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風雨飄搖更向前——守護新聞自由

那天中六剛考罷畢業試再上課,加上前後的聖誕及農曆新年假期,原來沒與任教的中六同學在課堂上「傾偈」差不多兩個月了。步進課室後如常問他們對近日哪些社會時事有興趣,不約而同都提到《明報》、提到李慧玲(當然也有不少同學是連李慧玲的名字也弄不清的!),正想細說從頭時,想到「鏗鏘集」做了很精要的簡介與分析,也就在課堂上讓同學們看一遍。

當提到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由2002年的第18位下跌至今年的第61位,比台灣、南韓要低,同學們似乎沒聽過這報告,都對這結果嘩然。我於是問同學:以往香港在一些經濟自由度等的排名,不論升跌少許政府都大肆評論,但聽到過政府對這個排名作出回應嗎?不回應又反映了甚麼呢? 同學想了一回,都心裏一沉。

回看近日的傳媒事件:《am730》被抽廣告、《明報》被強換總編輯、李慧玲被炒……香港的傳媒生態已步入蕭颯的寒冬。

得知星期天記協將舉行反滅聲大遊行,卻碰巧是學校的家長日,似乎又要繼上次未能出席撐《明報》的集會後,又要缺席參與了。

遊行的前一天,獨立評論人協會成立,看到其成立宣言的口號:風雨飄搖更向前,再看到成立大合照上,好幾位一直只在幕後的好朋友都走了上台前,重喊了這句十八年前一起用過的口號—社會的沉重擔子原來一直也逃不了。

因為這一句口號,家長日完了還是決心趕到中環,已是遊行到終點後的兩小時,但到來的市民比預期要多,於是集會發言的都多了熱烈了,因此匆匆來到特首辦外時,集會尚未完結。

台上發言的唯一一位普通學生(黃之鋒不算吧!),是自己的舊學生,為同學的承擔與勇氣而欣慰,這是比考試摘星更可貴的回饋。

集會完了,逆人潮走往台前,只為想與仍在傳媒工作的朋友打個招呼:風雨飄搖更向前,是需要無比的勇氣。

後記: 擱筆之時,再傳來劉進圖先生受襲重傷的消息,更感山雨欲來,新聞言論自由面對的暴力威嚇更升級了。作為教師可以做的,乃讓更多下一代年青人了解現時香港言論新聞自由面臨的危機;當更多人醒覺、更多人發聲、更多人行動,才能讓新聞工作者得到守護,頂住未來的風風雨雨。

(作者為教協理事)