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茶座後記:中學發展的危與機

會長 馮偉華

629p2_pic01

中學學界近年經歷巨大變化,無論是適應新高中學制改革、準備文憑試及避免縮班殺校等,都切實影響著每一位中學同工的工作。是次茶座,我細心聆聽了前線中學老師分享他們在這些轉變中的所觀所感,無疑令我更能掌握中學學界的脈搏,做好未來的工作。

檢討應用學習及職業教育課程

在新高中學制下,學生需要修讀至中六才完成中學課程,相較舊學制的會考課程,成績稍遜的學生變相要多「捱」一年才可以畢業。故此,新學制推出了應用學習課程,以助這類非學術型的學生,可以按個人興趣嘗試接觸非學術的科目,發展另一條出路。不過,有同工便透露,由於這些課程的銜接安排及升學就業的認受性,對學生是否願意嘗試或選擇,起著相當關鍵的作用,因此課程在校內推出的時候,並不太受歡迎。他又說,由於不少學生和家長已先入為主地認為,修讀大專課程會有更佳出路,故此即使目前部分應用學習課程,內容與大專課程相似,同學們仍然希望以文憑試成績考入大學修讀有關課程作為首選安排,而不選擇在高中階段先修讀這類應用學習課程,其中飛機工程便是一例。

另外,也有老師指出,學校往往因各種因素而未能配合應用學習課程的開辦,因此課程只能在星期六上課,學生要在課餘時間上課,學校要負擔部分學費。我承認,現時無論家長和學生,對應用學習課程的信心仍然不足,加上在學位主導的文化下,學生和家長大多認為「取得學位是工作入場券」,因此,應用學習課程的銜接階梯顯得非常重要,教育局亦要提供合適的配套措施,方便學校推行課程,否則應用學習課程只會成為「大白象」,既浪費了資源,亦害苦了選修課程的學生。

亦有同工分析,現時香港產業單一,經濟發展主要集中在服務業,技術性行業式微,政府應以宏觀及長遠的角度,規劃不同行業的發展,解決工種不足及青少年的就業問題。而教育局的政策往往欠缺人力規劃,如珠寶、鐘錶、餐飲行業只有學徒制,缺乏良好的課程銜接升學梯階,在在揭示職業教育與勞動力供求出現脫節的情況。

推行中學小班教學確立教師帶薪進修

此外,當日同工們亦談到最近令人關注的中學縮班問題。他們都表示,中學近年面對人口下降,一些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學校首當其衝,面臨縮班殺校的危機,另一方面,由於教育局欠缺配套及規劃,沒有分區彈性減派,形成上移錯配的情況,令教學出現不少困難。即使教育局承諾縮班學校可凍結編制三年,以保住現有在職教師,但縮班殺校會產生很多後遺症,例如學校和人手編制不斷萎縮,日後學生人數回升,便會出現亂局,北區學額規劃便是一例。現時的情況,反映了整個教育改革,欠缺人力規劃,並要前線教師承受政府決策失誤的惡果,這是難以容忍的。

事實上,收取第三組別學生的學校有其存在價值,其任教老師有豐富經驗照顧非學術型的學生,倘若學校被殺,這些寶貴的教學及輔導經驗便會一併流失,然而,弱勢學生依然存在,並會上移至第二組別學生的學校,學習差異擴大,教學質素定必有影響。

有同工建議,政府需改善師生比例,並特別為弱勢學校提供更多支援。這點我是非常認同的,政府應把握人口下降的契機,在中學推行小班教學。此外,年青教師入職的問題亦令我相當擔心,因為這不單是「飯碗」問題,預計未來教育界會出現青黃不接的斷層,這對中學界絕對是個災難。因此,教協一直都要求教育局增加常額教師編制;同時,政府應將老師帶薪進修變成一項正式的教育政策,學校提供選擇讓老師自願進修,一方面可提升教師的學術水平,亦可騰出職位讓年青教師入職。總括而言,中學近年的動盪,可以說是「危」,亦可說是「機」,問題只是政府是否願意承擔,把握機遇作出適切的規劃,讓學生以至整個教育界都能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