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煒佳:從所謂「驅蝗」行動說起

近日再度湧現的所謂「驅蝗」行動,令我不無感觸。這類本土行動,其實與歷史上的極右運動一脈相承。極右運動的基本理念就是自我優越,排拒非我族類,認為較低等的外族會拖低自己的生活質素;再極端一點的,就是簡單的覺得這些外族不順眼!

香港的情況比較特殊,這些「外族」竟是同一血統的中國同胞。不過,本土行動者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所以,這些說普通話、寫簡體字的,仍是外族。那麼,他們如何分辨廣東省的同胞呢?香港人拖住個行李箱,寫個簡體字,是否又同樣受到排擠?

本來,大家有不同理念、不同見解,是多元社會上的正常事。可是,極端主義者(包括極右與極左),都有一個共同特性,就是真理只在自己手中,其他不同意見的,都要極力排擠、極力攻擊。這種方向發展到極端,就會變成暴力。香港的「驅蝗」行動其實已到了暴力邊緣;又或者,如果語言暴力也計算在內,就已是暴力了。

他們不單止要排擠非我族類,甚至反對他們、又或同情那些非我族類的,通通都成為他們暴力對待的對象。這是典型的「真理只在我手」的表現,不容許社會上有其他不同看法、不同聲音。

於是,教協某理事在傳媒發表了他們不愛聽的意見,就在遊行中被他們公然用喇叭粗口辱罵,這是極之荒誕與可悲的。尤幸,教育界的激進分子,仍是理性的,未去到這荒誕地步!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