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宏大,方法成疑,配套不足
教協會初步回應「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諮詢

新聞稿 2014年5月9日

press-20140509

教育局剛公布「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提出了一系列資訊科技教育的重大建議,牽涉資訊基建、課程、專業發展等範疇。我們認為當中不乏美好而遠大的目標,惟對於如何付諸實踐,則抱有很大的疑問。我們在此提出初步回應,稍後將諮詢同工意見,並提交詳細意見書。

1. 租用網絡、雲端運算,風險不宜漠視

  • 教育局建議全港公營學校以三年時間鋪設無線網絡(Wi-fi),並提出以租賃模式推行,由學校向供應商購買全盤服務(包括無線上網、雲端運算、保養維修)。這個方案表面上可以分擔老師的工作,但完全依賴外間商業公司管理,是否一定更穩定、可靠、安全和有效率?
  • 諮詢文件又建議學校購買雲端服務解決硬件維護問題,我們對此亦抱有懷疑。現時學校對資料儲存需求殷切,無論課堂教學及評估活動均涉大量資料快速存取,而且更有版權、私隱及資料保安的考慮,只靠外購雲端服務,是否取代校本伺服器設置,實屬一大疑問,更遑論以此解決龐大的電腦維護工作了。

2. 學生自攜裝置,經費誰來負擔?如何順暢運作?

  • 教育局預期「自攜裝置」(BYOD)將在學校盛行,建議向學校發放「一次性津貼」,供學校購買「流動電腦裝置」。然而,該筆津貼平均每校只有約10萬元,僅能購買約30部平板電腦,遠遠未夠應用。如果希望全港約70萬中小學生每人都自攜裝置,恐怕需要轉嫁家長,在貧富懸殊嚴重的香港,顯然有一定困難。結果,要麼只是社經地位較高的家庭能夠負擔,加深「數碼鴻溝」;要麼政府願意義無反顧地作出長遠承擔,大幅資助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還有日後保養和升級等問題)──這是否符合資源運用的優次,恐怕仍未有共識。
  • 自攜裝置帶來的技術問題也不容忽視。平板電腦有不同的品牌和型號,在課堂實際運用時,會遇到兼容的問題;假如統一品牌和型號,又會惹來利益輸送的質疑,宜小心處理。

3. 學校津貼不敷應用

  • 諮詢文件又指出,學校日後租用上網服務、更換裝置的經常開支,可透過經常性「資訊科技綜合津貼」支付,每校津貼平均將增加7萬元。但「資訊科技綜合津貼」也是用以聘請技術支援服務員,有不少學校反映,聘請一名技術支援服務員後,津貼便所餘無幾,其他一切電腦軟硬件購買及更新、維修保養、購買消耗品等支出,均由學校承擔,這筆津貼往往不敷應用。

4. 人手癥結未解決,應設立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

  • 近年政府每當推行新政策措施,往往缺乏足夠的人手資源配套,只是要求現有人手承擔工作,象徵式提供一些津貼應付。近年教育改革加諸學校和教師的工作繁多,在現時中小學班師比例不變、人手緊絀、工作壓力超負荷的情況下,能否有效推行,我們不敢樂觀。
  • 現時,教育局沒有設立資訊科技統籌員管理學校電腦資源,代之以年年提供一筆過的「資訊科技綜合津貼」給學校運用。除了硬件維修替換、軟件更新、購買互聯網服務及消耗品外,僅有的津貼就要處理校本的龐大的電腦資源管理工作,於是學校不是外購服務,就是自行聘請技術支援服務員。不少學校反映,外購服務水平的質素參差,又常常換人,既未能提供及時服務,又不熟悉學校的個別需要,難以提供最適切的服務。而自行聘請技術支援服務員方面,僅餘的資助往往不足以在市場中聘請良才,而且此職位不是常額編制的職位,不能按年資加薪,亦沒有晉升前景,流失率甚高。事實上,如此龐大的電腦維護工作往往要由電腦科老師兼任,使其難以專注教學工作。因此,教育局除了要添置硬件外,更要在配套方面,開設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職位,挽留有經驗的資訊科技人才,讓他們有明確的職業前景,也有利學校持續發展資訊科技教育。
  • 事實上,設立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訴求也是學校的共識,教協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於去年12月向全港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發出問卷,調查學校對「資訊科技教育」的意見,結果顯示92%學校認為「常額資訊科技統籌員或常額津貼」更有助學校推行資訊科技教學的發展。
  • 諮詢文件提出促進「e-領導」(為所有校長和部分中層管理人員提供培訓)、促進教師專業發展等,如果沒有處理好人手資源的問題,亦會容易流於空談。

5. 電子教科書成效存疑

  • 電子教科書的廣泛應用,對教學有何利弊,香港的實踐經驗尚淺,成效未有定論,我們認為現階段應累積更多經驗,不宜催迫學校推行。
  • 教育局建議撥款予「教育城」,提昇網上教材質量,鼓勵教師分享資源,並為香港所有學生提供單一登入服務,儲存每個學生的個人紀錄,並分析學習數據。我們質疑這個做法的合理性,集中儲存大量個人資料及學習歷程於單一的政府開辦的教育城,會引起對私隱問題的關注。

6. 修訂課程須廣納教師意見,兼顧不同學生需要

  • 諮詢文件提出裝備學生程式編寫的能力,甚至成為初中必修的課程內容。我們不否定學習程式編寫的意義(培養邏輯與解難能力),也鼓勵有興趣和能力的學生,但是否適合全體學生修讀,對性向不合的學生強制學習程式編寫,有可能會窒礙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課時從何而來,亦待探究。
  • 至於文件提及的「跨課程應用資訊科技」、「電子評估」等,都是宏大的工程,但諮詢文件的描述比較抽像,缺乏清晰具體的方法。
  • 我們認為涉及學科課程的改革,會直接影響改變教學及評估方法,諮詢時應廣邀前線老師參與,同時亦要為弱勢學生提供協助,避免因過於理想化而忽視了不同學生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