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政治預言初步應驗

這篇稿,一月就想寫了。只因我參選監事會,要迴避,現在才能見報。也好,本來想寫的政治預言,才兩個月,竟初步應驗了。這世界變化快!

事緣1月11日,教協會和三個團體在城大舉辦了「邁向普選政制研討會」當中,對英國在其東亞殖民地的民主化所作的貢獻,學者William Case有精闢的分析。

他說,東亞地區,英國曾在香港、汶萊、新加坡、馬來西亞殖民。四地脫離英國殖民後,均無民主。香港據說2017年會普選特首,仍待努力,機會不大。汶萊乾脆實行君主專制。新、馬雖有定期大選,卻難稱民主,因為沒有自由、人權、法治,只是投票式威權專制(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吧了。他最佳的洞識是﹕對比來說,今天的香港因仍有自由、人權、法治,只是沒有民主選舉,是自由式威權專制(liberal authoritarianism)。他又說,反觀東亞能達致民主的前殖民地,南韓、台灣、菲律賓、印尼,都不是英國管轄過的。他沒說,但我推論:英國培植或留下的民主基礎或文化,比日本、美國、荷蘭還要差。

他的政治預言是,既已答應了普選,再難實行自由式威權專制,專權者為了維持穩定,減低管治代價,香港或會漸變為投票式威權專制,也就是,香港將會變成新、馬,有定期的大選,但沒有新聞自由,異見者被滅聲,法庭不再能主持公道,以便即使有普選,專權者都能永遠執政。這個預言,不到三個月,已接二連三初步應驗:香港在國際比較的自由評級大降,香港電視再三不准開播、李慧玲被滅聲,劉進圖更被斬。往後如何?堪憂。
新、馬的投票式威權專制,若是香港的宿命,那我們可要好好認識他們了。認識後,力挽狂瀾也許不易,至少不致溫水煮蛙,後知後覺。七十年代,我留學新加坡,參加了學生運動,有幸親歷其境,已寫成回憶錄,為新書《獅爪逃生》五個故事之一。這本書,教協、大眾和各中小書局有售。

其他四個故事,是兩間大學的學生會會長和兩位異見律師逃出新加坡的事蹟。我們所做的事不多,都是份內事,但威權專制獅子撲兔地鎮壓,可能就是香港的未來。已初步應驗的預言,但願有轉機,端賴你和我的努力。共勉。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