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仔父親的自白與社會公義

以馬內利

【 編者按 】
「同性戀」這個議題極具爭議性,一位退休會員有感於兒子為同性戀者,親自撰文描述其心路歷程,並提供有關參考資料,文章真摯感人,值得細味。因全文長逾二千字,故只上載教協網頁供瀏覽。

 
筆者作為有一個天生同性戀傾向兒子的父親又是基督徒, 這種親身感受, 更有資格為(香港)同性戀合法化說項。筆者一家已移居加拿大近三年,僅有一子。兒子在高中及加拿大大學學業算優異, 年年獲獎學金。迄今連去英國進修博士學位,都是他自己爭取全獎學金支持其學業生活費。筆者很感上帝之恩。我們來加時起初都有去華人教會參與主日崇拜, 兒子從小也上主日學對基督教有相當認識,我們也希望兒子也信主。

一家三口兩年前參與一次華人教會的崇拜,牧師和執事分享了和加拿大本地宗主教會決裂關係, 原因是不能接受宗主教會認同同性戀合法化。有執事更聲淚俱下認為是宗主教會道德敗壞,不得不與之決裂。崇拜後回家,兒子向母親哭泣真情表達自己是「基」,他很難受教會如此歧視同性戀, 並說以後也不返教會。太太很難過,哭了整夜又失眠,翌日早上她約我外出散步才告知我這晴天霹靂的訊息,原來我們的兒子是「基」。我們很難想像為什麼我們的兒子是「基」? 回家我流著淚和兒子說: 是否可以注射荷爾蒙治療? 他說不要有這錯誤的想法,這樣只會令他很難受。他並給我看Alan Turing(見下)的遭遇,兒子說在他初中時發覺自己有這種傾向,這天生的傾向猶如人的膚色、性別、種族等天生一樣。我對他說父母遲早會離世, 但希望他將來有家庭,家庭對人的支持很重要的。

既然是上帝安排,我們也得接受兒子是「基」的事實。兒子有正常來往的男女朋友, 但對女性却沒有興趣。兒子算是幸運的: 有開明的父母,而他能生活在加拿大這個包容同性戀的社會(華人社區除外)。他不介意在親朋面前暴露他同性戀身份,但身為父母的多少會有社會壓力,親朋戚友會如何看待我們這個家庭呢?一般人的誤解以為同性戀就等同濫交。小兒却一直埋頭學術,還沒有 「伴侶」也從不濫交。部份親戚知道小兒是同性戀,有理解的有誤解的或不諒解的。但兒子就是要活出「我就是我」,總比隱蔽身份的生活光明正大,而社會的誤解和歧視是要爭取合法的認同, 而非默默承受誤解和歧視。

筆者從無知和冷漠,到認真搜尋資料對同性戀問題的探究,才瞭解能到性傾向是與生俱來的(見下陳述)。近日從報章得悉香港學民思潮黄之峰父親黄偉明,勇猛地反對標榜同志平權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法,却誤解地堅信「基督教教義講明同性戀行為屬罪,不予洗禮是天公地道……」他自命是為社會公義。筆者也是基督徒,藉此向堅持人權、自由和社會普世價值對同性戀有誤解的人士,包括基督徒黄偉明先生,提出下列多項資料(包括聖經部份的矛盾資料),希望他們認真地探索真像,不要用中世紀的宗教態度,反對香港同志平權的立法:

美國支持同性婚姻的州份(已有12個州)和支持的國會議員愈來愈多(55位參議員和186位眾議員),13個國家包括加拿大(2005)已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關於聖經是否真的反同性戀?已有文章論述(可參閱連結 <同志神學懶人包>。而前澳洲總理洛克文(Kevin Rudd) 在 2013 年電視競選論壇反駁牧師團反對同性戀之謬誤。( 見 YouTube 短片 )他指出牧師團代表是根據聖經所言反對同性戀,但聖經有多處章節提出容許蓄奴 (52 Bible Verses about Slavery) ,他質疑我們是否應容許蓄奴呢?牧師們無言以對。另外,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前衛生福利局局長,又是基督徒的周一嶽醫生也曾公開指出:「性傾向是天生,「無論係科學、醫學、心理學、社會學,任何一個學者都話你聽,生出嚟係咁就係咁」,如同一個人的膚色、高矮肥瘦不同,「要尊重每個人嘅基因」。

2013年聖誕平安夜加拿大CBC電視新聞報導:英女皇公佈特赦55年前為英國在二次大戰解構德軍密碼,提早戰勝德國的一位同性戀救國英雄科學家杜寧 (AlanTuring)。他為英國及盟軍提早二至三年戰勝德國,避免增加數以萬計的戰爭死傷人數。可是當時英國政府視同性戀為犯罪行為,杜寧被迫選擇接受荷爾蒙注射治療,否則就要受監禁。杜寧不僅是數學家,他的成就更被視為當代電腦之父。但葯物治療無法改變其性傾向,反使他身心受極大痛苦而終走向自殺身亡。一直以來以行為治療性傾向無效而最終被壓抑自殺事例時有發生(CNN追踪報導)。

西方社會對同性戀研究,包括孖生子女不同性傾向機會率,荷爾蒙、基因、腦質構造差異。動物性傾向研究,逐漸了解到同性戀行為是先天 (Nature) 多於後天 (Nurture) 的選擇 (choice)。這些新近研究記錄可見加拿大CBC 2013.11.28電視播映有關同性戀追踪研究紀錄片(Survival of the Fabulous)。此外,曾是同性戀又是愛滋病陽性反應而終歸信基督的美籍華裔學者袁幼軒在其同性戀博士論文研究結論是:先天 (Nature) 加後天 (Nurture) 所致。 ( YouTube 短片 – Homosexuality: Nature or Nurture )

2009年,前英國首相白高敦聯同國會議員,公開向55年前被政府不仁道逼害自殺身亡的同性戀救國英雄杜寧 (AlanTuring) 家人公開道歉。(見英國《衛報》2009年9月11日報導 PM’s apology to codebreaker Alan Turing: we were inhumane )。這背後有來自三萬多英國國民聯署向國會提請向杜寧家人道歉要求。

諷刺的是總部設在美國由傳統260個差傳教會組成的 Ministry Exodus International,以祈禱及輔導方式治療同性戀行為的組織,其主席 Alan Chamber 在2013年6月發表公開悔過信。(見 I Am Sorry ) ,承認該組織37年來治療同性戀方式是失敗的。他更公開自己是同性戀者,亦同時宣佈解散 Ministry Exodus International 不再運作,他在悔過信中提及過往對同性戀者的傷害並多次作出內疚道歉。(見 Christian group that sought to ‘convert’ gays apologizes, shuts down, CTV 2013年6月20日)

不少華人教會(特別是福音派),認為那些受西方自由化思想毒害,遠離《聖經》的教導,是受魔鬼掌控。他們對上述的研究與發展亦無興趣認識,只簡單地誤以為西方社會鼓催同性戀。既然多方面資顯示同性戀既是與生俱來,何鼓催之有?希望筆者經歴與上述資料也有助香港相關同志平權立法的參考,以彰顯社會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