教育」之名撥出的資源,不知凡幾,當中親建制團體分得的資源尤其顯著。是他們的工作特別出色,還是得力於政府全力「配合」,公眾絕對有權得知。

議會和傳媒,本來都是監察、制衡政府的力量,但議會漸被建制力量把持,傳媒採訪屢受打壓,情況不容樂觀。我們須繼續關注事件,不容黑箱作業的風氣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