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快檢討非聯招收生制度
保障入學機會公平公正

葉建源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Facebook / 電郵:[email protected]

二月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由我提出的「非大學聯合招生辦法下收生的安排」。這是由於我收到很多校長、家長及學生對大學收取非聯招學生的疑問,質疑升讀本地資助大學,有否捷徑?持其他學歷會否比本地學歷更有優勢?

自1990 年起,以高級程度會考(AL)或中學文憑試(DSE)為基礎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聯招),一直是本地公開試考生升讀資助院校的主要途徑;而持有其他學歷的本地生,則須透過「非聯招」申請入學。按院校的說法,「非聯招」有助院校取錄不同背景和學歷的人才,促進學生的多元化。這點我並無異議。可是,在大學學額不足的情況下,如果收生制度不公,定必引起社會極度爭議。

「聯招」和「非聯招」收生比例嚴重失衡

大學乃最高學府,收生當然以擇優取錄為原則,因此無論「聯招」還是「非聯招」,各大學都會挑選最出色的人才。然而,近年部分熱門課程的「聯招」和「非聯招」收生比例嚴重失衡,特別是持有海外學歷者的比例偏高。

現時有不少本地學生選擇到海外升學,或在港修讀非本地課程,如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會考課程(GCE A-Level)或國際預科文憑(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再循「非聯招」報讀本地大學。以國際預科文憑課程為例,開辦課程的學校由2000年的5間增加至目前的26間,當中包括國際學校和直資名校。

在院校自主的原則下,政府現時並無制訂「聯招」和「非聯招」的收生比例。而近年「非聯招」收生的整體比例維持在接近總錄取人數的18%。然而,教育局早前公布的資料顯示,不同課程的「非聯招」收生比例有相當大的差異;部分熱門課程錄取持海外學歷者的人數更不斷攀升。

以香港大學建築學文學士為例,在2012/13學年,四年制課程共錄取51名本地生,當中17人為持有非本地學歷的「非聯招」生,佔本地生總人數33%;其他持海外學歷者佔本地生總人數兩成或以上的課程,包括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士、內外全科醫學士、中文大學醫學士和法學士。這些學科均為與高收入和高社會地位「掛」的專業學系。為何持海外學歷的「非聯招」生只集中在這些課程,而其他課程如文史哲等的「非聯招」收生比例則遠遠為低?這些學生的能力是否較文憑試考生為高?

聯招生水平絕不遜於非聯招生

根據英國國家學術及專業資歷認可資訊機構 UK NARIC 在2007年進行的研究,英國高考的評核標準遠比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低。研究指前者的A等只相當於後者的A至C等;B等亦只相等於香港高考的D等。如以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UCAS)制訂的對照分數(Tariff Points)比較香港中學文憑試和國際預科文憑試的總成績,亦會發現前者的評分標準絕不遜於甚至較後者為高。

如果本地公開試的程度和評核標準較海外公開試為高, 「非聯招」收生比例偏高的熱門學科,其收生結果是否符合擇擾取錄的原則?「非聯招」生的比例過高,會否直接擠壓聯招生的學額,長遠會鼓勵家境較富裕者脫離本地的教育制度,使「非聯招」成為富人升讀大學的捷徑,而貧者只能在本地考試中競爭本已嚴重不足的資助學士學額?

因此,當局及資助院校須盡快檢討「非聯招」收生制度,確保聯合收生制度以本地公開試為主,使文憑試考生享有公平公正的入學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