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德賢:教師工運需要範式轉移

在教育界同工的交談中,大家一定會聽過以下對白:「今年我又要教差班,這班學生學習動機差,上課頑皮搗蛋,無得教。」

說話的教師,背後有一種心態,就是覺得學生成績差,是他們咎由自取,完全與自己無關,他們不覺得,也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去改變學生,當然也不會想任何教學方法,去改善課堂秩序;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

教師由於有這個「一切教學環境都不利於我,與我無關」的前設,於是工作得過且過,馬虎偷懶也心安理得。他們默默等待有一天,有一班好學、乖巧、有禮的學生會來臨,讓其任教,到時他就會認真教書。問題是完美的學生不太需要老師,他們會自學;成績差與品行劣的壞學生才正正最需要老師去教好。

回到教育界,工會領袖回應同工抗爭不力時說:「我們已搞過很多次遊行,但是苦主同工不出來。你們如果夠三十人,我們一定陪你起隊示威。」說話背後,不正是上述心態嗎?近年在維護教師權益的運動上,只有單一公式化的在內談判、在外簽名遊行示威的模式。行動往往缺乏抗爭的意志、沒有工業行動的談判籌碼,而年輕教師又不敢拋頭露面,往往以失敗告終。於是,跌入一個惡性循環:公式示威 →教師不敢也覺得無用不參與 →行動缺乏威力 →工會覺得群眾不支持 →維持小型公式示威……。

與其埋怨同工不爭氣,不如教育他們,為他們充權,此乃工會的天職。筆者以為,改變抗爭的模式、有工業行動的準備、讓同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就可安全參與、以及將戰場擴展至每間學校等等,都是可研究的出路。

教師工運也需要範式轉移。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