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追思

我校一位老師因病逝世,患病入院才不過兩個星期,傳來噩耗,同事們雖然都在營營役役,但表情騙不了人,教員室內盡是哀愁。

他的座位正在角位,左面是牆,後面是窗,其餘兩面都給前面的書架及左面的文山簿海屏蔽,若不探頭一望,仍覺得他正在努力改簿。自他離開這個座位後,面上一直擺放著鮮花,每朝總有同事更換瓶水及打理花束。

當日已聽聞病況惡劣,小息時某同事迎面而來,見他雙目泛紅,已心知不妙,放學時學校召開緊急會議,向同事公告;後天舉行特別早會,向全體同學報喪。之後,近校門的位置放了兩塊藍底白字的壁報,上面貼滿的白紙花都是由同事逐一手摺的,花兒圍繞著他的名字,面放上了弔唁冊,未幾已寫得密密麻麻。學校的網頁套了黑,學生舊生們都陸續地在他的面書裡寫下悼詞,也貼上合照,面上仍都是愉快的笑容,叫人倍添懷念。

學校亦決定為他舉辦追思會,數個同事透過WhatsApp一呼,就喚來了一批舊生,大家馬不停蹄,無論場地佈置、沖曬相片、安排講者、製作紀念影片,以至聯絡家屬、舊同事、舊生、甘當「跑腿」運送物資,這一切實在有賴大家無私的付出。

當晚,大家都不約而同穿著黑衣,在禮堂門口的入場處寫心意咭,或是駐足在相片前憑弔,或是坐在椅上觀看紀念片段,聽著他生前美妙的琴音。不經不覺分享環節到了,同事們及舊生們逐一站在台前分享老師的小故事,彷彿都把自己的小砌圖一起組成了美好的風景,使人看到一個立體的人。其中一位舊生,記述了就讀中四的時候,打趣地向他要求接載回校上學,誰知他一口答應,一接就是三年多,直至中七畢業日。原來,當日的爽快答允是已留意同學無心讀書,於是朝朝準時七時半就把車子泊在同學的樓下,同學從家裡往下一望,縱使如何不情願都急急登車返學,當晚舊生把這事說出來,十分感謝老師的恩情:如沒有他的鼓勵,定是沒有如今的成就。另一位現屆同學在說,他毫無架子,有問即答,甚至深夜連連,也在面書上解答功課問題和用他獨有的「冷笑話」來鼓勵同學們。

聽著同學們的分享,更覺可惜,哪怕同事見面時間還比家人的多,但彼此的了解著實不多,各有各忙,何談關心何談互相欣賞?直至這一刻才能明白他的樂與苦。完結時我以披頭四的〈In My Life〉向他致敬,唱歌時看見他的太太合上雙眼輕輕唱著,願樂曲能稍稍安慰痛苦的心靈,也盼老師為學生鞠躬盡瘁的精神我等後輩繼續承傳。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